唐果 ⊙ 水中的骨头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2010年诗作存档

◎唐果




1、《我有一朵白云》

我有一朵白云
它偷偷地溜到天上
大鱼身上的银鳞呀
我的云  你是哪一片
任我仰望得颈项酸疼你也出列
那么多自由自在的野兽呀
我的云  你是哪一只
我的鞭子怎么这么短

我不拿篓筐装着你了
你在我家屋梁上随意弯曲吧
我当你是快乐之绳

2010-1

2、《我有一间仓库》

有一间仓库
我从中间把它隔开
一半放苹果
一半装荆棘
我经常去清点它们
苹果越来越多
荆棘越来越少

2010-1

3、《你是我的镜子》

有时,我的镜子是一只鱼缸
只有照它时,我才知道
我的脸上有鱼
我的头发是水草,鱼在水草间嬉戏

有时,我的镜子是一条蛇
只有照它时,我才知道
弯曲是妖,拉直是魔
中间是蛇蜕,斑纹有繁复的路径

有时,我的镜子是一堵墙
只有照它时,我才知道
连墙壁都会变老,最好的镜子
都没有五官,都不偷长皱纹

2010-1

4、《推窗即景》

推的是南边的窗
在四楼
茶色的窗子
用的是以柔克刚之功
上半身悬空
像个鸟人

看到的地盘有活人的
也有死人的
活人在楼宇里
在飞奔的汽车里
在飞奔的汽车的唾沫星子的
包围中

死人在半山腰
在黑暗中挖
在砾石上磨
磨到只剩下骨头也不放弃
名片镶嵌于土里
亦像长方形的门铃

这样的景色辨不出季节
界河亦被填塞
前日傍晚
友邻单位有人死去
活人围着他忙碌

远方的山坡上
人影绰绰
那是好事者从此处跑到彼处
在不朽的名片间
穿梭

2010-1

5、《给不再年轻的自己》

疲惫呀,这躯体,这脏器
在沙发上平躺
接通电源
拧发条
像死亡那样
把一切的一切抛开

厌倦呀,这驴子拉磨一样的生活
厌恶呀,这风平浪静下犬牙交错的暗礁
年迈的父母
细小的孩子
壮年的伴侣
没得到他们允许,你不能厌倦一天,厌恶半天

2010-1

6、《谎言》

为了保护前面的谎言
得制造更多
你的谎言、我的谎言、他的谎言
飘浮在空中
形成一张厚实的网
雨水是过滤后的雨水
阳光是过滤后的阳光
鸟儿原本飞得比响箭还快
可在谎言密布的天空
它左冲右突
不到天黑便从天空落下
掉进精心布置的梦乡

2010-1

7、《向不借助扫帚飞行的物事表达敬意》

请允许我用如下方式
向不借助扫帚飞行的
物事表达我的敬意
吐唾沫、抛石子
发响箭、射子弹、
吹狂风、下暴雨

鸟留下鸟屎
树叶承载花粉
风携着味道
流星抛弃云彩
蝙蝠吃下蚊子
芦苇花与蒲公英的种子掺和
灰尘遮住流言蜚语

2010-1

8、《某个冬日的早晨》

稻田里,凤尾竹被雾霭围困
想想花朵吧:白色的瓣、绿色的蕊
大清早,在田野上开放
太阳出来,花瓣便躲入地下
只留娇嫩的蕊随风摇摆
灰尘抖落,田野摊开手掌
当它是甘露,自天而降

2010-2

9、《献给日子的赞美诗》

我的日子就是我的手掌
手心是白天,手背是晚上
手心、手背都是肉啊
我的日子就是不停地翻动手掌

有时,我的日子是无力的右手
软弱得扶不住晃动的肩膀
有时,我的日子是砸向湖水的右拳
湖水报复似的,溅满我的全身

我爱白天。白天
我能看清远处的山峦、河流
近处的树木和建筑物
身边的陌生人和朋友

白天是我摊开的手掌
它迎接从四面八方涌来的
鲜花、掌声、落叶
鸟屎、雨水和毒箭

我更爱黑夜。在黑夜
白天看到的一切全都隐退
我像一个面壁的人
需要以头撞墙来确认存在

这时,我手背朝上
鲜花、掌手应声落下,只有毒箭
需要用力才能拨出
随之流淌的,还有浓稠的夜色

在黑暗中大声哭泣
在黑暗中抓一把锅灰止血
我更爱夜晚呀
手掌的坑洼总能及时填上

2010-2

10、《给你》

陆续收到来自朋友的信息
传递的皆是彷徨、迷惘和忧伤
我知道他们是为哪般
因为有时,我也一样

这事要是发生在昨日
我会送出唯一的救命稻草
又该怎样报答友人的信任
就仿锤敲在锣上,锣怎能不响

假装严肃地看着吧
像木头人一样盯牢某处
相信朽木能长出嫩芽
星星会像雨滴一样,储满你的脑海

2010-2

11、《家庭主妇之歌》

我乐意把生米煮成熟饭
也不乐意把冷饭热成烂泥

我乐意让青菜刚离开土地的怀抱便跳进滚烫的锅里
也不乐意让它抱紧双膝在冰箱呆上一分钟

我乐意让锅铲刮擦锅底呜咽(老人们相继在冬天死去)
也不乐意在喜车中弹奏婚礼进行曲

我乐意让各种调料在青花瓷器里因拥挤而争吵
也不乐意水银之花在玻璃汤里缓缓升起

2010-2

12、《上颌击打下颌》

当我想歌唱,却不知歌唱什么时
我便抖动下颌

抖动下颌,用下颌击打上颌
我的声音像张木匠在深夜锯起木头

抖动下颌,用下颌击打上颌
我的声音像王铁匠用锉刀打磨钢锭

抖动下颌,下颌击打上颌
我的声音像狂风扇了树叶的耳光,暴雨在铁皮上跺脚

在乌云压顶的天空下,我四顾茫然
我想歌唱,当找不到供我歌唱的对象时

我便抖动下颌
我早已习惯用下颌击打上颌

2010-2

13、《落叶的温暖》

落叶是温暖的
落叶的温暖不是拢成堆
冻僵的你钻进里面
当它是“沙沙”响的被子
也不是缀成袍子,你披挂上阵
从不舍得离身
行窃者以为你乃千金之躯
落叶的温暖是拢成堆
或者缀成袍子,一把火点燃
你站在温暖的边缘垂手而立

荆棘是温暖的
荆棘的温暖是黛青色的
与黄色的落叶的温暖交媾
孩子是绿色的
调皮的孩子在荆棘和落叶之间往返
而孩子的孩子也许是紫色的
也许是咖啡色的
总之,它不会那么快变成黄色
要在绕过无数圈子之后
黄色才有可能重现

2010-2

14、《声声慢》

当我插上精心制作的翅膀
我仍然飞不起来
你担心吗

当我们捉迷藏,我躲进新鲜的草垛
迷上稻草的尚未驯服的绒毛
我不愿意出来,你也找不见我
你担心吗

我乃弹奏树枝的高手
当我用手掌推开树枝,指尖拨动叶片
我听不到鸟鸣,看不到山空
反被弹回的树枝抽打
你担心吗

你让我全身别上荆棘
你说这样,我就可以把世界紧抱入怀
世界化身巨石,从山顶滚落
我的手臂被砸断,荆棘镶进肉里
我是一个色彩斑斓的爱人
你担心吗

2010-3

15、《原谅我》

原谅我失控时尖叫的嗓子
原谅我被意外掏空的大脑
原谅我下楼时紧握扶梯的双手
原谅我灵活地闪避尖锐之物

我曾诅咒过横冲直撞的汽车
站在深渊边缘
我说服不了颤抖的腿
拽不住后退的身躯
在颠簸的机舱我双手合十
去医院探望亲友我快去快回

原谅我如此胆小
原谅我越来越珍视生命

2010.04

16、《离地面六十四米》

电脑里,倦鸟已归巢
我要走二十分钟才能回到宾馆
经过了医院、政务中心
商铺无数,行人无数
进房间后把门“轰”的关上
拉上厚实的遮光窗帘
脱下高跟鞋、束腰裙子、内衣
套上宽松的长T恤
这时,一种叫“自由”的稀有气体
便从窗帘细密的孔洞钻了进来
我是如何感受到这种稀缺物种
并肯定的说:是它 是它
而不是别的,因为
那一刻,我忘记了我的喜爱
我的念想
只愿在宽大的双人床上翻滚
与它嬉戏,听它耳语

2010.04

17、《清明怀人》

每年的这一天
亲人都会从四面八方涌来
水边的山坡处处是绿色的请柬
她微笑着收下其中一封

不再为生活奔波
不再为哪个没出息的孩子操碎心肝

把原本平凡的母亲调教成贵妇
诚意是充足的
宴会地点选在她的客厅
在她的墓前
人们嚼着可口的饭菜,语焉不详

风干物燥的季节
沙子就是她伸进瓷盘的筷子
她吃得那么少,那么少
以至于没有一块肉是因为她伸出的手

而消失。见不到她上下滑动的喉头
我们便能就此否认
她没坐在你我之间
她没有把手绢轻轻丢在我们身后

2010.04

18、《天色阴沉》

天色阴沉
我和朋友顶着这样的天空
显得轻松而兴奋
双脚轮流挖着沙滩
沙浪推动我们前行
三江汇流处
瘦弱的河水没了声息
小鸟的爪印在沙滩上唧唧喳喳
芦苇迎风,叩额而泣
我搅动水,发出哗哗的响声
我将代替河水
对围观者予以言语上的抚慰

2010.04

19、《有人》

有人偏安于西南一隅
对着严密的窗帘宽衣解带
有人站在夜晚清浅的河边
脱下网状丝袜、弓式高跟鞋

有人闭上眼睛不睡
用思绪把亲人挨个抚摸一遍
有人紧含热泪,不让它掉下
惊醒沉睡的木质地板

有人在镜沿打磨嗓子
——这刺破黑暗的利器
有人在信格翻身
借黎明的手迎接第一缕光线

有人拒绝跟高仰的下巴对话
对着鱼缸,抠挖脸上的雀斑
有人打开剪刀,“咔咔咔”
梦境无限长,无限宽

有人摹拟天空,每到傍晚
都会下一个金黄的蛋
电视里上演着揪心的爱
有人给美人施肥、授粉

有人吊在母亲的胸前
穷尽一生只能咂干葡萄上的露水
有人用筛子筛出满天星光
星空下,我把指针捂成一个圆

2010.05

20、《感谢上帝,感谢礼拜天》

我不相信上帝
但我感谢礼拜天
礼拜天,我不朝拜上帝
对镜缓缓梳妆
我朝拜镜中的自己
慢慢洗衣、做饭,打扫房间
我朝拜家,朝拜肉体,朝拜粮食
悠然转换电视频道
我朝拜凡夫俗子的生活
慢慢走到屋外
晒着八、点钟的太阳
我朝拜“朝拜”本身
朝拜座钟一样的天空
钟摆一样的太阳
当我站着、坐着、躺着朝拜时
感谢上帝,感谢礼拜天

2010.05

21、《站在马路中央》

站在马路中央
放眼一望,空阔的天地好像只有我一个活物
难道我需要向草丛的动物学习
蛰伏不动的技巧吗
身边是蓬勃的青草
远方有几幢稀落的房屋
我应该跟青草学习,无论怎样卑微
该绿时绿,该黄时黄吗
我应该羡慕马路有一张长长的黑脸吗
茫茫天际,我要一条路走到黑吗
我从来没停止过学习
大白鹅在池塘里悠游
即使明天变成别人餐桌上的佳肴
杉树拼了命的长高长胖
即使不久将在某尊肮脏的屁股下呻吟
春水亦是我学习的榜样吗
我是否该像春水一样
风来了漾一漾,风走了漾一漾

2010.05

22、《扑火》

有时,十盏灯不嫌多
在狭窄的空间不嫌拥挤
有时,一盏灯还显多余
难道蛾子跟我想的一样
让十盏灯孤独地亮着
我只奔赴一盏
让纤细的火苗慢慢炙烤

2010.05

23、《嵌入式的爱》

大地是可以依赖的
尽管她和有些女人一样
隐蔽处有无数伤疤
有时还因忍不住疼痛
嚎叫,抖动身体

天天用脚心紧帖地面
当我偶尔用额头、鼻尖、嘴唇、乳房、腹部、耻骨、膝盖、脚尖亲吻地面时
我才知道
爱她,也可以是嵌入式的

2010.06

24、《给我薄命的红颜》

“红颜薄命呀”,这是古人遗留长满跳蚤的丝质外套
我的好友丽拾起
并披在身上
丽,二十四岁殁于一次宫外孕
对于她的死,说得好听一点是因为爱情
说得难听一些,是因为几双无视疼痛的眼睛

2010.06

25、《我决定写下这首诗》

这首诗没有人,因为人已逃离
没有风景,因为看风景的眼睛已永远地闭上
不是为它们树碑立传,因为一首小诗承受不住碑的重量
不是惋惜它们生命消逝得没有丝毫征兆
因为更没有征兆的死亡我也没惋惜过
我想记下此刻的自己
像一颗失去光亮的星星在很多道路上划过

2010.06

26、《致己书》

要时不时扒开眼睛
看它是不是空了
用温度计测量一下
它的温度是否越来越低

空的话要往里填东西
青砖绿瓦、闲云野鹤
冷的话往里塞一捆柴禾
留一丝火苗

如果你还想知道
它是否敏感如昨
你可以往里搁一粒砂子
外带一个高速旋转的风轮

缝补衣物时戳破手指
不要大惊小怪
如果淌出的血是红色的
知道疼,那么恭喜你

你的心是肉做的
它还没变质
你仍不愿赤膊上阵
你仍不愿以裸体示人

上楼走神撞到墙角
额头撞起一个包
对着墙乱发一通脾气
以至于对其拳打脚踢

可怜的人,可怜的人
生在剑麻蔓延的时代
有人对你竖起中指
你要有应战的勇气

2010.07

27、《多年以后》

多年以后
我将不会记得
一天里
我扫除过多少灰尘
擦拭过几次污垢
喝下水几盅
吃过哪几种水果
摁死过几只
偷吃蜂蜜的蚂蚁

下过几级楼梯
在楼道遇到过谁
我的心情
受天气的摆布
如何的阴晴不定
到过哪里
吸进了哪些树吐出的氧
对谁骤生好感
又把谁从心灵的祭坛取下

多后以后
我将不会忆起
一天里所谓的重要事项
可一首诗记下了
在那个平常的日子
我的灵魂外出旅行
从绝妙的风景中
我带回了什么
并把它压在了箱底

2010.07

28、《惊雷来过》

惊雷来敲打我的房顶
以惯常的急促和力道
他一直认为屋顶是门
站在空中不停地敲
不停地敲
“轰隆隆  轰隆隆”
胆小的女人不敢
并且掀不开沉重的屋顶
她只能躺在宽大的床上
拥紧被褥
想念远方的爱人
它是一头大象
它有一排雪白的牙齿
一幅温柔的骨骼

2010.08

29、《再一次写到树叶》

再一次写到树叶
反复念叨
“树叶像一只只绿色的灯盏”
“树叶像一只只绿色的灯盏”
树梢挂满
好不闹热,好不亮堂
树叶像一只只绿色的灯盏
黑夜里照着黑
晴空万里时照着白
南方的树慷慨、大方
灯盏一年四季亮着
叶子散发绿色的光,好不疯狂
而在你们北方
树们在秋天便开始计算成本
叶子一片片落下
像谁猛然掰开电源闸刀
仍然是那双大手
黑夜里摸黑,白日里摸白

2010.08

30、《我这个蹩脚的木匠啊》

一只凳子的腿
断了
使坐在上面的人
提心吊胆
我找来钉和锤
摇身一变
我成了蹩脚的木匠
“叮 叮 叮...”
我用力过猛
钉子冲出凳面一大半
不拨出来是不行的
我咬牙切齿地拨
对一个蹩脚的木匠来说
判断钉子钉进去疼
还是钉子拨出来疼
是困难的
钉子最终被拨了出来
上面还粘着木削
我轻轻抹去
这行将进一步腐烂的木削
将矫正的钉子
狠狠地钉入凳子的内部

2010.08

31、《傻孩子》

电视里
医生为病人切除肉瘤
孩子看得极其仔细
节目结束后
他说:阿姨,我想要个那样的瘤子
硬的时候像椰子
软的时候像乳房
就让它长在我的后脑勺吧
困了  当枕头睡
渴了  拿根吸管
吸食它的汁液
假如它不淘气,就让它一直长着
不听话?请医生把它割下
圆滚滚的神仙脑袋
供在神龛上
等它变乖了,再接回去
他还嫌自己长得太慢
非要去外面淋雨
他说,树这样长大
鱼这样游向大海

2010.08

32、《活着就是欢娱》

如果你在黑暗的拐角
遇到脚不沾地的我
你不要以为,自己撞到鬼了
我不是鬼
所以才叉开腿,正对厨房

厨房的灯雪亮
只有在这里
我才可以随意躺着
有时是蝙蝠倒挂
有时似壁虎
吸附在沙发的靠背上

2010.08

33、《你是知道的》

我经常感到抱歉
本次抱歉的是
作为女人,我不能为自己生出更多的亲人
我不能跟喜欢的人生出另一个更喜欢的人

我的亲人那么少,那么少
越来越少,越来越高
他们将高出云朵
我的亲人最终都会变成乌云一堆

我的亲人不是从树下走过那个
也不是倚在车窗飞逝那个
我需要一池春水
它能晃动亲人孤单的城廓

2010-9

34、《比如》

假如现在,你递给我一支画笔
让我画一幅画
我则需要浓墨重彩
比如,画一只拂去惊雷的鸡毛掸子
(或扫帚)
比如,画一只老脸皮厚的大象
替换守更时打盹的老虎
比如,画一根铁链拴在轮船患哮喘的脖子上
比如,画一幅臂膀
寂寞时抱紧自己
比如
比如
比如

“比如”也许是这样的。它在潮湿的丛林生长
有时装扮成牛糞,有时化妆成蘑菇

2010-9

35、《欣喜诗》

那一刻我如此欣喜
它跟我最近几天装熊瞎子偷吃蜂蜜无关
到帕底
我看见岚烟在山腰
太阳在山顶
到遮放
我看见坝子铺满稻谷
雾霭轻拂屋子的脸庞
行走在凿建于悬崖的山道上
头伸出窗外,感到车身微微倾斜
我看见瑞丽江这头小母牛
它的一小截青翠透亮的血管
我看见橡胶林生出黑瓦屋
太阳戴围巾
围巾用金羊毛织成
仍然是那些淘气的姑娘
若无其事地跨过畹町界河的上空
把白裙晾在我经过的松树上

2010-9

36、《感念诗》

清晨醒来,心扉宁静
起床、洗漱、出门
皆因母亲尚在
尽管她老了  且离我不近
我知道自己从哪里来
要到哪里去
偶尔,我也相信别人
但只有母亲
只有她——让我深信不疑

2010-9

37、《纪念诗》

八月的一天  我去了滇池
和四月那次不同
这次是两个人一起去的
我们飞过滇池上空
登上龙门眺望
眼前处处美景
绿水  青山  洞窟  亭台
我看得最多的  还是他
上帝把他从三万米高空抛下
恰恰掉在我身旁
一切都还那么新鲜  有趣

2010-9

38、《幻觉诗》

嗓子冒烟
为了灭火,我翻箱倒柜
不知该吃什么药
不知柜子里有哪几种药
我找到半瓶氯氮平
用温水服下
在烟雾缭绕中
我看到棕榈树在移动
汽车在啃食泥土
仿佛是植物人被氯氮平促醒
顺带治愈了汽车的厌食症

2010-9

39、《给一条不会叫喊的拉链》

作为色彩的一种
你被扯下
作为酸涩的一种
辛辣的一种
内心败坏的一种
你又被缝合

你是一条不会叫喊的拉链
挂在风来风往的空中

2010-10

40、《抬眼所见即蚂蚁》

抬眼所见  皆是蚂蚁
几只在办公桌上
像广场上的人一样  漫无目的
几只在电脑屏幕上
屏幕上的大轱辘引发它们的兴趣
爬到下面
试图推动轱辘前行
几只爬上杯沿
“卜通卜通”跳下水
它们想学游泳
在水里折腾
我看出来了,它们喜欢“狗刨式”

有几只已爬到我心里
在幽暗之所左冲左突
想离开却找不到出路
除非我给它们指明
以我惯常的做法
我会就地处决之
所以,在我心的底部
铺着一层厚厚地蚂蚁干尸

2010-10

41、《恋爱的花朵》

在一个大园子里
有两朵花
一朵健壮
一朵娇小
直觉告诉我
它们恋爱了
开始我把大的想象成男的
小的想象成女的
也许,娇小的是男花
健壮的是女花
甚或是,两朵花是同性
这没影响到我最初的判断
它们表达爱情的方式
是紧紧地依偎在一起
有时,靠得紧密一些
有时,发稍碰触
当暴风雨来临,它们背对
像在赌气的情人
平静地,看彼此花瓣萎落
灿然地,看花瓣腐烂成泥
花期就是爱的长度
跟永恒无缘,却耗尽了一生
我熟知花朵的命运
知道植物的爱和人类终是不同
在这首诗中
我一厢情愿地
让它们像人类那样
浪漫了一回

2010-10

42、《致陌生人》

我没见过你
可我曾与你交谈
对于同一种未命名的事物
我叫它窗户
你叫它洞穴

我是沉不到底的那片叶子
你静卧水底,被烂泥包裹

2010.11

43、《什么时候》

什么时候
我才能彻底地转身
面对沉默的石头
不至于低头
下垂的眼帘像两片干枯的树叶

什么时候
我才能松开捂住嘴巴的手
面对轰然倒塌的大厦
不至于尖叫
似有玻璃从高空坠落

什么时候
我才能放下掩面的双手
面对敞开怀抱的古树
不至于惊惶
像猛的被从天而降的巨石砸中

2010.11

44、《我只想睡觉》

劳累一天,揉着酸疼的脚板
我只想睡觉
直立的思想横卧于沙发
我只想睡觉
屋外树叶“沙沙”
我只想睡觉
寒冷的星星围着月亮取暖
我只想睡觉
我想念柔软的被褥和床
我只想睡觉

明天我将醒来,我只想睡觉
明天我将睡去,我只想睡觉

我只想睡觉,让我去睡
让我替换突然离开的人
让他们醒来一会儿
请他们把想说的话说完
放心不下的活计干完
把它用于诅咒也行
诅咒我这个睡去还能醒来
醒来还不觉得幸福的人

光线切割房间和我
我只想睡觉
闹钟、水龙头滴答着来去
我只想睡觉
月光似一顶巨大的蚊帐
我在蚊帐的护佑之下

2010.11

45、《放弃歌》

45、《放弃歌》
 
以前  她想你为她掉眼泪
因为她常常那样
现在不需要了

以前  她想让你为她写字
因为她曾偷偷写下
现在不需要了

以前  她想让你想她
像她想你那样
现在不需要了

以前  她想去很多地方
特别是有他的地方
现在不想去了

现在,她需要安静、死寂

人间烟火不需要了
它会焙干泥土
烤熟野草飘飞的种子

也许  她会需要一点声音
但不是为了听
乌鸦的聒噪就行

也许 她也需要香喷喷的饭菜
但不是为了吃
清明到她的墓前饱餐一顿吧

致敬不需要了
因为她无法把同样的致敬给你

跪拜不需要了
僵硬的水泥地会硌疼你的双膝

以前,她需要房子安置肉体
需要书本抚慰心灵

现在  统统都不需要了

2010.11

46、《如果今夜下雨》

睡眠亦如我的青春
在一天天变薄
装嫩可以扎羊角小辫
想睡得深沉可以求助于安眠药
但,还是算了吧
对于变心的水牛
你拽回的最多是一截绳索
一条垂头丧气的鞭子

我的床头摆放着
艾略特、巴列霍、阿多尼斯
原本还有一位朋友
他的笑容曾像阳光一样照亮我
但如今它也变成了绳索
让我食不知味,寝不安枕
有时反复看巴列霍
而把艾略特和阿多尼斯冷落
有时读《爱筵》几遍
却从不翻开《如果今夜下雨》

哦,如果今夜下雨
如果今夜,下雨我将倒退三十年

2010.11

47、《较量》

推门,开灯
我看见它了
它在桌子上偷糖果吃
门口的我让它惊惶失措
甚至辨不清家的方向
忽儿左,忽儿右
在桌子上来回地跑
我也不知是该退出门外
还是该跨进屋里
它先于我缓过神来
迅速调转头
溜过桌子、凳子和长长的沙发顶部
消失在沙发后面

2010.12

48、《诱饵》

而我决意从文字的幻影里抽身
去现实主义的厨房
亲手烹制一块芳香的诱饵
我要用一种肉去诱惑另一种肉
直到另一种肉尖叫求饶

上帝把诸多本领赐予女人
我取其一横加利用
我要对付几只猖狂的老鼠
同样的手段也可能施之于
傲慢、凶恶如虎的异性身上

2010.12

49、《祈祷词》

神啊!请赐我以劳作的节奏
一年下来,辛劳未减,收获不多
但为了那小小的收获
神啊!请赐我以欢快的节奏

神啊!请赐我以辛辣的节奏
美酒已把竹筒盛满
为了接下来忘形地摇晃
神啊!请赐我以欢快的节奏

神啊!请赐我以疯狂的节奏
阿妈拜会老祖宗至今未归
为了那收容众先人的神秘所在
神啊!请赐我以欢快的节奏

篝火已点燃,人们拉起手围成一圈
神啊!请赐我们以欢快的节奏

2010.12

50、《卖艺者》

为了表演给我看
它把脸颊紧贴地面
头部支撑起庞大的身躯
四条腿在空中踢腾
事后它拿着碟子来到我面前
抚摸着它冰冷的小脸
望着它期许的眼神
我慢腾腾地从兜里掏出一枚银币
丢进碟子
银币撞击碟子发出清脆的响声
亮晃晃的银币
在碟子里转了无数个圈
才慢慢地  停下来

2010.12

51、《经过芭蕉树》

每次从芭蕉树下经过
我都会仰起头
如果是早晨或刚下过雨
就会有水珠落在我的脸上
有时看到芭蕉树开花
有时只能看到芭蕉叶
看到芭蕉树开花时
我就会想:会不会有芭蕉精
从花蕊里钻出来

2010.12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11月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