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鱼 ⊙ 停诗房:语词的病人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寄商略》

◎沈鱼



《寄商略》
                    文/沈鱼


此前你我分食过空山外的晚霞与蝉声
流水与梅花都略有醉意,你何时离去我竟一无所知
只有枯草间的残碑断瓦懂得你转身的茫然


不开门,则可与一屋子吃书的亡魂为伍
青简与红叶间的雅集,派一缕秋风去东晋
把你请来,顺便请来满山紫竹、野菊,与琴声


石案明朝的枯山水,也是内心的小朝廷
盛世需要烟火与意识形态粉饰,你低调的枯笔
仅供自画线装书的遗骨,寂寞只有青白两色


芦苇虚弱而敏感,不同于蒹葭的傲骨与贵气
都是落魄书生。在这“腐朽和臃肿的人间”
不与虎谋皮,就不会“因目睹而伤感”


消极与隐忍,但不是被动的。时间的九宫格
你还可以填上山水、首级和鸟声,佩剑与钢刀
都没有必要磨洗,你我都已被预设为:取消意识


“以苔藓和光阴为食”,坐入黑暗,坐入冷血
仇恨只会追加醉意与冲动,最终自取其辱,而真相
仍被虎狼当作饭后甜点,主食是:国产与公有


私下里,我试着去理解“不会客”的本意
柔软的青铜,也可以在虚构中成为自己的独裁者
仅仅不合作是无意义的,就比如墓志铭不能洗去悲哀


但接受流水的洗脑却可以避免行政处罚,唉
如此隐晦的表达太没有意思了,不如研究砖拓墓志
仅仅对一个意外错字的考证就可以让我安全地度过余生


2010-9-28 15:03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1年10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