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衡 ⊙ 某地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新雪(外七首)

◎黎衡



新雪
——给小明

世界厌倦了懒惰的观察
雪带来谜语
为了清晨的信号
风变成水晶的耳朵
十二月,耳朵吹落,耳朵飘扬
耳朵挂满枝头
大气的鼓膜填满音乐
但大多数人是聋子
我们也不是去听
而是想变成乐器
新雪是出发前的邮差
他不敲门,他迟到了
树木很安静





夜挖掘着疆土没有应答
温度的壁虎不停窜行
看不见森林但到处是墙
有人在梦里挖墓穴
而有人在白日梦中建房子
沉思让你坐着滑梯
倒立不总是醒来
电脑屏幕是另一个湖面吗
你是鱼消失在冰中
雪抹去了雨的欠款



观察

儿童在外公的背上睡着
他的眼睑涨水
一蹬脚就是身体的长高
井的深度丈量了危险
自行车上手电的光束
星群般晃过
门槛是错误的告别
那时他可以不害羞地
俯下身,从两腿间
看倒挂的世界在船舷上动荡



告诉

老人总是会死去
有时是壮年人、年轻人、更小的
人们享受着和平
也挥霍着恐惧
但冷漠从不改变轻佻
我们并不问好邻居
也决不和街上的行人说话
阴气,铁丝网一样抬高
一个个急转弯
道旁微弱的灯火松开了小拳头
老人不知何时死去
有时是我,有时是你



女孩

你将成熟把身体的醇酒斟入易碎的杯子你将
懂得节奏懂得悔意的慢板你将在不新鲜的风中
失忆一会你将重复单调的路线在这里或是
别处你将去到很多地方和各各不一的罪人
无聊地交谈你说出的话要比没能说出的多你将
成为女人成为母亲成为枯萎的背影倚在窗子上
你将成为窗子夜色透过你而光被留下来你的
青铜的往事将会粉碎你的地下广场将会
灌满海水你被打开的一刻将和你衰老时的
双眼一起沉没你踏上星空的跷跷板那么多人
因你灿烂但你是秘密最后的破晓你独自披上外衣



记忆的版本学

你看到了什么急于命名急于遗忘急于
想起什么你想起了什么为何事悔恨
为何事眩晕为何事一无所知你一无所知
你知道什么消失的人无人记念将来的人
将来也无人记念你记念什么你来自风的
凹镜来自无尽头的湖来自冬天的气味
来自墓碑和门囚室和广场你环绕着什么
你睁眼而不能看见耳中也都是杂音
你说着重复的话故人背过身列席而坐
你走向什么黑暗中一定有光人群中
一定有父亲你辨认着什么现在一定
不属于记忆此地一定是空地



羞涩

这个世界让我
被看见
唉,你们的眼睛
你们的照相机镜头
你们的手
你们反反复复的话
和混乱的回忆
这个世界的日子
是冬天的单行道
从路的那头
我就觉得不停的走
多荒唐,我不甘
但无能无力
被安排的表演
等待验收的行人
我是个错误
但无处躲闪
我消耗着孤独和欢乐
我祈祷是因为它
让我隐身的黑暗



死亡游戏

小区里的老人一个个死去
花圈店成为路标
白天我听见鞭炮声此起彼伏
不像纪念,像愤怒的狂欢
晚上我听见灵台的守夜人
履行搓麻将的程序
不停地拆毁,不停地建造
仿佛一支无聊的施工队
直到半夜,还在地下
哗啦啦的扔着白骨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