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地雪 ⊙ 再看一眼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2010年11-12月诗选

◎一地雪



《分秒间》

我的浴袍裹着心
不至于奔突、掉下、逃之夭夭。

而我细细的脖颈情不由己
扭过去:你的胴体闪  
着光,水珠在彤红的面颊上滚动。

我脚下生风,
袅娜移动,莲步抖落依依的留恋,
在浴袍间匆匆穿梭而过。

而你眸子间的欲,亮晶晶的
像佛,
定定地锁我脑海
于万念俱焚中。

我是你端坐的莲花下的一叶荷。
你是我淤泥上的一缕洁白的烟。

2010-11-16

《吃药》

我只将这蓝色的、白色的、黄色的
纸盒打开,
它们埋伏了我疾病的十万救兵。
我只将那银光的锡箔纸
轻轻撕开,
它是我救命的神仙。

我只将我的唇张开,
细细的喉管
将生命的欲望吞咽。

这白色的、绿色的、黄色的
片片,胶囊,
紧紧拽着我的心在我肠胃中奔突。
带着眩晕,和梦。

我只将那白色的塑料药瓶
用力拧开,
那苦被裹了糖衣
光光的,这注入我身体的强心针。

我将这世上数亿的罪
吃下,让它滑入我的胃、食道,
你们不能反悔,逆着
我的身体返回大地。

我有罪的权利!
吃下了就无悔。

我要将这人世间无数的罪
吃下,也吃下无数的
爱和欲。这
白色的、黄色、绿色的片片啊

胶囊,这种下我身体的十万万颗
求生的种子,
它们携带了我万顷欲望的波涛。

2010-11-23


《夜的欢歌》

不错,我喜欢夜的温驯
在神秘的黑暗里
抚摸生活。她
不亚于一首很快进入的诗
由此生出的臂膊
可以洞穿孤独、茫然、无望。

我承认我对夜
情有独钟。
在夜里,我可以将无奈关在门外。
可以暂时将发髻
插上一朵粉红的小花
照一照镜子中自己的模样:
她究竟是我
还是她?
那与我夜夜纠缠的是谁?
夜将她一一剥落。
纵有三千悬念,
我也看得清清。

这时,我不会怀念喧嚣
假若我七七四十九年也没到过尘世。

这真是个不错的夜晚,
黑暗寂静如兰
我在黑暗之外
握你温润的手,心已插翅。
黑暗无疆。
飞翔无垠。
空旷的灵魂如遍野的雪,

让夜的皱纹拥抱甜蜜。

2010-11-20


《空心屋》

我在空心屋里看书,
书里藏有黄金但
我找不到。
而我闭上眼,合上的
书像一堆黄叶。

心中踏踏,奔腾着忽必烈的千军万马,
他们在我的小腹上
轻语。不要惊醒我,
不要惊醒。我的屋子里
空空。

一个伏在案头做梦的人
脑袋里装着无数只蚂蚁,
他们呼啸
他们叹息
他们沉醉在麻木的
蜘蛛网上。

呵我的空心屋,
小鸟在叽叽喳喳欢笑。
空调吹出浑沌。
阴郁收敛了肢体的温暖。

我的空心屋呵,
被茫然的爱情濡湿了书页。而
黄金在前方高高挂着——

2010-11-14

《小谣曲》

爱情不是麦子
割了一茬再种。
他是棉花糖,
拥有伪装的胖。

可是爱人,
我愿意坐在麦田里
吃棉花糖。

我愿意为我愚昧的真鼓掌,
小杨树哗哗。

2010-11-14


《秋之死》

谁见过黄金的坠落?
灿烂如玉焚,如雪的燃烧。又
铿锵似女人的赤足。
梦终有一死,
不死怎生?但谁又知道
死的快乐与生的艰辛?

无论是蒙尘的剑
或贞操。
死像片片鱼鳞晾晒在蒙羞的
河岸。我的心
就是那掏空的鱼腹。

而千万朵阳光也射不透那
密密的落叶。
你的坟墓,
那口含黄金的
小北风,呼啸着念出串串禅语。
我们听,我们听。

2010-11-08


 三个老人
 
三个时光的骗子
耄耋在街角。
三张刀刻的脸
在我心里种下三枚命运的老核桃。
三双腿,踽踽地
弓背、孑孓,
影子驮着历史。与沧桑密谋他们
在柏油路上铺张,
直到白发与白发
碰撞,溅落一地白色的夕阳。
 
有泪透过他们无表情的脸
在我眼前一闪。
上帝!你不要看着我发笑,
我们谁也拗不过你。
 
2010-12-05
 
晨祷
 
我是你清晨墙壁上悬挂的一粒洁白的灰尘
就像窗外小巷里,
灌液化气的吆喝是人民的宗教。
日复一日,我们
旋转着各自的陀螺。
 
这很美。阳光轻碎
终于现身,从黑暗到微曦,到普照。
从肮脏的楼梯
到清洁工,洒水车与落叶共舞。
 
直到凛冽的风掠过湿漉漉的
上班族,凝成一副完美的晨祷。
 
2010-12-08
 
未完之诗
 
我已背叛自己,
像工人背叛机器、工装、焊枪,
农民背叛土地
富饶。清风背叛和煦,
阳光背叛黑暗。
我背叛了我自己。
 
原来背叛之后
如此安静,万物坦然。
 
我不因我的背叛而追悔。
背叛是我的前进!
 
2010-12-08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