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丽隽 ⊙ 风事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似是故人来

◎叶丽隽




      《似是故人来》

每次仰望星空,逡巡过后
我总是要找到北斗七星,那一把属于我的
明亮银勺——浩瀚世间,以此
作为微弱心脏的倚靠。如今白露已过,“斗杓西指,天下皆秋”
这江边古镇,也就你我两个外乡人
以手当枕,静躺于渡口的青石埠头。凉夜里
我絮絮叨叨
说起这把不离不弃的银勺
说起童年的院落、流离、惶恐
和突如其来的中年
你呀,我沉默得如同宇宙间
永恒寂静的爱人
悲欣全无
黑暗中你只静静地聆听
你只点着了雪茄,深吸后,让我也试一口
星空在胸,秋风一样的爱人呀,我的眼前有微暗的火
对于未竟之旅,我,从不拒绝




      《唯有这流逝之音……》

唯有这流逝之音让我安静
唯有你。午后三时
从每日的电脑、A4纸、书籍和狭长的楼道溜出
阔步在木油桐滚落的白云栈道
我与自己,短暂和解
几近枯竭的山涧,清癯,叮咚作响
向这世间,同一种看不见的东西
献出那最后的秘密
和湿润的心……我有过生命的盛年吗我所信何事当深秋
明晃晃的、橙色的阳光倾泻进树林间
我看见了你
我在想你
空山的力量难以估计




      《给你的短信》

狮子坛附近,有一片野茶
今年春上,摘得迟了,炒青后冲泡
叶芽儿已微微泛红
明年,我会记得早点上山,就着云雾采下
不等清明
就做好了寄你




      《我毕竟身怀碎浪》

我已忍住了热血……半年多来,空白
不着一字,仿佛一面投降的旗帜
迎向每一个按部就班的日子

直到你,像秋天一样来临

哦,秋天……记忆深处,某个地方
猛地疼痛了一下。那小兽,暗暗挣扎




      《激动史》

僻静处,也曾暗自反观
常有那刺入内心的羞耻,使我难以自持
即便用双手蒙住整个脸
还是止不住地颤抖

激动,源于我今生的诸多错误

因为错误将继续
所以激动
将永不停止——我不否认,我身怀碎浪
这个粗糙的躯体
一直在等待那令人惊异的事物
我的生命之海
涌动一生
也只为追求一个多变的,不可测度的魂灵




      《半虹》

黄河
壶口
暴力的飞瀑
阳光下,怒吼震天,水汽扑面
半条彩虹变幻伸缩

是的,半条,不圆满,雀雀欲试
勾引着我内心残缺的弧度

在黄河之水的咆哮声
和十二月临渊的冰岩间
那埋藏已久的半个自我,要这样
掀掉身上的硬壳:斑斓、凛冽、赤裸裸
脱颖而出
弯曲成狂喜的苍穹




      《再一次的古镇》

你说要带我一起飞
使得我成了一个心事过重的人

今晚,再次夜宿古镇
我选择在远一些的地方
遥看我们曾经停留过的青石埠头

还有那渡口客栈
带斜坡的阁楼间。木地板洁净,我们双双
赤着脚

我已不年轻,但依然会胆怯
依然需要你的鼓励——明月在窗
在那一个瞬间里,我存活

你是否记得这银镜似的江面呢
江两岸,深黛色的林子和山峦绵延无边

今夜空空的埠头,下弦月
照耀着亘古的空寂。没来由的,我颤抖
却不是来自你的触摸

有些话,你说了,可能就忘了
更不会懂得
你对我的生活做了什么

再一次,一个人的古镇
我来,是为了将恐惧提前消耗




      《月光曲》

夜里,一些大胆的人在月光下睡觉
而我总是独自醒来
在这场梦幻里
长时间地睁着眼睛。床头,一只秃鹫在整理着羽毛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4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