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窍生烟 ⊙ 七窍生烟专栏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散淡的段传新》

◎七窍生烟



《散淡的段传新》




诗人相聚,自然离不开酒的。老庄,段传新,当,七。喝到兴起,也就不去管那桌子上四个炉子的热气沸腾了,说到段传新的情诗,段传新就现得有些不好意思,说那都是年少时候所为,现在早就不写了的。老庄讲酒还少了一点吧,段传新立马掏出钥匙,说老七,你就再去跑一趟,酒就在进门的左边房子里。众人皆笑,要看时间的啊,你可别把段传新家的好东西都拿了啊,我笑,说若是我30分钟后还没有到,你们就不要再等我的酒了,我就抱着段传新家张锡良那本册页远走高飞了啊。小淇抬起头看着我,他还不懂得我们在说什么。






一周前,和段传新及刘作平喝茶,才喝了几口,两个人就聊起书法来,他们讲的家乡话,说的很快,说了一会,行到画桌边,你一张我一张的写了起来。之前,我听老庄讲过,段传新是个诗人,那时和江堤他们都很熟。老庄也讲过,段传新的书法也很好的,却一直没有看到过。以为段传新的书法也就是写着好玩,比一般人的稍好一些吧,也就没有放在心里面。那天一见,让我突然生出惊艳的感觉。段传新的书法很有阳刚之气,而且透出空灵的味道。段传新及刘作平在写字,一个头发全白的老人走过来,看了一下就不走了,又看了一会说,你们一个人给我写一幅字,我给你们一个人画一条鱼。老人画了三幅画,一人一幅。茶庄的服务员说,老人是湘绣研究所的画家李孔昭。段传新和刘作平每人给画家写了一幅字,老人很小心的把他们写的字在地上摊开,接着老人又写了一幅字,落款盖章后,叫来服务员说,这幅字就送给茶庄了。







两周前,在省画院门口碰到段传新,他刚刚从广州回来,疲惫的表情写在脸上,整个人都瘦了黑了。诗人文杰说段传新上山下乡回来,辛苦了。晚上要为段传新接风洗尘,酒宴设在湘江边的一食府。段传新开始是推辞,后来只好答应。原来段传新在广州那边开了一家宾馆,半年下来,其中的辛苦和曲折不为人知,他也不提半句。只是说老婆现在还守在那里,宾馆的经营也走上了正规,他就想回来长沙透透气。喝酒后,段传新的话就多了起来,但也是半句不提做生意的事,一说就是他的诗歌,他的乡土诗。看来诗歌在段传新的心目中,是一块还没有被污染的净土,只有在诗歌当中,他的心灵才可以得到片刻的安宁。





喝完酒,段传新带着大家去兴汉门他的巴山夜雨足浴城城喝茶洗脚。平时走时10分钟就到兴汉门的,没想到晚饭后正好是堵车时间,文杰的汽车蜗牛一样的爬到巴山夜雨。一进门就看到墙上的书法,我站在那里看,也没有去喝茶。段传新说那些字,都是10多年前写的,本来早就想换一批字的,这里忙那里忙的,就不记得这个事了。旧时面貌啊,蛮好的。我说。小淇扯着我的衣袖,讲他也要写字。这里没有笔啊,回家再写,先去喝茶。好象不久前和小说家姜贻斌也来过巴山夜雨,后来碰到姜贻斌。我讲姜老师,去巴山夜雨喝茶去。姜贻斌说那是一个好地方,可是我没有空呢,去喝酒好吗。很有味道的,诗人和作家都是喝完酒再去巴山夜雨喝茶洗脚,休闲一下,只有姜贻斌是个酒鬼,一看到酒就两眼放绿光。







两年前,段传新和老庄去华湘活鱼村吃饭,段传新带的酒。那时段传新在做一个地板品牌的湖南总经销,从段传新脸上的气色来看,生意是做得风生水起。八年前,老庄带我去五里牌一家饭店喝酒,在那里我认得了老段,还没有真正的认识段传新,当时的段传新看起来和我认得的别的人没有什么区别,很普通的一个人,却有着常德人所特有的性格,很直爽很热情。我还记得,和段传新在一起,第一次吃到常德的鲊辣椒糊,性格鲜明的一道菜,后来再也没有呷过这么好呷的鲊辣椒糊了。




庚寅冬月的一个下午,我带着小淇在火车站边上候车,准备去段传新家。天空飘着烟雨,我们没有走过那条悠长悠长又寂廖的雨巷,也就没有遇到那个丁香一样地,结着愁怨的姑娘。很奇怪的, 去段传新家,脑壳里怎么会想到戴望舒的诗句来,不去想那些了。公交车在王府花园停下,记得段传新就住在王府花园的对面,雨大了起来。我拨了段传新电话,还是这里。段传新一开门,一地写好的书法作品,长的短的,怕有几十张吧。靠桌的书桌上,还摆着有一幅,可能是刚写的吧。我说段传新,你一个人躲在家里练功啊。段传新讲是你说要来啊,我就在家等你。这次在段传新家里才第一次看到了他所有的爱情诗和乡土诗,那饱满的激情,清新空灵的诗句和看起来有些木讷的段传新,让人一下子有点联系不起来。回到家,我去网上搜索了一下段传新的名字:段传新被评为2009年湖湘书坛画坛年度人物。中国著名书法家、全国兰亭奖评委张锡良这样评论段传新的书法:段传新可能有瑕疵,但他的书法有很多自己的东西,艺术因素多,看他的作品,就像品茗铁观音,香气扑鼻。





段传新啊段传新,你可是真人不露相啊,在你家里,你一点都不透露,只是说写诗写书法,都是好玩的事情。你是一个商人,却又不是一个商人;你是一个诗人,却又不是一诗人;你是一个书法家,却又不是一个书法家;你就是一个散淡的人,你就是一个好玩的人,正因为好玩,因为散淡,而成就了你。玩是一种境界,散淡也是一种境界;再配上你诗人的翅膀,不是如虎添翼,这个世界有什么你去不了的地方,还有什么你做不了的事。段传新,你继续散淡继续玩吧,我们在春天等着你。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1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