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眉 ⊙ 上邪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古往今来

◎桑眉



《古往今来》


偶尔写一首诗,广为流传
但青史薄幸;
偶尔遇上一个人,为他做可口饭菜
爱情惊艳但结局无言。

绝大多数时间,我为兑换口粮
奔命于一张纸的正反两面
为某某祖宗十八代乔迁新居
对他们的生庚嫁娶、延或不延
    及其殁葬等等,了如指掌;
那么多朝代如纸薄脆
战争或和平、荣耀或耻辱……曾经的如画江山呵
都得轻拿轻放。
那么多人、美人,敌不过从不现身的光阴
面色如纸。草纸泛黄了,泛黄了……
有人被易名、有人被子孙遗忘,沦为:不详。

显然,我早已步其后尘
跟他们在世时一样骄傲、虚妄、无限迷惘
跟他们一样,无论跟岁月兜多大的圈子
都逃不脱钟表师的魔掌


2010.06.21  19:31


《女贞子》


一个人的悲伤能有多盛大
每滴雨水都在效颦

去年今日
雨水生成的迷雾早已涣散
镜面逼真 形同虚设

能看见什么呢
车过树梢,开小碎花的女贞
已经结籽

你说过她们像小腰子
你没仔细看
其实像小心肝

不然,为什么当你十指抚过
那么轻轻一跳
她就止不住颤抖


2010.07.17 12:53


《琴》


琴垂首在窗帘左下角
像幽禁多年的女子
早已忘记当初是如何怀上明月
映照树丛

崖口空荡
似乎再没有风经过
使她呜咽  

那个无情的人
那个无情的人的十指
将旋转木马
停在一粒休止符里

停在一粒雨与另一粒雨暴动之后
漫漫无期的困顿里


2010.07.19 13:56



《银杏》


一个爱望天的人
注定会迷途

注定在某个并不诗意的下午
遇上大摇大摆穿过马路的男子
爱上他的格子衬衫
和蓬松毛发

七月流火
城市每个角落都埋藏惊雷
她需要揣紧拳头
才能掩护怦怦乱跳的心脏
落回胸腔

一段遇人不淑的情感史
短命又荒唐
电闪雷鸣的时刻
不过是一个人摊开手掌和一个影子热烈击掌

沮丧啊,沮丧!
——手纹 并不能指引命运的方向

2010.07.23  15:48改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