琳子 ⊙ 夜间行走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10月的诗

◎琳子



* 深秋之爱

夕阳染红半个天空的时候
我带着一只小黑狗
在河岸上跑步

我们的剪影和河滩的柔软部分
成为一体

剪草机刚刚切断了河滩上所有青草的经脉
青草留给阳光的部分
已经倒塌

我在跑步。在城市的凹陷地带
在草地整齐的
伤口上,跑步。并做深呼吸

这是美好时刻。美好在于
一只小狗允许追随她的主人。一些植物
把被阳光照耀的部分
用流血的方式,还给尘世


2010、10、5

拘捕的

用拘捕的方式等待你
赞美你

用拘捕的方式在你的长城之外
种花种草
用拘捕的方式
收割那些弯弯曲曲的
蜂蜜和坚果

用拘捕的方式在你的夜晚洗掉深秋的泥泞
打开我最初的胸口
给你糖浆

2010、10、5


病中杂记

总是在生病的时候想到一朵花
一车净土
和一次灰烬

打湿镜子,从镜子里使劲看
镜子后边有很多折叠,很多图像
像我的疾病

张开嘴巴吐出脏腑之气
咳嗽、流眼泪
身体内的黑色素越来越少,我的脸
绯红,多汁

梦中再次捧起一张男孩子的脸确认
故土。他来的匆忙没有
长到四十岁。他低头
在我脸上嗅啊嗅......他是
一棵长藤植物变成

2010、10、6


* 怀菊花

把那干燥的、皱巴巴的
旧花朵施加酷刑
她终于,活过来

她活过来,她的颜色活过来
她的甜味活过来
她的花心,是可以再次藏起小虫子

一杯茶可以让嘴唇湿润
让全身温暖
她已经滚烫。沿着
矿石一样的水脉,走出她的花期。远处

穿着坎肩的父亲再次穿过山坡
找回今年的小女儿
他的手指,是一堆金黄的故土

2010、10、6

火山,灰

那是一种什么灰
比秋天高
比山谷黑暗
比海洋里最后的一条鲸鱼还惊慌

地下城堡透进光芒的时候
炎热就要开始
女巫要出走
女巫仅仅比
一颗桉树的红叶子年轻一些。山涧

顿时响满分娩的声音
烫啊。一块一块的烧伤铁锈一般
你没有出逃
你就是沉陷的河流

你的河流如今不见帆船、天鹅和藻类
只见夕阳

2010、10、28

一颗稻草

已经很冷了
还有一只蚊子来咬我

她是怎样来到我的卧室
门窗封闭
楼道漆黑

她咬我
用小过灰尘的两只翅膀,掠过
我的夜
我开灯,她不见

她咬我
在我裸露的热气里,咬我的脖子
咬我的耳垂。她下毒
在我的血液内,下那种飞禽的毒
小兽的毒

我三番五次醒来,想抓到她
血红的小口和
血红的骨头

我太光滑,我没有皮毛
我浑身没有一棵稻草
这多么悲哀

2010、10、30

早上

跑的快了
心脏就会疼痛
是那种塞进一只笨鹅的疼
这么多年过去
我的呼吸还是如婴儿期缺氧

曾经有人跟随我
在我的脊背上浇筑
一些雕刻。曾经有人用黎明的暗光
给我制造鞭子和磨盘

肋下两寸寛的地方
是静养的地方
曾经有人先是掏空这里,然后
在这里赛进坟墓

如今,我坐在城市的暗光处
抱紧下垂的乳房
等待身后谁家窗户最先亮起灯盏

2010、10、30

和一只小狗共享夜晚

一只小狗跟随我
在黑夜,跟随我

我睡,她就睡
我醒,她就醒

我醒来是因为一些困境:夜晚太长
我需要灯盏、水和
拖鞋。她醒来是因为
她听到了我在动

一只小狗在夜晚赐予我温暖
比人情还近。我把手放在她身上
能摸到她暖烘烘的心跳,和我仅仅隔着

一层皮毛。很多时候
她把热乎乎的气息
吹拂在我的脸上


2010、10、30

故居

所有的草都可以长成
红颜色草
秋天是鸽子集体衰老的季节
屋脊又青又凉
所有的红颜色草都根根直立,向外扔出
体内的风沙、雨水和灰尘

亲爱,你替我按住一根白发
说你捆绑了一个盗贼。我做梦都在
复制你的这种微笑和暴力
我忽然想你了

我想你的时候我会想到
我们正在分离。我拽住那些红草
那些霜降过的红草
的根。就可以

哭泣吗。在这个河流即将消失的地方
我守住一根红草,就是守住了
一生的妄想

2010、10、30

* 农事

收割之时不可大意
小心碰断泥泞里的那些经络

还有,把刀口向内拿回
那些农具。走动的时候也要

侧身。路上会有很多不知道的东西
撞你的前胸后背。不要出声
不要说出豆青色的芒刺
和进入你的身体的芒刺是两种颜色

请慢慢躺倒在
一只大瓷碗旁边。你需要的夜晚
就在碗中。你知道那些又园又大的东西正在
变回它们自身。它们

哭泣着。爬。滚动。
烧着秸秆,举着火把。

2010、10、30

* 深秋的草地

现在
一些死亡正在发生:它们仅仅是一些

黑色的、稀薄的、小蠓虫子
它们甚至来不及长成
小污点子

它们甚至会死亡在
我的额头上,竟然没有留下一点水分

它们几乎不像有过心脏
不像有过生命

请接受这些死亡,带着温暖
和善良。

2010、10、30


* 在三门峡

在三门峡,我是一个痴迷落差的人
提灌是一种危险的运动
有些黑,有些冲动
放牧的季节远比圈养的季节持久
你站在坝上
你多么小

在三门峡没有找到梳妆台不妨把天鹅当成镜子
不妨站在栅栏之旁打听虢国的
地下城堡有没有开上红叶子

在三门峡我的高跟鞋那么小,那么窄
河西的梅豆角开花那小紫花
也向河东开。呜呜~~呜呜~~拉货的黑火车
没有黄河长
它钻山洞去陕西了。

2010、11、6


* 青牛

道德已经简化成三门峡的一道风景
那就捏紧门票,早去早回
牛栏里也可以放生,牛蹄子也是一种
洁净之物。是神器

你祭奠的,正是你抛弃的
它们和你已不在一个母体
你只是在一只牛的脊背上,漂浮到了晚年
它是另一种植被和水流

因此,在道德经里
我只信任牛

2010、11、6


三峡大坝下的那片爱情草


那一片爱情之草被我们辨认
带来欣喜和悲伤
现在那草已经霜过。女人啊
谁没有过变回草籽的时候,在这片草地
哭泣一次吧。仅仅是

一阵阳光突然亮了一下。时间太紧
不能回到淤泥深处。按说

是应该亲近一下
拥抱一下。这只需找到——

紫红的香气。在三门峡的闸口
在黄河的浅水区
在秘密的流程中间。都是。

2010、11、6


天鹅

即使你提前告诉我了
这水域有天鹅
可当我看到了真天鹅,我还是
吃惊起来

她们
是真的天鹅
她们已无法离开

所以,天鹅和飞翔并不是一回事
就像我来到这里
就没有了飞翔。我受伤
在你的流域,安度晚年

我是黑翅膀的那只。我喜欢足下的暗流
你已经远去,你还要远去
你必将远去

我飞翔已尽。
我必须放弃高度、放弃对抗和孕育
在干旱季节成为一块

固定的瓷,然后
入土为安。


2010、11、6


豫西大峡谷


在峡谷中深呼吸
在峡谷中晒太阳
在峡谷中把手伸进
更深的静水。在峡谷中走在
你前面。在峡谷中

深呼吸是呼吸到了
更深的地气。
晒太阳是晒到了
更亮的太阳。在峡谷中把手伸进
更深的静水就是抓住了另一种暴力
在峡谷中走在你前面
是走出一场祭奠。在峡谷中

停留,你就是峡谷的一部分
峡谷深你就深
峡谷上升你就上升
你的呼吸就是峡谷的呼吸
峡谷的红就是
你体内的红,是你流出的红

峡谷的水流经过你的腿骨,经过你的
乌发和头顶。峡谷暗藏在
一个季节的深处。

2010、11、6


灵宝的

灵宝的苹果和灵宝的大枣
我都要。我是缺少水分的女人
我都要!
种植之地敞开
神秘啊,我能看清楚其中的甜
是一阵上上下下的粉红

不干枯。在苹果花的前方
你来过并带来
一个湿热的黄昏。那是一场醉酒
苹果握在手心,甜枣之后
是一个潮湿的枣核
我们不分男女。

苹果和大枣我都要。是灵宝的
就要在灵宝收回
我要增加内部的甜
你说我们都是客人,都是
被邀请的客人。今夜

两种圆从象形的树上分离。可以装卸
在我们的肢体。我都要,
这样的红,这样的硬块
这样的弯曲,这样的补偿。

2010、11、6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10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