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尾 ⊙ 从没有提到过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诗九首

◎宋尾



【每一个清晨】
——为马嘶而作
  
  
在清晨,世界
还未成熟
  
灰白的天际
蕴藏了几万种
不被了解的色彩
  
窗外的斑鸠
从不盲目
它们活在微细的罗盘里
  
但我们受雇于
蒙昧和未知:
  
我们爱这世界
和隐晦的女人
  
当你沉睡
才能遗弃爱人
还有醒着的自己
  
  
【镜子里】


我们都有在镜子前
肯定既有
或是重新发现自己的怪癖

你可以说
这是一种繁殖的乐趣
因而,它也是一种
找差错的游戏

直到这一次之前
我一直是这样认为的:
它就是一个小把戏

但事实是
在镜子,在镜子的
繁殖游戏里
我猛然看见了父亲

死去两年的父亲
沉默地匍匐
在我的轮廓之间
    
我甚至不知道
这种篡改
是如何完成的
    
我惶然逃开
一切,已经迟了 
他已更深地嵌入
我的步伐之中


【做爱后动物开始感伤】
  
    
他从一部纪录片里回来
跟四周的黑暗
溶化在一起
    
房间伸展出
鲜为人知的四蹄
驮着他
走在一望无际的荒原

就在他以为
离家已经很远了
却重又看到了
熟悉的房子 
 
低矮的灌木
从粗野的草坪
老练地跃进窗子
    
他看到,有个他
一直呆在房里
迎接并亲吻它们
就像,隐匿在黑暗的一家人



【弟弟的火车】


下午三点,T258次列车
将他从菜园坝送走
他提着重重的包裹
那与生活毫无关系的东西
却必须带上它们
  
就像回家
这也不是目的
就像结婚或是离婚
都是如此
  
沿路上
火车要穿过的桥梁和隧道
是固定的
但对旅客来说
无论拥有多少经验
依旧无法确定

他屡次离开座位
去连接处吸烟
他想了一些事情
这几乎是肯定的

就像他从窗外
见到的一些图案
毫无意义,这也是肯定的
  
深夜,他惊醒时
暂时忘记了
之前因焦虑
和思考过度带来的
一个转瞬即逝的噩梦
  
  
【失踪的人】 


一对情人去首饰店挑选婚戒
男方接了个电话
匆匆离去,她没等到他回来
我是说,一直没有;
  
一对好朋友在餐厅吃饭
中途,一位去了卫生间
那是一个黑洞么?
他从此没见过这个朋友;
  
清晨,一个幼童在门口
轻吻父亲的面颊,每天
他们都是这样告别
但这天之后,他再没见到
父亲从门口回来;
  
失踪者一直活在
一个比较深刻的回忆里
人们记得他们,或许
是因为某个得不到的答案
  
事实上,每个人
可以做的只是:
或者从别人那里消失
要么离开自己


【橱柜的耗子】

  
想想,那里面有什么?
潮湿、阴冷,晦涩
尽管粗大的下水管拥有
弗朗明哥式的发音
但永远没有一个准确的词。
  
那孤独的储备
足够你吃喝一辈子么?
  
现在好了,你这狗日的
被禁锢在一平方的
水泥柜里;我则
留在,外边。
  
回到卧室
这个稍微大点的柜子
我想说:看看吧!
谁比谁更搞得懂
这黑暗。


【睡前读《镜花缘》】


镜子在梳妆台
梳妆台在卧室
——所有房间之中
最敏感的感官
  
花是擅讲故事的老手
花是怎么从庭院
进到镜子
那个扁平而且
毫无思想的世界?
  
花与镜子的亲昵
犹如美人亲吻
一位无知觉的死者


【从牛角沱轻轨地下甬道穿过】

  
入口处新来了一个
叫卖生苞谷的小贩
一个卖报的中年妇女
灰扑扑的旧书摊
如同一截
无头无尾的水流

在甬道里
一堵墙跟另一堵墙
会说些什么?

一切都没变
摊贩们,悉心地蹲着
蹩脚的演奏者
二胡或许是坏了
年轻的流浪歌手
抱着电吉他唱歌
脚跟有自己的耳朵聆听

一切都没变
除了那位瘦老头儿
他搬到了入口处
倒数第四节台阶上躺着

但这里一直
那个老妇人的位置
那个总让我想起祖母的
老妇,她爱笑,她不乞讨

两个多月了
我没见到她,走过拐角时
我听见墙跟另一堵墙说:
咱们墙角见



【她看我时】
——为女儿而作
  
我咳嗽时
她突然歪过头
怔怔地看我
当初被送出手术室
她也是这样
盯着我,笔直的瞳仁
对准我
看啊,这是谁
这是什么?
现在起,到若干年后
这是从她那里窃取的东西
假如我不说,她不会
获悉珍珠的地址
也没有串珠的那根丝线
这是我的,她的开初
除躯体外
所有部分都归我所有
无论是回忆,感官,语言,笑声
以及其他一切,都是
为了她而先期予我的馈赠
  
看啊,她的眼神
那么漆黑,那么直接
还接连着往生
还未完全斩断另一梦境
气息,光线,色彩以及迷惑
所有这些不可捉摸的
被我们称为基因
看啊,神秘的记忆
就藏在这双眼睛深处
在灰白的湖泊中央
奔涌出的黑镜
啊,我害怕
我害怕跟那沉默的火焰对话
尽管我如此渴望
在梦与梦之间
有座微小而隐秘的甬道
就像星辰懂得
天穹的语言
飞鸟能识别风的秘密
它们永远不担心
会迷失,但在情感的陆地
我孤独,我渴望拥有
这似乎洞悉一切的眼神
  
我害怕,这瞳孔里
急速旋转的翅膀
它们跟宇宙一样
布满隐约的消息
我是如此渴望
跳进去,跃入这片海里
它还给我纯净的湖水
切给我一块天空
在那里,它还留给我
最后一块陆地
那洗净后的黑色
将一直凝视我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2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