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慧峰 ⊙ 明天星期几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天方夜谈》

◎孙慧峰



《天方夜谈》


耗费了整整三个夜晚,
她用完裙子的四种穿法。
(我发现语感在消失。
不抒情行不行?)


她在裙子下盖起小房子,
撤掉现实的法律,养起内心的蟋蟀。
(我一直认为抒情
总不如思想深入。)


她连续三个夜晚在同一条裙子上
花样翻新,灯光下的布匹与沟壑,
离表面的风景越来越远。
(我对抒情极端厌烦,
那是发情者喜欢重复又重复的事。)


三个夜晚结束之后,暴君放弃了施暴的爱好。
他因疲倦而睡去。她把裙子整理了一下,
从走廊走向客厅。没人发现那裙子下的小房子里住满伤心的蟋蟀。
(感性的故事,很适合抒情,而我在独坐、读史。
读史使心安静如水。)


她的裙子太长了,这使她从卧室走出来的过程
和她服侍暴君的过程一样漫长。
(理想一旦实现,就成为理想的一个误解。
我喜欢这种理性的概括。)


她的裙子只是一个道具,
能避免在面对暴君时,被发现她的双股打颤。
(我故意忘掉很多,包括人间情事和发生在卧室间的暴力。
这让我能避免滥施怜悯和对命运的曲解。每个人的命运
都是理想的一次误解性实现,无法矫正。)


她最初的理想,是嫁到幸福的枝头,
做一只夜莺,夜夜有歌声婉转。
而旁人发现,挂在枝头的只是裙子。
每个女人都可以套上去的裙子。
(我怎么又说教了?而且还是自言自语?
自言自语是不是抒情的一种?)


她把裙子脱下来,
挂在浴室的衣架上,
拿出裙子下的小房子
钻了进去。(私生活的描述从来都是从略:
大家在制造神话,神话麻痹人心
却能使枝头的裙子,
在无人居住时,也显得很美。)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