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地雪 ⊙ 再看一眼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在西峡

◎一地雪



《鼓魂》
——致西峡重阳节的领鼓人

当我无法找到合适的
词语来描述。 而
你鼓槌上系着的春秋
沉甸甸的总在我眼前
起落,任我挥不去,赶不走。

任我从西汉寻到今,寻到西峡,
寻到重阳镇。

你的鼓,将蓝天从我心底
托起,我的云朵就有了你的慈祥。
那鼓音如同,我失散经年的父亲。

很久了,我试图把你奋追
的鼓槌在身体里存盘,但不能。
因为我发现,那鼓槌就像

镭,一刻也不停止辐射。
不,他更像盐,在我身体里奔涌。

哦我真的无法描述你击鼓的身姿,
只让我顺着你的鼓槌
寻到,王维、李白、孟浩然……

那个插遍茱萸的人啊,
他或许就是你高高扬起的鼓槌,
是我寻了九千九百九十九年

九个月零九天的重阳,
这重阳镇,这起起落落的鼓魂。

2010-10-21

《在老界岭》
——致刘晓丽

是缆车把我推向你,
你让安宁靠近我。

这让我想到风。
妖娆的红叶徐徐落下。在老界岭

我想,我要是一片树叶多好?
可我又舍不得身边。

巨石清晰可人。漫山
漫山的璀璨,绿把我的心填满。

而摇曳的风,在我们
清凉的发丝上滚动。

山峰像五线谱,串成
温暖跳跃在我的左右。

老界岭空空。缆车
空空。我的眼睛空空。

但我触摸到了你衣袖的
馨香,和棉的味道。

2010-10-21

《在恐龙遗迹圆》

恐龙是假的,它们
迎接诗人的姿态是真的。它们的美
高于幻想。
恐龙蛋是真的,
诗人的采风是假的,
而人类的起源被雕刻在脑海是真的。
这真假难辨的现场,
存在的模拟与事实。
在西峡,
在恐龙遗迹园。
这个上午
阳光暖洋洋是真的,
像导游姑娘灿烂的笑脸,
穿梭在诗人的心空。

2010-10-22

《在分水岭》

一边是黄河,
一边是长江。
我拽着黄河的衣袖吹吹风,
我挽着长江的臂膊晒晒太阳。
一边是母亲,
一边是父亲。
我依着母亲撒娇,
我靠着父亲嬉戏。
一边是黄河,
一边是长江。

我若是一滴雨,
云来了我该流向哪里?
是母亲的怀抱,
还是父亲的胸腔?
一边是黄河,
一边是长江。

站在分水岭,
我的长发,一边让黄河抚摸,
一边让长江洗染。
我的身躯,
一边穿上红叶,
一边裹紧金黄。

呵迷醉的分水岭,
肩上云朵逍遥,
足下群山逶迤。
云朵亮得我的心透明,
群山绿得像我的梦。

在分水岭,归隐的人
手托蓝天,日日沐浴长江与黄河。

2010-10-22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