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衡 ⊙ 某地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国庆日(外八首)

◎黎衡



国庆日

红旗埋葬着广场
每人是一座失忆的城楼
亿万的独自的讲话者
把国家变成他的碑文



油漆绿

昔日的墙壁标线
楼道攀援的波浪
层层浪花簇拥着
公房厂区和教室
革命歌曲的阳光
平稳地切割了白
和绿,让人感到
温暖纯洁、生活
永无止境,社会
的海岸处处耸现
儿童沿着岸一直
奔跑操场不是孤
岛房屋不是礁石



午夜的雨

雨的砖,雨的楼梯,雨的塔
雨为他搭起三千米高的孤楼
他不敢向下张望
细小的乌云在深渊中系上了绳索
黑暗的大洋
海水翻涌着涨高
他听到歌声,像死者
聚光灯似的注目
雨忽大忽小
他狭小的悬屋过于明亮



别后

别后,他们是
两面静止的火山湖
在不同海拔
拼成月光的台阶

他消失的年月
暴风雪一样独自压迫
从冰的雾气里
腾起她雪花的胴体

成排的白昼
时而矗立,时而滚动
他们听见了那声音
像其中一人空中的独语



孤独的马铃薯

在安第斯山阴雨的村庄
无路的积雪,渊面海岸
印第安人到来世界尽头,从地下
挖出太阳,像一种平凡的肯定
抵御着重复的寒冷

八千年后,西班牙水手把它带到伊比利亚
两百年后,骑驴客带它翻过了大巴山
一九八八或一九八九年,我等待着冬天
等待着停电的一刻
堂屋将只剩下炭火的星星

外婆将用火钳,从星云的洞穴中
为我刨出一颗滚烫的马铃薯
一个星星映照下的,热气腾腾的小站
剥开它,像黑暗田野上的一次收割
醒来我已被长途列车载远

我曾在中途下车,发现马铃薯
成了人类的地图,带着泥巴,一颗颗
四处滚动,所有的儿童捧起它
我孤身一人走了很远,感觉自己
在土地的深埋中,睡去并等待



生命的放映机
——给王磊

忆起一些冬夜和夏日傍晚
鸟群铅锤般悬挂
或织起旗帜卷过樱顶
东湖的水通天
气息萧萧,风的剑出鞘
谈话和酒
在剑刃上闪光
斩下的是尾随而至的黑夜
也曾一起读
你少年时的小说和诗
“那个天气预报曾经预言的晴天”
在暴雨中,我们几个人
坐着摩托车探进
山林幽黑的胃
你趴在火笼上醉酒,我拾级去看
冬雨初晴时乌云的鬼脸
又在第二个清晨汲上井水
我们爱听你半路
学来的昆曲,终于
在夜市或摆满普洱的
桌前重新坐下
安静下来,万物有声
像众祷又像低泣,谈话
有时停止了,你往返着
忙于人类学和纪录片
车站就好比放映机
在一个人远行时
胶片飞速转动



雨中曲

来自晨昏
来自声音的雾
来自油罐车和波音飞机
交叠的轮子
来自开端与终结
滚滚向前
来自十八岁的女孩
从积水倒影
观看自己死后的八十岁
来自书橱众多名字
在雨中并排
站成没有面孔的乱石丛
来自雨滴的
降落伞,大地的
逆行火箭
来自风轮
来自黄鹤楼
来自驼起地球
死去的鸽子,把自由的
加速度叫作自转
来自停止
来自倒叙
来自黑洞的永恒



这不可替代的吼叫之心

这不可替代的吼叫之心
火苗的复眼观看的水漩涡
抽丝一样睡去
结晶一样倾听
在每一阵泡沫中扑棱的翅膀
积雪的未来美人

这不可替代的吼叫之心
秋天像不停的投石
小舟在云中静止
太阳在梧桐内部航行
你的死期抛锚
你的肉体下沉

这不可替代的吼叫之心
用光圈通约自己
你走向环形隧道
天国在七天的雾后放晴
大海如激动的告别
拥住你躯干的朽木年轮



斜阳洞穴

下午是一匹骏马
在斜坡上奔驰
是一颗醒来的心
走了很长的路
是无穷的门
平铺在起伏的
斜阳草原
人们各自骑着马
倒退,飞行,闯入
随处的洞穴
天还没有黑
声响慢慢生锈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