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窍生烟 ⊙ 七窍生烟专栏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两年自选诗34首

◎七窍生烟



《日全食》



到了茅屋村门口
小廖去买牛肉
我感觉到天空有些暗
抬头一看
太阳好刺眼的
掀起粉丝的上衣
罩住眼睛
看到了
月儿弯弯
的在太阳里面
小廖提着牛肉来了
我说小廖
你也掀起衣服看看
小廖讲
你怕是有点神经
我只穿了一件衣服呢


《老牛》



洗澡的时候
背上蚊子
叮了一口的地方
有些痒
我把背贴近
门的角上
蹭了几下
一下舒服了很多
外公牵着他
那头老牛
从窗子外头
行了过去


《也就是那个样子》


昨晚下了一场雪
我还不能确定
清早的观沙岭地上
浇湿的
湘江二桥上的风
比昨天冷了许多
整个一条西长街
也没有看到
雪的影子
最后在潮宗街
买饭盒。桶装酒精
白白静静的雪
在对面的屋檐上
看到亲人
也就是那个样子了
我心中的风暴
嘎然而止


《无题》


在某人看来
单数就代表着单个
孤单的意思
譬如1,3,5
而双数就不一样
象2
两个人
可以组成一个家庭
6个人
可以组成一个大家庭
那么多的大家庭
就成了你们口中的
所谓的祖国
今天上午
我在一张A4纸上
画下三个人的背影
我也不知道
他们到底是谁



《无题》


茶几上
放着几根香蕉
我拿起
其中的的一根
剥了皮
白白嫩嫩的香蕉
快送到嘴里时
突然停了下来
那白白嫩嫩的香蕉
和那白白嫩嫩的身体
在脑海里
交替出现
我讲小淇
快来吃香蕉
小廖在看电视
说怎么了啊
把香蕉剥开了
又不吃



《长狗》

杀猪的长狗
突然病了
住在三医院的七病室
医生交待他
不能再费力气了
再要病了
很可能就是中风
长狗哭了
四十几岁的人
杀猪已经成了他的生活
长狗对我说
哪天
我去杀个人看看


《无题》


水呜呜的开了
象是在哭泣
开过了的水
和开过了的花朵
它们之间
一定存在着某种默契
水进入你的身体
花朵进入我的视线
我搓搓冷冷的手
暖和一下
然后想象
走在北杉路上
你的式样


《后来》


雪一直在内心的
某个地方
下个不停
你不可能会看到
我的手
在这个夜晚
冰冷无比
我开始用想念
来温暖一下
之前
我尝试过用酒
还有春天
这个生僻的词
后来
我躺下来
合上双眼
看到更大的雪


《无题》

这个夜晚
有人在画一幅画
他不讲话
背对着我们
所以他的脸
和窗外的夜色
是一样的
开始是黑色的
然后白色的


《选票》

肖老师打来电话
社区选举
在三棵桂花树下
投了票
还有纪念品发的
上次的纪念品
是两块舒肤佳香皂
小廖和小淇
投了两张票
选票是肖老师
帮忙填的
刚刚在摩托车上
小廖说
今天的纪念品
发了两支擦手的
玉兰油
看在玉兰油的份上
我就乱填了
两个名字


《无题》


站在左边的那个人
是你
这一点我肯定
站在你
右边的那棵树
我没有见过
在额尔古纳
这样的树
都不是单独的
站在路边
它们成群结队
我好象在它们中间



《旅途》





猛地
睁开眼睛一看
很多人
站在过道里
对面的人讲
到了长沙


+


如鱼游进了水面
拚命往前挤


+

看看你的车票
着制服的人
满脸严肃
伸出了一只手



+


地下通道
怎么没有人啊
火车
在我的后面
轰隆轰隆
开走了


+


一个人
追了上来
拉住我的手臂
啪的一声
亮出他的派司



+


把你的车票
拿出来
你怎么不走出站口
跟我来一下


+

我的酒
还没有醒啊
刚刚差点
都没有下车
那个人
沉默地
走在我的身边


+


东安的米酒啊
我要感谢你



+


走过一段黑暗的路
快到出站口
便衣停了下来



+

你有单位
没有
把证件递过去
身份证
他埋头
看了好一阵



+

又一列火车
从我的头顶
开了过去


《清明》

雨一点一滴的
滑落下来
从遥远的山头
祖先的眼睛里面


由远而近
由小而大
慢慢地
覆盖了整个的天空
以及所有的路


去挂青啊
提着的袋子
装满香烛鞭炮
还有一瓶酒


去往山里的路
长亭更短亭
爷爷的话语落地时
指向一条
更为泥泞的路


鞭炮响过
墓碑前
还是一片沉默
无语


祖先们
一定在看着我们
这时

落得小了



《春光明媚的三月》


这时你睁开了眼睛
来到
烟火人间

放肆的哭一声
那些远处的桃花
在睡梦里面
听到你的声音
就开了
春光明媚的三月啊
你什么也没有带
披着一肩桃花
走遍了江南

+


一片花瓣
落到他的酒杯里
另一片花瓣
停留在他的肩膀高头
他坐在桃花树下
两眼看着
不远处的桃花潭水



+


一朵桃花的前生
今世
和一个人的命运
何其相似
花落花开
在江南的最南方
你转身离去
然而
天空在那一瞬间
苍茫不已



+


春风
在这时候出场
背影是一片桃林
两个着
长布衫的男人
一坛老酒
然后
一个着
长布衫的男人
一坛老酒
天气暗淡下来
桃花一地



《辣椒》


四挨姐
把阳台上
那些月季仙人掌
都刨掉了
种上红辣椒
早上
四挨姐去看一次
讲没有发芽
晚上
四挨姐去看一次
讲还没有发芽


《他们之间》



流水就是流水
它没有别的样子
它依然按照它的习惯
向着前方行
槐树呢
也差不了多少
它一直站在那里
今天是这样
明天还是这样
在流水和槐树的空地上
我站了很久
更大的一场雪
来临之前
我选择了离开
这之前
流水就是流水
这之后
槐树依然是槐树
它们一一
经过我的身体
和你们想的
没有什么区别
我还是哪个
走在人群中的陌生人





《十月》


十月,我低下头来
和所有的禾苗
一样等待
回家



天空的高远
是因为太多的仰望
在那棵苦楝树下
我只是卑微的蚂蚁
搬运着一粒米



而远处的河流
背负着泥沙  
水草和鱼
浮于表面的船只
把伤口
一一划开


我愿意自己
是一滴水
被日头蒸发
那样更可能接近想象
在未知的地方



你准备好了没有
这是十月



《无题》


很热的
我们去湘江河里洗澡
就在水里做爱
别个看到
就让别个看吧
要是
沉到水底去了
多好
那就在水底做
四挨姐在边上摇蒲扇
她也热



《绝句》



长沙到衡阳
一个半钟头
衡阳到郴州
一个半钟头
郴州到韶关
一个半钟头
这样的话
我就晓得了
长沙到到韶关
要四个半钟头


《无题》


一不留神
雨又落得大了起来
桌子上的枇杷
多看了几眼
也已经是伤痕累累
我住在湘江边
看层林尽染二十年
昨天刮的胡子
今天又长了出来
白得很彻底了
很奇怪的
我唱了一句国际歌
不要说
我们一无所有


《空酒瓶》


    4个空酒瓶
  排成了两排
  在辣椒苗的后面
  昨天晚上
  去饺子店对面
  喝酒
  就想着要把空酒瓶
  都丢掉的
  现在
  小淇也接起回来了
  空酒瓶还是
  好好的站在那里
  和那些不空的酒瓶
  遥相呼应





《潦草的诗》
  
  
  多久没有用笔
  写过字了
  突然想到这个问题
  脑壳里
  出现的场景
  我坐在青石板街上
  伢老子
  一巴掌扇过来
  我捂到脸
  还不敢哭一声
  有一枝派克笔
  和刘翼一起去买的
  在芙蓉路立交桥
  那块子
  怕小淇做玩具了
  派克笔
  躲在祭红坛子里
  只是没有墨水
  要不在这寂静的夜里
  我真的想
  给你写一首
  潦草的诗




《这样的夜里》


有几年很的了
那时我不是
现在这个样子
主要的问题
在于胡子没有白
所以看起来
就不吹老
我在小蒋的网吧上网
她就过来了
她的名字叫什么
忘记了
去问她
既然人都来了
那就去鱼湾市喝酒
小蒋和她
以及我
要了三瓶啤酒
喝到一半
又要了三瓶啤酒


《在雨中》


落雨了
两个人举着一把伞
我的手
很自然的
就落到了她的肩膀上
她没有躲开
也没有说么个
只是看了我一眼
我的手
缩的一下
回到自己身上
在雨中
她讲的一些话
一句都没听进去
我在心里
暗暗的骂自己
就不能再等一会
可惜了那场雨


《这是五月》


+


一脚踩到
那只偷油婆了
这是五月
普洱茶饼骨瘦如柴


+

小淇端过来
一只碗
碗里有红色的金鱼
窗外有大盆的雨



+


雨打巴蕉
很古老了吧
睡在七里冲的夜里
你想着
白溪河上的木桥



+

金兰再
穿红棉袄绿裤子
头上扎个小辫
站在高头喊
你快来
要成亲了



+


响饭时节
七里冲只剩下日头
和田里的禾苗
小鲫鱼
在你的肚子外边
乱窜
满舅讲
不怕
冒人望到的




+


桃树熟了
你就去呷桃子
李子树熟了
你就去呷李子

+


一眼望到当头
是山
山下有条公路
通到哪里
你就坐在屋门口
想啊想


+


妈妈
黑市崽
是么给意思
他们都叫我做
黑市崽


+


长长的青石板
行下去
就到了大码头
娘老子
在前边行
我在后面行


+


我屋里
住在东门坳上53号呢
小淇念着肯德基
青石板高头
白的纹路
老人们讲
下雨时
雷打的
一根白的纹路
表示一个好人
上天去了


《有时春光明媚》

+


这条似曾相识的小巷
和来自记忆的东正街
或者西正街
有很多的相似之处
只是少了青石板
有那么一个短暂的
恍惚时候
我就如走在了十字街


+


一些人
推着单车
走了过去
我拿起手中的馒头
又咬了一口



+


这个星期天的早上
斜对面的小学校
操坪上
剩下散步的阳光



+


没有一丝预兆
在一辆破旧的面包车
的傍边   路一直
有一些倾斜的
可我的脑壳里冒出的想法
让我无法把目光
盯住脚下的路
这样的后果
很快就出来了



+


很多年前
那个人就说了
我的一生
老是右边在出问题
对这种话
我置之于脑后
其实这种话中
也早已经暗示了
一个普通人
和另一个不普通人
之间存在的距离



+


我的脑壳里
绝对不会去想
诸如春天那类无聊的东西
至于具体想了些什么
也还是无聊
那一刻
简单的想起了
一个女人



+


我的右脚
请注意
不是我的左脚
可是
左脚难道不重要吗
我要强调右脚
就可以证明
我的存在
就可有可无了吗



+

我的右脚
在向前迈步的时候
在那条看似平坦的路上
脚背突然着地

痛的声音
脱口而出


+


这件事
也许不值一提

只不过是
偶尔提醒你一下
你还活着


+

每天喝酒
每天上网偷菜
天气
不外乎落雨
有时春光明媚



+


上午去电力局
带小淇
去交上个月的电费
227.15元
平均起来
每天的电费
7元5毛多那么一点点



+


公交车
到银盆岭
经过杨裕兴老店
小淇看到了
讲要去杨裕兴
吃面



+


117路公交车
来了
招手
公交车没停
一直到很多人的身边
才停


+


我牵着小淇追
右脚
突然又崴了一下
这下新伤旧痛
全到齐了



+

上了
117路公交车
开车司机
板着那张冰冷面孔
真想说他几句


+

还是没有说了
问题是说了
又有什么用
那就不说了吧



《南山下》


昨夜落雨
南山下盛开的菊
若无其事
一年前他言过来饮酒
他的毛驴
住在月亮的深处
向西的路
泥泞着
墙角边的酒坛子
一个两个三个
木门虚掩
我翻了一个身
枕头边的书
落叶一般
飘了下去



《有关九祭寺》


讲了好多次
到九祭寺
去烧三柱香
许个愿
九祭寺
在什么地方
你不告诉我一声
叫我何里寻得到手
见庙拜庙
进寺烧香
真的是一个好习惯
哪天
刮风落雨
你带着我去罗
要记得



+


我去百度了下
九祭寺
没有找到相关的网页
你不相信的话
可以去试下
但我相信
九祭寺
一定是存在的
不是在我的心里
它在一个山坡上
绿树环绕
炊烟如歌




+


一眨眼的功夫
雨就落得好大了
我是到娘家桥
给外公老子打酒
到处是山
树和田野
再跑
衣服还是泡在雨里
看到一幢好大的房子
以前没有看到过啊
这条路
都走过无数回了
躲在大门边上
看到雨由大到小
要行了
回过脑壳一瞄
门高头的木牌子上
写着九祭寺几个字



+


打酒回转
雨多时停了
我还是走的七里冲
转过一片松树林
就可看到九祭寺

什么也没有了
前后左右
都看了一遍
没有错
是这个地方
我揉了几下眼睛
不是在做梦
九祭寺不见了


+


从此以后
九祭寺
一直没有在我的眼里
再次出现
这有点象一个人
一个人是可以走开
或者停下来
小淇坐在我的身边
经过湘江二桥
我突然想起九祭寺
那场大雨   那些树松
田野和秋天
仿佛梦境






《现在是秋天开始说话》


有一天我们都会消失
而石榴不会
石榴树上的天空不会
天空里的那些小鸟不会
你感到伤感了吗    
无济于事
一切都不会改变的    
雨要落下
自然就会落下  
田里依然生长禾苗
湘江不会南去  
我们只是一粒不起眼的尘埃
随时可能被风带走    
落下来的地方
就是以后的故乡    
你还在留恋什么
那些美好过了的景物    
那些过去了的春天
大雨把你来过的气息
冲洗得一干二净
去哪条河流不是河流    
哪一滴水不是家人
现在是秋天开始说话


《无题》


他想改变一下
譬如早上
去打羽毛球
以前带的手机
看时间
他把躺在电脑
后背的怀表
上了发条
怀表的后面
一些他不知道的人
使用过
露出黄澄澄的铜
这是块半钢怀表
很偶然的
到了他的手上
他有些怀念
清水塘
那些熟悉的脸
在这个清晨
花朵一般一一开放


《而我的恍惚由来已久》


我总是在人群的背后
有时在某一个人的记忆里
下午6点
从厚厚的窗帘后面
脑海里突然浮现出这两句话
我醒来
看下小淇很踏实的睡在身边
譬如我想到一个人
她就出现
对于她的记忆
只是她一生中的一个瞬间
与此相同的
我存在于别人的记忆中
也是一个一个的瞬间
无数的瞬间
一块块大小不一的碎玻璃
把它一一拼好
出现一个完整的镜象
这个秋天在一场雨中来了
你也看到了
它只是某一个秋天
而我的恍惚由来已久



《在南岳》


+


之前
颜二和我说
等到大雪封山
他就会回到南岳
那时我也可以
赶过去
只要南岳有的
天上飞的
水里游的
都会有人送过来
今天上午
发短信给颜二
衡山有什么好吃的店
颜二一直都不回
现在我回到了长沙




+


小淇三个月大
我抱着他去的南岳
过了易俗河
小淇屙了一坨好大的屎
在山下
南岳大庙前的石凳上
小淇在我的怀里
我在抽烟
照片应该是小廖拍的


+


水帘洞景区
看到了
还有路边的灯柱
一会紫色
一会橙色
是两节的对吗
那我还要走多远

这里还有一个
庙前派出所



+


大庙的三扇门
都找到了
吃饭的人说他刚到
乘凉的人讲不晓得
汗如雨下
夜里到处看到
穿黄肚兜
来南岳烧香的人



+


点了一根纸烟
前后左右
都有着墨黑的路
我要去哪里啊
日头还冒下山的时节
一个电话
让我从长沙赶来
就往前边走
走到哪里就是哪里



+

银盆岭饭店
隔壁是长株潭饭店
再过去浏阳土菜店
一瞬间
我以为这不是在衡山
大庙那高耸的屋檐
提醒了我
这真的不是在长沙
也不是在民国元年



+



灰太狼咬着牙齿
对喜羊羊们说
我还会回来的
小淇讲他是灰太狼
我是喜羊羊
小廖则一口咬定
我就是灰太狼
在无边的黑色之中
南岳象一座巨大的庙宇
把我包裹其中


《革命历史之一》


毛主席的芒果
从北京
出发了


接到上级通知
从即日起
地富反坏右分子
没有经过请示
不准出门
违者
一绳架捆起
送到娘家公社
去办学习班



毛主席的芒果
到了省城长沙市
毛主席的芒果
到了地区邵阳市
毛主席的芒果
到了新化县城



娘家公社的人们
排着整齐队伍
敲打着锣鼓
站在路边
已经三天三夜了



《革命历史之二》


他把头抬起
又被几双愤怒的手
压了下去



纸排子上
写着一行字
现行反革命分子
刘xx



他低着头
看胸口
纸排子上的字
是反的



其实正的反的
对于他来说
都一样
他是个文盲


要不他也不会
用那张
有毛主席头像的报纸
去包那几个发饼了



《回答》

我们对着高山喊
风儿
你在那里
风儿说
我在大海
我们对着大海喊
风儿
你在那里
风儿说
我在大地
我们对着大地喊
风儿
你在那里
风儿
没有回答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1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