琳子 ⊙ 夜间行走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几段导读:丁东亚、李点儿、邢昊、 丛菊、郑茂明

◎琳子



    推荐给《诗歌月刊》先锋时刻栏目的导读

    丁东亚的诗不是发现,他还不是发现的年龄。丁东亚的诗也不是挖掘,因为他还没有囤积到厚土。他只是用他年轻的生命、年轻的耳朵、年轻的皮肤和年轻的呼吸去体验,去感受。从而忧伤的把自己交还给年轻的生长期。读丁东亚的诗我们会出现灰烬一样的情感而不是熊熊大火的情感。我认为读出灰烬的诗也是一种光明之诗。

    推荐给《东京文学》诗歌栏目的导读

    李点的诗细腻,温和,安静。她善于制造小情调,并在小情调中显然一种超然的气质。她是自己隐蔽部位的发现者,她不断为自己制造忧虑,又很快能为自己找到一小块湿地而释然。

    邢昊是那种特有质感的男性诗人,这和他的写作显然是一致的。他的诗冷静,开阔,尖锐。读他的诗其实是在进入一种低生活,一种不可回避的最终归途。

    丛菊写诗很慢,因为她在用力气。写诗的时候她焦躁不安的内心在不停冲撞。她有些落魄,有些颓废,她在伤害中挣扎,并保持高度的警惕性。丛菊的发现总是在冷处,在生硬处。她写的很酷,也很逼真。

    思考是一种良好的品性,而河北青年诗人郑茂明的思考非常清晰,准确。读郑茂明的诗会有一种通透的感觉,他的词语活泼、开阔、粗粝,他的句子声情并茂。他的诗正在经历着质的飞跃。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10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