琳子 ⊙ 夜间行走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回家等

◎琳子




* 中秋节,浮尘一日

手捧里的甜
是一种糖浆。流淌。
大田可以走进去
不怕伤到肺腑。吸气
你掏出浑身的钱币,交换
桂花。
姥姥已经没有了牙齿
她在墙壁上
看到火柴和谷壳。
我说,月饼最早只是一种面粉和杂粮
需要在火焰上
烧烤成固定的园
我于是扬起脸
用月饼的声音,和月饼的哽咽
在收割前哭泣。

2010、9、18

* 饱满之事

似乎,她们都来了
她们,是一阵蜻蜓
和很多变旧变红的桃树叶子

朝着一个人的住宅
朝着她大雾一样的村口
朝着她晒在墙头上的豆瓣、灯盏和一百双
干燥的土鞋

说来就来。她们匍匐
圆溜溜的大枣在她们之前匍匐
圆溜溜的石榴在她们之前匍匐
她们说来就来
她们带着腋窝下潮湿的,喧腾的,微微的酸

门框开始一阵阵缩小
直缩到一种白里。门框前的老人喘息
如同一件漆黑的长袖
她是夜里用青豆磨牙的女人

2010、9、23

* 秋天的柳

你的家族是几棵柳树
你死后,你就住在
柳树后面。你的柳树开始往高处生长

他们在你的柳树下烧掉
花花绿绿纸马
烧掉你面粉做的
白颜色男人

你的柳树一年年长高,长粗大
我是你活在世上的孩子

你的柳树我一年还见不到一次

2010、9、23

* 头疼时刻

头脑中的疼
来自昨夜的空和仰望
那时我已混沌
月圆过去
我并没有获得快感
我吃过石榴
石榴籽就沉入地下
我喝下的酒
那酒就成为一阵灰尘。我想念
你的整体
头脑中的疼
开始找到布匹和炊烟

如果说我已经意识到所有的固体
都会倒塌
就像固体的糖最终会回到
母腹。哦

你是爱我的人
被你爱着有时候也真的
很荒凉

2010、9、26

* 一生的秋

从玉米棵中剥出
站立的糖浆
我看到了你的驼背。就像我看到
你死去的瞬间
很多女人向你奔跑

一层薄薄的黄土就能覆盖你
我记住了黄土的厚度
在上边行走都不敢用力气
我甚至经常错觉很多时候
我是踩在你黄土下的
心跳上

你获得了我一生的秋天
女人。我今年的秋天先是落下一阵红枣
后是落下满山坡柿子

2010、9、26

* 十月一日夜晚的一只蚊子

今秋最后的一点灰
要从我身上取走那种豆腥味的血液

谷壳那么大的一滴
就够了。她其实是很小的血囊
和肿块

但我能感觉她已经衰老
她甚至不能插进我的皮肤

她留在我身上的痒能证明
她曾经有过坚硬的部分

今秋最后的一点灰,在我的黑暗里
整夜醒着
我的血液在夏天
曾经穿过她的心脏

2010、10、1

* 回家

只要坐上了车
就能回到家
你说,车已经过黄河了

你还要经过苹果园和
山药种植区
你恰好经过黄河两岸最开阔的
收割季节

你恰好碰到了一路盛开的
丝瓜花和南瓜花

我是你的妈妈
我是你的家

2010、10、2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10月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