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丛 ⊙ 诗歌练习册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常常十二行

◎余丛



余丛的诗

这个梦

这个梦,不是春梦
这个梦有点恶作剧的感觉
红鼻子小丑和狼外婆
这个梦是乌有的
这个梦是假设的,比喻的梦

这个梦,发生在夜里
这个梦是睡眠里的奸细
这个梦有点超现实
这个荒诞的梦,离奇的梦
拖着童年的尾巴

这个梦是虚妄的馅饼
神秘之物,想当然的愿景
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这个梦通向另外一个梦
这个梦,是梦中之梦


广场

多年来,我认识的人
却在瞬间让我感到距离
是的,即使在人群
我仍然与你们无法团结

多年来,我貌合神离
从聚集的人群里抽身
是的,混杂的队伍
我只能成为你们的叛徒

多年来,我是孤独的
更多的人与我形同陌路
是的,黑压压人群
我未能指认出你们中的谁

多年来,我自尊尚在
软弱的人群也是有力量的
是的,当你们散去
我还坚定站在广场中央


无能的力量

你们说去航海
却没有带上舵手
你们说去燎原
却没有背上火种

你们说去打猎
却没有带上猎枪
你们说去砍柴
却没有背上斧头

你们说去革命呀
却在游行的途中去了茶馆
去了妓院,去了教堂
去了统治者的家


灰尘、尘土和骨灰

一辈子,总有些灰尘
是收拾不净的
我们只是不停地打扫
把旧的灰尘清理
又蒙上一层新的灰尘

我们用抹布和扫把
有着无穷耐心和体力
这些散布在生活里的尘土
我们一边打扫
一边埋怨着光阴的流逝

只有顽固的老骨头
像炉膛里的一把柴火
在火焰的焦灼下
献出原形,而我们的骨灰
却装不满一只盒子


杂草吟

这不是野生的草坪
覆盖山坡
碧绿的,碧绿的
即使生长野外
它也不是野生的草

它有充足的日照
它有充足的水源
它有充足的养分
它长势良好
却从未荒芜

我亦青春满目
野性之身
只是山坡的一株杂草
昂头地生长
剪草机让它低伏


常常十二行

常常在梦里,有一颗羞愧的心
而清醒,摆明了俗世的屏障
常常扮演的,是我的小丑
这虚构的剧情,若云雾的去处

常常怀有爱,却生无端的恨
我在书本间,折一页灵魂的坡度
常常是不知趣的,我绝望
人情的捷径,散发出名利的虚光

常常不屑于泪,不屑于马甲
黑暗中的欲望,是猛兽的阴影
常常要转身,为现实戒色
我的清水衙门,道不同不相为谋



那些年,这些年

那些年,我和他们礼尚往来
——投桃报李,把酒言欢;
那些年,我和他们相互帮衬
——两肋插刀,割头不换。

这些年,我和他们话不投机
——面面相觑,形同陌路;
这些年,我是他们遗忘的人
——自闭落魄,安于现状。


而立以后

这些年我慎独,活得一点不自由
这些年的自己,多么像另外一个人

这些年的忧伤,已经有了隐痛
这些年的愤怒,却从没对着谁发火

这些年的压抑,多少显得无奈
这些年的困惑,越来越找不到答案

这些年事无巨细,我想多动少
这些年人无老少,我见多识得少

这些年的理想,只是放下理想
这些年的行动,仅仅为了取消行动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2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