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华 ⊙ 夏日的坠落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鹩哥日记

◎夏华




——致卡夫卡


“kafka-----”一只鹩哥在蛋壳里喊出没有
羽毛的姓氏的时刻,父亲在写一封长信:
“波西米亚的乡村、茶几的价格以及脚趾的烂疮——”

母亲总能保持矜持的微笑和健康的胃口
在1908年的布拉格 从一个保险所的窗口
可以眺望伊丽沙白皇后大桥和国王的车队

“写作是一种祈祷——”在复活节前夕总与三个
妹妹排演《走钢丝的人》。总是在彩蛋上描绘
饥饿艺术家的牙齿和肋骨

一只甲虫的痼疾能够被乡村医生治愈?
旅游推销员的日记有记录到
梦中的中国和博尔赫斯失明的预言

四个裸身的男子扛着一副木质的担架
从一场战争中穿过陷入地洞的
修辞:“请吹掉教堂的第十三盏灯——”

一个犹太人如何用德语朗诵《圣经》?
一个祈祷者怎样在捷克、奥地利、以及
波西米亚王国之间选择祖国的姿势?

2002。4。22-26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1年9月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