琳子 ⊙ 夜间行走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谈耿宇君《金黄的稻草垛在家门口》中的对应关系

◎琳子



  耿宇君《金黄的稻草垛在家门口》中的对应关系

    耿宇君的诗应该称为新的田园诗。
    田园诗和农村诗或者乡土诗有一些不同。我认为,田园诗注重是一种情感上的放牧。农村题材只是圈定了写作材料,写法上侧重立足土地却又有些高蹈。乡土诗也是一种规划,是一种客居他乡的游子脱离乡村之后,却又远远地幻想着乡村感恩着乡村,所以很多乡土诗都写的情感重复,写法重复。这两种诗歌都存在着较深的历史性和局限性,因此,读厌倦这类诗情的人曾呼吁要对它们进行一场彻底的诗歌革命。
    田园诗则不同。我认为,新的田园诗就应该是耿宇君这种样式的,即:现场中的情感放牧。
    西吴庄是一个靠近黄河的村庄,它偏离大都市,有一段开阔的黄河,黄河北岸是一处的平原,平原的成分是沙地、树林、野草、稻谷、荷塘等。所以,这就是一个充满田园情感的现场。
    我再次说到现场。诗歌的现场是一首诗存在的宽度,诗人在场是一种理念,能让诗不段地产生亲和力。所以,现场也就是写诗的人创造的一大批具体事物,他必须把这些具体的事物赋予名词和动词,让它们出现速度、色彩和情态。诗人在场就是说这首诗中展现的所有事物,都是他亲临的,是他参与的,是他俯视的,也是他用情感控制的。那么作为田园诗,耿宇君有一种选择:即:远离喧嚣,制造宁静,体会和谐。

    《金黄的稻草垛在家门口》是一首非常独到的诗。读这首诗歌我们很快被吸引,被感染。这首先在于作者把自己完全放进了这样一个独特的现场。全诗共三段,第一段第一句直接切入主题:“金黄的稻草垛在家门口/高高的,像一座城堡”稻草是一种诗性且非常美丽的东西,它因为具有粮食的外壳和气息而成为一种有质感的诗歌元素,而且,这个词语还有一种潜在的情感因素就是,它还暗示了稻草以外的东西,所谓词语的生长就是这个问题。比如:收割以后才是稻草,那么这里就存在着“收割”以及“收割”之后的一些过程。所以,作者一眼看破了这个村庄的机密。是啊,想想看,一个村庄难道不是由稻草和谷壳组成的吗?它们存在于街头,形成最直接最有形状的农村事物。但接下来作者又很逼真很自然地把稻草进行了置换:“高高的,像一座城堡。”这种置换“唰”地点亮了我们的眼睛:城堡和稻草就有了一种神秘的对应关系,一种柔软和坚硬的同时出现,诗歌在这里轰然打开。想想吧,稻草是什么?原来,稻草可以当成城堡来阅读。那么城堡作为家门口堆积起来的一种建筑多么关键,它坚固,能抵抗饥饿和寒冷,这是多么让人信赖和眷恋。所以,我们说稻草这个词语因为被作者赋予城堡这样一个概念而瞬时丰富起来,沉淀起来。

    村庄之外,十里的荷塘已谢
    成群结队的野鸡飞过池塘
    飞到远处的森林
    那里白雾茫茫
  
    第二段也有一个层次:野鸡对应的去处是森林:但森林“那里白雾茫茫”。这个句子在不经意的地方发生了微妙而不可忽视的作用:真实的现场出现了大雾这种隐蔽的世界,白茫茫遮蔽下的会有什么?这就是另一层空间,最少让我们想到那是另外一个湿润的世界,一个霜降的世界,一个只有野生飞禽才能进入的世界。所以,诗歌在这里出现了开阔的场景,让人翘首。

    我们再读第三段,也是全诗最灿烂的部位,最和谐的部位:

    西吴庄,用稻草将秋风拒之门外
    一座村庄温暖
    来吧,都坐到自家的草垛前
    搓揉黄金绳,搓揉秋日的阳光
  
   这里展开一种更大的对应关系。西吴庄对应了一个村庄的温暖。西吴庄的村民对应了极其自然柔软的人情世态:坐到自家的草垛前“搓揉黄金绳”。这种对事物着眼非常朴实,既真实又直接,既亲切又有情态,既安静又温暖。全诗在这里达到了一种被阅读的高潮,一种愉悦在我们内心慢慢升起,全身心都得到一种放逐。

    应该说,耿宇君的田园诗很注重取舍。田园是一种风光,风光中的情态不但要独特,还要有充足、饱满个人情绪。所谓情感上的放牧自然是一种远距离的凝望和停泊。耿宇君本身不在农村生活,他是大都市的公务员,那么他的放牧在选择上抛弃了黑色,选择了恬淡。也就是说,他能够逃避现实生活中不光彩的一面,那些疼痛交给别的诗人去发掘吧,我要我的宁静、和谐、美好。那么他的宁静、和谐和美好果然就出现,就存在。

   《躺在草垛上看星星》是一首非常抒情的诗,它的抒情纯洁到只有自我的独语。但是,他在诗里说自己没有想法,没有话。所以,“躺在草垛上看星星”,他什么也不想,什么也不说,他的目的在于要澄清这样的一种感受:

    温暖的稻草啊
    你的怀抱清香
    稻草上的梦,也飘着香

    这里的“稻草上的梦,也飘着香”是及其唯美的一笔,甚至光滑湿润到像瓷。他就是这样能够沉浸在这样温暖美好的牧场,进入一种游离状态,进入到一种自我创造的宁静和淡薄。

    田园诗应该怎么融合新的元素,我想,这是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新的田园诗肯定要区别于古典的田园诗,它要遵循历史,又要破坏历史。遵循历史是因为我们记忆中有它的 模式,破坏历史是因为我们需要创造新的田园和新的自我。文字的组合有无限机密,新诗的发展刚刚开始。因此,作为一种题材,作者既要保留自我,又要突破自我,所以耿宇君的探索只能说刚刚开始。


  

幸福像狗一样 秋居西吴庄(组诗)( 耳朵 )

1、金黄的稻草垛在家门口

金黄的稻草垛在家门口
高高的,像一座城堡
稻米已经入库
白花花的大米,宁静安祥

村庄之外,十里的荷塘已谢
成群结队的野鸡飞过池塘
飞到远处的森林
那里白雾茫茫

西吴庄,用稻草将秋风拒之门外
一座村庄温暖
来吧,都坐到自家的草垛前
搓揉黄金绳,搓揉秋日的阳光

2007、11、13

2、躺在草垛上看星星

躺在草垛上看星星
什么都不想,什么都不用想
你看,星星如水洗一样

温暖的稻草啊
你的怀抱清香
稻草上的梦,也飘着香

2007、11、13

3、那些说笑的村里人

那些说笑的村里人
不说自家打了多少米
不说自家的米,可以卖多少钱

稻草堆积如山
打成漂亮的草绳,不知要用多少天
舒展腰身,汗水打在地上,都开了花

十多年前,西吴庄靠熬碱度日
那个时候,他们眉头紧锁
田地里的野花,也终日愁眉苦脸

2007、11、13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10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