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来 ⊙ 树叶的叶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5、整理的诗(2008)

◎叶来



整理2008诗歌


《冬日》

那多是女性怆然的声音,
凤凰叶变得脆弱
总有许多遗憾在凋零。
这些天,戏台都搭得灯火通明,
这种让我心神不宁的声线,
在耳膜,在绝响
像是为那些死去的人
泣述世人的怀念。

这寂寥的夜晚,
在小庙旁有人
唱歌唱戏。我途经这个戏台,
像一片折翅山水的落叶,
瑟瑟风中,罪人般低头经过
抬头看了看戏台,
转身离去。

夜晚下的凤凰木,孤独、安静,
被天空遗弃
在莲花北路,独自经过时
拍下灯下它们细小的叶脉。
在人世,在冬日
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恐慌。


2008.1.2

《看芗剧》

戏台搭在小庙旁
灯火映红了庙宇的檐角,
她掩面抛袖,
衣着华丽
面含冷霜。
她正在唱一出芗剧,
这种为闽语方言演唱的剧种,
俗称歌仔戏。
山伯英台
陈三五娘
安安寻母
大至是此中的一出戏。
怆然得如同
薄暮下的流水,
在冬日里
有着淤泥般的寂寥。
我只在戏台前静静地呆着,
感受这世间遗下的悲凉。
冬日的风都静止了,
而我却无法坦荡,
我的心就像那块
积满尘埃的惊堂木,
一动不动,惭愧得无法面对
庙宇里案后的那尊佛像。
其实,我真的没法感同深受,
我只是一个过路客,
听听而已,
不像清风,路过的地方
都显得那么安详。

2008.1.2


《这是我写一首诗的理由》

我们应该膜拜那只蝴蝶,留恋她蜜爱的身子
显然,这是句相当暧昧的话语
显然说完这句话
不如做爱

那些失去的陡峭
腥松无眠
今日大寒,煞北冲鼠
宜剃头,忌出行

其实我根本想不通今天是矛盾的一天
睡得很迟
打了半天的牌
送了一趟货
天依旧是灰蒙蒙地灰
像燃烧过的炭
一种干净的美,充满着活性

短信上说,今夜到明天多云到阴,
14到22度,东北风2到3级。

看来明日我不用添衣
可以着西装,像树叶一样翻飞
不理会银子
却不能像轻风一样坦然。

2008.1.19


《我内心有卑鄙的阳光》

我要说一件事
每天几乎都得晕一下
那只能说明
我的酒量很差
这跟你有什么干系
就如月亮与我体内的废水
也没什么关系
但个人认为
这是一种美德
从而联想到多年前
常常挂在口中的一句话
干是一种美德
搞是一种艺术
我这么说
显得我内心阳光
主体不存在忧郁的成分
这是一处避难所
遗憾不会垂顾我
这对于一位精神废人来说恰是件好事

2008.1.27


《我有干净的事实》

我总能把自己搞晕
来点酒精总比来月经强吧
烈酒胜似莲花
展得相当开
又恰如白花花的银子
发出最耀眼的光芒
张三李四
爱不释手
而我只爱这点酒味
这么说来
只是放屁
江山美人
哪个不爱
这里的江山指的是你的内心大厦
具体点吧
那是指你的盛大凶猛
对于这些
窗外的雨声
能够清淅地提醒我
停了两日的雨又开始下了
这种寂静的声音
让我活得像另外一个人
就如把话又说回来
来点月经
也是有必要的事

2008.2.4


《献唱2008(组诗)》

一、药水

冬雨停了
而我没了主张
这气温
始终还是低着的呢。
外面突然传来烟花爆竹的响声
简短单调
显得冷清
这世界还是含蓄的啊。

而从脑海中升起的想念哪
多像毒药
在空气中没有藏身的地方了。
时光停留在翻飞的树叶上
竟如此短暂。
我在寂静的夜里
告诉自己
把抒情的调子降下
把悲伤的事暂搁在一边。

点上一支烟
吸上一口
就想些温暖的事。
烟灰来不及弹落
弯成弧线
灰烬其实有一种粗野的美。
而身边的这杯烈酒呀
盛放的是内心的冷却。

桃树开花
古典轻盈,像你的笑声。
我们每个人都是主角
隐藏与公开,
虚无与确切,
延续与停顿,
用书写来完成一次微小的盛大,
有关寓意,有关心灵。

那么我们来听一段音乐
有眼药水的安静
这种灵性的东西
纯净得像水滴一样
一碰便有轻微碎裂的声音
仿若山水的寂静,
远远地从那个阔别已久的地方传来。

二、眼疾

如近日来的连天大冷
许多地方藏着冰雪的忧伤
干净得叫人想哭。
这就是我所知的
人的一生难免会碰到过这样的疾病
那么,请你相信,
眼疾不是病,
是一种思念。

想去年夏天
凤凰花开
绚烂,宛若你衣着洁净
仿佛人事,海天路上,人声鼎沸。
你说,我才不理坏人呢。
其实,我是个很容易降伏的人。
身怀心事的人
有些许的惊慌
使乱发飞在空中
带着愉悦和脆弱。

我的半个眼睛还在疼痛着呢。
莲花北路的冷空气
灌满了袖子
我还是要耐心地走下去。
我的视力
在一定程度上
逐渐模糊了
人影去了北方
即便我抬头
感觉到的光线仍是十分的微弱。

两旁的凤凰树
树叶已经显出了倦意
北风一吹,细小呈黄色的枯叶
更像黄金
落了一地
有冬雨的味道。

三、秋风念

秋已至,
天转凉,
鸿雁下斜阳。
菊花香,
徐风携清凉,多安康。

我知道,这是秋风,
这是你的呼吸
像微笑
撒在山野。
山野这张纸一下子就疏阔起来。
那是初秋的风,
细小树叶,
松涛轻晃,
仿若清商曲调,丝竹之音绕于云霭之间。

其实,我只是一介草民
念秋风
不及古人
风很自然地吹
旗很自然地动
我想啊,动的是人心呢。

在轮渡码头
人潮涌动,
故国的冷月印在波动的水中。
靠近船舷边,
查微人民
他们的表情温和,目光深情。
而我却有着若有若无的悲凉和平静
虽然你便在咫尺。

秋风转
轮渡码头成了人们聚合与分离地方。
独行客轻轻说了声:再见。
便隐于夜色
不回头,免于泪水。

四、花朵的游戏

路边的花被巨大的树影遮盖着
显得恍惚。
我盯紧了
那些纤小的身影
我多怕它们
一不小心就会被藏进夜里。

其实,我更愿意看到它们的绚烂。
我又一次回到了多年前
在春天,
绚烂的花便是刺桐红了。
长在树上,远远看去
就像是一场视觉盛宴
生如夏花
如此绚灿,
热情奔放。
怀春的心情便不是湿漉漉的了。

而此时,那些花朵
显出了慵容
就像一些物像失去了光泽。
多么令人伤感的事啊。
但是,谁都知道
时光是停不下来的呀
它不会理会我的眼神
而我的念头
仅仅是在风吹草动之间哪。

这便是花朵的游戏
大地的英杰。

我的目光锁定的
也仅仅是那无边的夜
还有来不及收回的混乱的街景。
我轻轻地对自己说
退掉吧
花朵的颜色
我不想成为夜里私奔的孩子
我的面色难看
不及暮色中沉静的泪水。

不及那些像夜里绽放的蔷薇
幽香,具备内心的盛放
洁净坚定。
不及那阵脚步声
虽然它们便已成了一种秘密。

五、寂静

今年春节我出了趟门
没有看见雪花
而现在,寂静,让我看见大风雪。

天下的路风雪披肩
雪路艰难哪
我想,我是不是要把雪的悲伤降低。
有人疼痛着。
有人在公园里练习穿耳术
那是张模糊的脸,
就像油画布上初稿
有被冻伤的可能。

沿着海边走
木麻黄,披着细小的针叶
噢,这冬日的景致
令人伤怀。
小小的果子,有着不轻意表达的风霜
如他独立崖上。
等待黄昏的沉落
有落日呵。

这落日
这最古老的隐喻
一日复一日,它们的余辉总是相同
一如它们总是相异。
一如她含霜的脸
美撼动人。

没有什么能让寂静更容易明白
什么叫做寂静
而在这里,除了风
便是潮水
它们弹奏着瞬间的音符。
我一直迎着它们
站着那即便是一种相照了。

六、木麻黄的果实

我想,我还是这样站着
压低一些那顶明朝的帽子。
两袖成了清风
但这清风呀
它仍有把麻黄果吹落的资格。
落地的声音
便成了飘落的欢欣。
这是一种衬托,我一直注视着。

许多年来
都没有很从容地说到爱
正如这场天下大冷
隐藏着众多
无力的述说与嗅觉。
它就像野蔷薇
在夜里,散发清香
嗅过之后
隐于内心,不必深切
但会有内心的参照回应。

仿佛这是等候多时的奢侈。
仿佛内心的动荡。

我一直在寒冷里
看到自己
被风吹得创面越来越大。
我闭上眼
仿佛回到往年初春
夜探宝寺
老尼和小尼手持木鱼
口念经书
绕着团蒲走动,一小步一小步的坚定。

有种恍惚之美
我想我会收藏木麻黄的果实。

七、教育诗

从来我都没写过教育诗
我知道
这样会让彼此的目光疼痛。

而我总是碰到痛
它让我多年前的肩隐发作
是啊,时光
就像发光器
无时不笼罩着我
给我满面的大雪
给我酒器碎裂的响声。

在碎裂声中
我能看到你从四面八方而来
我挡不住你素洁的面容
这是冬季呵
今晚,我又将是一场宿醉
安静得像一株树木。

只有我想念一些事
而这些事
想必是郑重的事
比时光来得慢,却比内心来得温暖。

这很像偈语,有它无畏的昭示
不像我骨骼中
有着哀伤的成份,
无法克制这世间的花落
有着哪般的惊心。

她的消息不多,
这种静默,
就像落英,
有着无限的思念,蓄满着风雪。

八、暗香•2008

这是一点酒精带来的想念吗
太单薄了
最初是对是错,我都会在时光的信客里
得到答案。

一支烟不能催发酒精的作用
却能使我晕眩。
"与书相遇鸫鸟,其中的羽翅淬满音阶
梅枝的笔势里,落雪是一些渐弱的强音"
这是我多年前写下的微弱句式。
这太不够了
为此,我再次写下:
今天有人抱着天明
醉倒在云彩之上
有人在发笑
有人在发酵。

我会起身,到楼下折枝花
表示情人节的献礼。
这多么地无聊
就像还是
我多年前写过的一句话:
"折枝是热爱和持续,折花是献爱的唱词"
我想,这样的抒写
势必要停止的
因为,花朵有花朵的游戏
这势必是怀伤的季节
带有南唐醮过的墨啊。

天下的雪,想必越来越低了
而我还是会引用
多年前写下的《暗香(组诗)》之《衔梦》:

“要一朵闲云,让梦衔在风中
镶在来世。而你会
反复捧读,那镜中静立
的人,桃颊粉颈,
花期婉约。要一阵
轻微的呼吸,香气挽留
于唇间。载蠕载袅,
"是纷纷雨滴同享的花期。"
还有,你保持着镇守的
姿式:敏锐、聆听。
而后,当寒气来时,溶入
体内,你便会把缺失的水份
取出,敷在镜中
为那人,把一簇尘土洗尽。”

2008.2.14


《去菜市场经过一块坟地》

这个早餐点摆在坟地旁
几张低矮的桌椅
三两个打工的人
低头吃着葱饼、包子、或是稀饭什么的。

我去菜市场
路过这里
我只是向她们看了一眼
我只是多看了一眼结实的坟包
我只是再多看了一眼埋头吃东西的打工妹

你坐在坟边吃饭
你不害怕吗
晨风冰凉啊

车子从我的身边经过,
泥点打在我的心上,有一点破碎。
吃过的人,起身结帐
没有吃的,过来坐下
而坟边一些石块和坟包一样安详
不用理会这些走动的人们。

县后,一块不知名的石头压在坟上
自从两年前我来到这里
显得孤单而寂静,
我时常会看到一些少女,
在晨风中勾勒无限的景致。

2008.5.31


《县后声乱帖》

在石板材厂
操作工系着围裙,满脸的粉尘,
那些石板被锯得滋滋响,
每一块石板
都像县后这块石头
疼痛着,煎熬着。浊水烫眼呀。
在烈日下,脚下扬起的尘土带着惊叹
流水的声音被锯台淹没
不仅仅是这一点,
淹没它们的还有,
股市的。油价的莎朗•斯通的。不计其数的声音。
我想,是不是必要弄出点声音来
是做爱的
零乱的。县后的声音。
卡车依旧从我跟前驶过,
排气管还是忧愤的。
我坐在门口
没敢轻举妄动
抬头看天上浮云,风过枋湖
对面别墅成群,
噢,这就是两年前的工地,
有星星的夜晚,我蹲在矮墙上给你发短信。
那时你在山东
做你的三流推销人员,
我在县后形单地宵夜,提头走路。
而如今,暮色醮着三两酒下肚
依旧当日悲凉。

2008.7.16


《熄灭》

在夜晚里,我从窗镜中找到
自己。这张被敲碎的脸,被雨雾渐渐模糊,
像炉火一样纯青。
在和光里
我无限坍塌
这便是你想要的昌盛生活。都给你罢。

而仿佛可以一个人安静地喝点小酒,酒杯拿起
又放下。仿佛一场雨
就可以把楼宇上的广告牌轻易地扯下。
而我终究是位坐立不安的人,
盯着莲花社区众多的屋顶,杂乱,无序可言,还有众多的私愤。

有好几次,夜里到楼下的买烧烤
同时买我不太忠厚的下半夜。
和光路的烧烤摊,大多数是在晚10点钟后
开始营业。占地,无规划,散播在夜店周边。
夜店,姑娘们进进出出,
胭脂般的目光,这不被烟火束缚的爱憎,多少有些冷漠。


2008.8.6


《江头西路,青楼吟》

那天我和Y路过,说这是烟花之地。
自古姑娘染上烟花,灿烂的夜晚,便不再是那些花火。
她们胸涌而至,我心虚地低头
没有去年,在莲花北路,冒雨吃布的坦然
我和Y说话,“娼女不胜愁,结束下青楼”。

我们的身体并成一列火车吧。
在暮色中行动,温婉如旧,不用去管她们了。


2008.8.6


《露出一些轻伤》

那个用跌打水敷伤的人,
往她的眼神里灌水。
她热爱他的一切。泥水。森林。触觉。最不容易忽视的气味
在一节废弃的车厢里,他解开她藏青的
低腰牛仔裤。身子的一部分露出一些轻伤。

而那个被烈焰裹挟的人
甚至要等到若干年后,才会被雾水毁容。

2008.8.6

《黄昏》

在废墟中,那人练习穿耳术。模糊的脸
粘在褚色的油画布上,被雨水烫伤,这是他的初稿。

这老头来自内省,手里握着铁勾
纸皮,废铁片,酒瓶,饮料罐
他都收进小板车。两排大黄牙,叨着劣质烟草
旧草帽挡住惆怅。光线一点点吃光树叶。

2008.8.6


《秋风斩》

垂到水中,湖水被秋风托起,
挽成一束菊花,有人被砍头。
湖的深浅早有人试过,那些走投无路的人,
不用想就向着湖心走去。
湖水打得很有开,从容。
没有愤怒,
只能紧锁着眉目,
一点点加深暮色。
经过的时候,
有人在湖边以泪洗面,
没有人好言相劝,
一下子尾随而去。
翻身,她又便是一条水鬼。
秋天的斩首行动,
实在是太快
湖边的树底下,就像临时的墓地,
摆放他们的尸首。
有人围观
有人走散了
秋风还是不停地吹起裹尸布
有好心人在上面压了块石头。

2008.9.26


《炉火》

秋风把炭火扶起
炉火更旺了
下班的女子,走过来
挑了两副鸡翅说,
师傅,微辣的
她站在炉火旁
胸脯裹紧秋风
严实,像她脸上的冰霜

两位中年男子
料理着手中的活儿
炭火辟历叭拉
轻微地响着
秋风一吹
烟火吹向女子,她悄悄移动一下脚步
在一旁,露出疲倦的眼神
盯着烤炉
用目光索暖

秋风裹挟
夜店辉煌
酒醉者脚步轻盈
低矮的桌椅,路灯窈窕
我站在一旁
看着这一切
看着这世间的淤泥
始终浇不灭,
夜半时分熊熋的炉火。

2008.9.26


《静秋》

一枚秋叶落了,
落进晚清,破败的陋巷里,
贴着青石板
蹑手蹑脚拐入弄堂。

清风,这无私的清凉,
被墙头的哀草所知,
它们不急于喧闹,
只是轻微地点头。

这头一点,
那枚秋叶,被寂静卷了起来
仿若时光中那位
乡试回家的秀才,
提紧长袍,默默行路。

弄堂里,石灰墙脱落下来,
这是那位当年
风华正茂的女子,
经年后卸下的妆。
露出一些的石子,
看见旧时的伤,
被秋风吹着,依然忧伤。

荡然无存的,
不是空荡荡的巷子,
那枚秋叶,挤进了墙缝
薄得像谁的目光,
竟成永诀。

2008.9.5


《时光胭脂》

民国里的旗袍,
裹紧着江南,
烟花怒放的江南,水汽曼妙的江南,
留在身子里的江南。

知道了,
夜行船从拱桥下,
得知了她的温良。
檐角指向天空,
又是一次默认的招呼,
向那位举伞经过的女子。

石板桥上,
留下她青苔的脚印,
就记住了名字,
便是一记清脆的扣门。
柳青青,陶四四,
素妆容颜。
逼紧着春雨,
浇灭江南的烟火。

这是活在民国里的时光,
这是画伞里活着的胭脂,
那点红妆不放在嘴间。

2008.9.5

《邂逅。1967,孟小冬》

在东城无量大人胡同里,
有一所四合院,此院名为“缀玉轩”,
一场凶兆即将来临。
今年秋天,等来第一场雨,
雨水烫伤了谁的脸。我,独自在公园
练习穿耳术,满脸的油彩,
从画布里褪下,衣襟已是满目不堪。
香樟树下,你风姿绰卓,
去年的春衫,依旧恃无忌惮,薄得像清风,
带着去年的旧叶,
和一些发黄的伤。
是的,我们又重逢了,
在他人的葬礼上,
你在我的肩头痛哭。
这令我想起昔日北平名伶
孟小冬,1967年,为避免孤寂,
由香港转迁台北,
闭门静养,由绚烂归于平淡,终其余年。
我说,我们走吧,
秋服保暖,我替你披上。

2008.10.19


《莲花北路2》

记得两年前
莲花二村公交站后
有一间网吧
我在那里上过网
夜里,秋意浓
不良青年,胃里塞满树叶

那时已不擅于勾引
网吧女青年
如今这里改造成了
阿霞川湘菜馆
我曾和远在西藏的诗人陈小三
去过一次
点了一道毛血旺
喝雪津啤酒
不知道他记不记得

两年多了,有些不知所措的情节
在喉咙里,说不出来
凤凰叶染上油漆
有些发黄,有些看起来
依旧青绿。

我在阿霞店站了一会儿
莲花北路正在做翻新工程,翻出一些骨头。


2008.10.18

《莲花北路》

莲花北路,
这几天云石乱飞,尘沙逼人
土方车的屁股
多像汉堡巨无霸
倒车的时候,一不小心就撞上了两旁凤凰树
树叶纷纷落下
细小的钱币
两年前的网吧青年
隐约地疼痛。
挖掘机,很要命
刨着土,刨到树的根
根茎裸露
水管破裂
这秋日的乱像,
被打桩机无限制地
拖入蛰隐的冬季。
我像平常一样,
上班,路过
偶尔看到一位老人跌倒在门诊前的路边
我没有伸手相扶
抓了把泥土
满嘴的青苔。


2008.10.18


《邂逅。1967,孟小冬》

在东城无量大人胡同里,
有一所四合院,此院名为“缀玉轩”,
一场凶兆即将来临。
今年秋天,等来第一场雨,
雨水烫伤了谁的脸。我,独自在公园
练习穿耳术,满脸的油彩,
从画布里褪下,衣襟已是满目不堪。
香樟树下,你风姿绰卓,
去年的春衫,依旧恃无忌惮,薄得像清风,
带着去年的旧叶,
和一些发黄的伤。
是的,我们又重逢了,
在他人的葬礼上,
你在我的肩头痛哭。
这令我想起昔日北平名伶
孟小冬,1967年,为避免孤寂,
由香港转迁台北,
闭门静养,由绚烂归于平淡,终其余年。
我说,我们走吧,
秋服保暖,我替你披上。

2008.10.19

《社戏》

我头痛,吸过的烟,灰烬
垂落,夕光被燃尽,暮色更低,
歌仔戏唱腔,棱角分明。

她挥动水袖,庙堂里的烟火
明灭可见,与戏台强烈的灯光映衬
我探头,看见小庙里的菩萨,
道教的神,很民间。

神在保佑居民,程度各不相同
男女老少,过来拜拜
我也双手合什,只是不知念些什么。

回头去看,戏子真嗓,
这般的哭调,折腰,多是不可靠,
戏袍垂落,山水更显寂静。

2008.10.23


《枯草》

报纸上说,今天开始降温。
噢,霜降了,我们的内心
又即将开始荒凉。

我们准备好,一颗黯然的心,
接受它,并且相信食补,
我们的身体,太紊乱。

是老鸭好呢
还是党参、黄芪、麦冬、枸杞呢
我们相遇,世间众多的不堪。

好肉润肺温补,有人却食粥
掐着手指,内心虽是一片混乱
但像山野枯草,决然。

这些枯草,优于我们的内心
它们即将化为泥土,
等来霜冻,不屈服人世的闲言碎语。

2008.10.23


《晨暮》

几日来,吃酒便醉
读字落泪
“一个永远不会睡去的人醒在我的一生”(1)
天空是如此寂寥
我晨醒,推开阳台上的衣物,看见
灰色的云
躺在天边,似乎要沉到底
这依然是晨暮时分
我抬眼,眼皮挑开晨雾,感觉一生如此寥落
如这般天空。
和光里
寂静的巷子,
光影中
邮局安睡,紫荆光亮
却有一阵晨风吹来,凉意起
我加了秋衣,点支烟
眉锁晨露,野花如星寂般绚烂

2008.11.10

(1)注:“一个永远不会睡去的人醒在我的一生”——子梵梅文。


《枋湖东路》

我犯头疼,开始进入冬季
路边的黄花
已染花柳
路人从来都不知晓

三年来,我都从这里经过
车子驶过
微尘轻扬,这是一条重复的短暂之路
人无所寄
冬日的阳光
照在那些洗车房
轮胎店,五金铺
这仅仅是一点微光罢了

南方的城市
白日不会太凉
我总是在临暮时分回家
云层总是高远
黄花飞尽,也实属无奈

接下来便是良宵
有人酒肉相侍
有人以泪洗面
直至星空寂寥,暮色沉沉中
我也去睡了
唯有青灯,我还能感谢身体

2008.11.10


《晨暮2》

晨风吹过,光线进入阳台,衣物破碎了一张脸
一张内心家徒四壁的脸,甚至是用酗酒
完成的荒野的皮具

在莲花北路,车子碾过
刚刚铺上薄薄一层的沥青的路基
凤凰木的细叶去与天空的流云衔接
前方的路灯如此暗淡
唯我太过于放肆,去赶那场寂寥,那旷野
那失去喧闹面容的决斗
在晨中光,在徒然虚拟的货币当中
一辆卡车从我身边经过
光亮足以使我迷茫,伤怀。

2008.11.10




《日暮》

日将暮,我坐在门外
看天上的形云
它们在县后旧货市场铁皮屋的上空
其中一小块白云
很像是刚才飞机掠过
被扯出的一小块忧伤

冬日的暖阳
渐渐褪去,余温是用来自我领会
唯我查微天空低凉

我去收上午晾晒的衣被
它们被我随意地搭在门前的矮墙
上面压了几块花岗石
被切割得十分整齐、光滑

衣被尚未叠好
天色越来越密
旧楼新楼已染金黄

隔壁店的年轻老板娘在拖地板
冬衣早早穿在身上
昔日的腰身,即模糊又可惜

想来她要开始做饭了
天上的白云她不去理会
她关心这一日的温饱

两年前我们就相邻而居
直到今年冬至
我们始终没有说过一句话

白云闲散而去
我抱紧衣被进屋
凉风随我进门
上楼叠好衣物
出门一片寂静,直到我驾车离开
金黄褪去
星斗即将可辩

2008.11.11


《阳台》

秋日已去
添衣者自然知道冷暖

阳台是我最爱的去处
是我的青年旅馆
看出去,旧式的楼宇
天线密布
我数了数
高矮不齐,竟然有三五十根之多
它们细直交错
凉风送来信号
为它们的主人解睏

我安静地盯看它们
这是在高处的静
在我视线里的茫茫之静

一切属于
和光里
喧闹已去
街心公园的幽暗
街灯为我找到树木整洁的投影
我看上去
就像他们的心事

昏黄的光
漫天的星斗不愿意接纳
它们只能屈于和光里
守着超市、邮局、银行、饭馆、稀疏的行人

还有站在阳台的青年
沉寂、盲目,还以为在看一场露天电影

2008.11.11


《北山》

许多次注目着河西岸
火车在白云下
安静而孤独地开来
经过旧时的家

记得必须经过一处铁路桥
小时候爬上去过
放学回家
背着绣着“为人民服务”字样的军用书包
书包瘦得像天上的白云

母亲在屋外开一小块田
种些菜蔬
落日之前
要到菜地浇一次水

有时候我们帮着分担
大多数时在桃树下嬉戏
山野清寂,静美

暮色里,光线斑驳
错落的平房或明或暗
纯棉的夜晚,属于叫北山的地方
这里住着几户人家
如今不知散落何地

2008.11.16


《火车有一截伤心的往事》

秋日的火车
在河岸走
出没之时,像旅人一样安静

暮色中,紧挨着公路
打来一束光亮
香樟树雪白的光影,如星光急泻

一部分落在急驰的卡车上
卡车裹着军绿
追赶着火车

火车有孤绝的快,一意前行
在夜里,赶伤心的往事
属于绝美

我不敢多看
移去目光,抬头
看星斗大如艳照
雪藏在天空

2008.11.16

《暖冬》

友人要来访,白云高挂在天上
我嘱他到友人处泡茶

街上人行车辆欢腾
土方车扬起厚大尘土

我们先后抵达一处安静小区
小区里住着一位安静的人

没想到他穿拖鞋的样子
像个散人。窗外几株树木
树叶爬上云端

友人取来观音茶
为我沏上
他们喝咖啡
我怀旧,在老槐树的光影里

阳光在外
楼层安然,友人头发雪亮
我们下楼喝酒

酒楼里光线错落
男女们穿行在各个房间
我们谈些男女关系

胃里塞满各式话题
很像树叶,很像某年的云朵
暧昧,甜,棉花糖,性

分别的时候
彼此都淡然,阳光很好
我们都说,这个时候天气还这么热

接下来,友人跟我送了两趟货
我们又去了他的办公处

从高层的窗户
向远处的山峦望去

山中隐约,庙宇居于半山
檐角层层叠叠
一处是观音寺
一处是开光不久的新天竺岩寺

白云缠绕,树木青葱
我们食人间烟火,两个人太安静

酒力再次上头
我们再次分手

回到旧式的老楼房
满地的落叶,被风吹了一整天
没有减少的味道

这冬日,这一天,恍若一生
身体铺满尘土



2008.11.25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8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