琳子 ⊙ 夜间行走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凤凰》2009年河南十诗人选杂记

◎琳子



《凤凰》2009年河南十诗人选杂记

    我选的河南十诗人是罗羽、邓万鹏、森子、张永伟、高春林、铁哥、老英在野、一地雪、西屿、西间。这只是一种临时选择,并不是非要如此。河南是一个人口大省,我固执地认为,人口多了自然写诗的人也会顺便多些,这也是一种生态吧。我还固执地认为,河南诗人的优秀恰好体现在他们的散漫、隐蔽、和自足上。所以,我经常有一个感叹:这真好,写诗真好,在河南的人群中写诗真好,和河南写诗的人保持着既懒惰又平庸的关系真好。
    在这里我不想谈具体的诗,也不想谈群体的诗。外边刚刚下了一夜稀稀落落的夜雨,房间外,到处都是夜雨残留的暗光,暗光中有些东西在滋长,有些东西在消失。一只喜鹊在空中不时震着翅膀,大叫一声。我的快乐就来了,我满足这样的时光有些灰暗,有些透明,还有些潮湿和泥泞。
    我认为,在有着一定写诗经验的人背后谈他们的诗是十分危险的一件事,远不如让他们把诗交出来,带着他们血液内那种热的、冷的、胆汁一样脆弱的硬度自生自灭;带着他们那种肆虐的、保守的或者虚妄的精神高空自生自灭。毫无疑问,每个写诗的人都执行的是表达,表达是一种能力和快感,表达可以创造无限生机,但表达更需要体现智慧和勇气。因此,我认为,他们每个人的表达已经充满历险,充满了隐喻和自我信仰。我因此相信他们已经获得自足。这就好。我还认为,自足在某种程度上说是一种自我营养。写诗的人绝对需要自我营养,这就好。事实上,作为一个并不高明的读者来说,我已经打扰了很多的写者和读者。
    不谈诗的时候我可以即兴谈谈郑州。郑州是一个什么样的城市我说不清楚,这没有多大关系。郑州很乱很高很响也没有多大关系。这一点都不影响郑州其实很直接,很单纯,很通向田野和植物。罗羽其实是一个年轻人,邓万鹏也是。在我和他们对应的词汇里,有一个词经常出现叫“冷静”。他们每天下午在夕阳绛红、大鸟返回树剿的时候,会准时出现在通往田野的小路上。他们在这里逗弄植物,谈论词汇,每天一次,从不间断。可以肯定,罗羽是一棵植物的化身,也是千万棵植物的化身。邓万鹏则是一根笛子和一阵月光的化身。我想,这两个人多么美好,是全世界全中国最美好的两个男人。是全世界,全中国最美好的两个老男人,两个写诗的老男人。
    不谈诗的时候我还可以无节制地谈到郑州之外。郑州之外的土地和乡村、城市是完全可以信赖的。郑州之外的山啊石啊水啊草啊都很摇曳,都能给一个人带来永恒的日光和河流。在我的心目中,任何一种生存方式都值得驻留,形成高地,值得回味和探索。他们有些钝化,但永远没有失去锐角。他们专心于笔力,那是一种区别于大多数人的独特力量,从而给自身带来更大的忙碌和疲惫。他们回避一些动荡不安的人情世故,回避世俗下的繁琐和焦虑。渴望获得简单,简朴、清净、和敦厚。每人都能攥紧自己那一份小小的喜悦、动荡、快乐和情欲,在自己的城堡里,甘心当一个苍老的帝王或一个稚嫩的公主。他们能随遇而安,并为拥有小小的喧哗和奔腾而喘息。不谈诗的时候我可以回到他们忧伤、明亮、散淡、喜悦的目光中去,享受一种低低的热爱和赞美,就是这样。

    2009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10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