琳子 ⊙ 夜间行走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读张执浩(小叙事-6)

◎琳子



小叙事(张执浩)

6、

那个瘸腿捕鱼人每天都能捉到几只乌龟
我在生病
每天都有乌龟爬进我体内,化为
我内心中最柔软的那一部分
在他去世若干年后,我才辗转打听到他的坟地
重重叠叠的树荫下,只有一个积水的灰坑

去年的雨停顿在今年的水井下
去年说的话今年还没有成为现实

为了招待孙女,母亲忍痛杀了那只老母鸡
并从它保养了七年的鸡囊内取出了无数个卵子

这是冬天的一幕。我在春天重新回忆
她不知道我在想她
她不知道我们都在想她
这多么可怕,多么让人放心不下

5、7-9

    作者从一只乌龟打开自己的身体。看到现实的生活是,作者因为病体而每天食用了一只乌龟。因此,这只乌龟就走进了病人身体内部。作者辗转打听瘸腿人的祖坟,其实是在自己的身体内创建一个坟地。坟地本来是高凸的,但事实上却是“积水的灰坑”,真实而充满深意。
  其实,感受生活就是这么回事。作者的任务就把生活写到诗歌里去,从表面,写到内部。
  叙述一件事情,母亲的形象出现。杀掉的鸡和鸡卵也出现。七年-这是一个非常温暖也非常疼痛的一个选景,不仅仅冬天的一幕。作者实际给我们叙述了乌龟和鸡的死亡这两幕。但母亲的一幕却是作者急需要打开的,后边的三个句子非常感人:“她不知道我们都在想她”,因为这个客观而真实的原因,作者认为:“这多么可怕,多么放心不下”,如果是一把刀子的话,开始它只是插到了你的心口,但现在,这刀又被使劲地往里边推了又推。她何以不知道有人在想她呢?这是她的事情。“但让人放心不下”的,却是作者,是生生发生作者自己心理内部的。两个世界的人就是这样互相排斥,和一相情愿。
  叙事这种技巧是诗歌现象非常有味道的东西。作者开始关注一个祖坟,是因为心有所动。最后情绪极端集中,突破口也极端有力度。这样专心地体现一种思念,让人读得动容,读得即惊叹于情感的细腻,深刻,又惊叹于文字的平和易懂。
2005、5、11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10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