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执浩 ⊙ 荡漾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六首诗

◎张执浩



什么意思

一个人睡觉有什么意思?两个呢
年轻时你梦想
同床共枕
年轻时好像没有现在冷
现在一张床上有两条被子
像两垄地,分别
种着孤寂,和孤寂
你半夜溜上床,拧亮台灯
读几页书
内心里翻涌着小偷的情欲
                     2010-1-15

心慌

云南人雷平阳
一连三次问我同一个问题:
“你有没有心慌?”
一次是在慈溪,一次在某地
最近这回在罗江
他来回摩挲着矿泉水瓶从昆明说到了西双版纳
“太美好了。太可怕。”
这个云南人舍不得喝水
他还有家乡,而我只剩下故居
满腹尿液
一腔苦水
                2010-3-29


什么是走兽,什么是飞禽

我的小狗永远不明白它属于哪儿
与猫争夺耗子
与麻雀争抢草坪
今天晌午,为驱逐一只苍蝇
它一头撞上了仙人球
在给它拔刺的时候
它眼睛里有我
在我心目中,它人模狗样
自由与禁锢挤压出
这样一个泪汪汪的怪物
既勇敢又怯懦。我的小狗不明白
飞禽有飞禽的弹道
走兽有走兽的迷途
而裂开的人缝不是为了便于它穿梭
是为了对应天上的那些窟窿
那些被我们误以为是出路
的大悲伤
                  2010-4-7


养蚕者说

天空憋着惊雷。在四月的大街
迎面撞上的人都是内衣外穿者
梧桐树开了新叶
我们说过不去赞美
搭下眼睑看自己糟践的影子
有时你以为生活是一种眩晕,像
胖大海在茶杯中的样子
要我说啊,人人都是蚕蛹
雷声未响之前天空是不存在的
                  2010-4-12


在武昌江滩看落日

爱悲剧,愿你远离悲伤的结局
爱落日之美,及其美中不足
甲板枯燥
江水从容
头发暴乱
爱一根铁索,它有一半浸入江底
另一半上面刻写着1998年夏天
半夜抵达的洪峰
把上游往下游赶
把浮上来的尸体往记忆深处按
那时候我就料到
会有这样一个黄昏
三个湖南人
一个湖北佬
坐在江滩谈陈年旧事
江鸥低徊,运煤船上一个人
在唱:“所有的苦闷都是性苦闷……”
                        2010-4-14


凌晨的雨下到了清晨

凌晨的雨下到了清晨
又一天
依旧是
我在湖北
头顶一座库区
看湖水
长江前天流进了院子
更早的时候是1998,三色球
不是普天同庆
好多问题堵在窨井周围
                2010-7-14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8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