琳子 ⊙ 夜间行走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2010年8月诗

◎琳子



* 在荷花中回家

我说
我其实就住在荷花深处
荷花带我回家
在这样的季节
我是一个有血缘的女人

荷花的深处是什么
我已是满身秋意
荷花的深处是甜
是黑暗中直立起来的那种
黑暗的甜

我说在荷花中回家
其实是在走回头路
荷花已经凋零
荷花已经黑暗
我站在一朵荷花之外
就是站在我

遥远的故乡之外
在荷花中回家
就是回到莲蓬里边
你必须沿着

落花、开花、返青的旧址
一直返回到
最黑暗的泥土深处

2010、8、10

8 粉色

无论如何
我都不能阻止一种粉红色妄想
沿着脊椎
直通向我最后城堡

水面那么浅
那么浑浊
那么逼近
你黑暗的嘴唇接近污泥
接近屠杀。唔

我不能阻止我粉红色的脊椎
在向下倒塌
这就够了
在落花的季节我复活

顺着粉红色的汗水
找到你昔时的挖掘、翻晒、和搬运
我是你淤泥中的

那棵种子。我有一阵阵
粉红的香烛和
粉红的棺木。亲爱。

2010、8、10

* 谁把荷花种在遥远的地方

谁把荷花种在遥远的地方
遥远到我是流血的女人
她是水中的花朵
我的陆地是床
她的床是水

水宽了
又窄了
水白了
又黄了。水

覆盖着她。就像
土地覆盖着我
有人在七月送来荷花凋零的讯息
有人让我在未见到荷花以前
已经有了祭奠

和躲藏。我找不到向上的淤泥
村庄是干枯的
村庄的荷花只是一副壁画
我回到村庄的时候已经成为别人的姑姑
成为最老那个男人的
一件私藏。

2010、8、10

* 黄昏

小狗在自己的阴影下喝水
发出蛇一般的声音

乌黑发亮的小虫子们开始彻夜鸣叫了

2010、8、27


* 下雨下到第六天

雨水之夜
也是变冷变硬之夜

下雨下到第六天
晨光狭窄,青草荒芜
夜间走失的亲人不再拥有体温。白花朵

在彼岸生长,直抵胸脯
哭泣的人已经瘫软
灾难之中
我们再次回到潮湿、泥泞的家族

2010、8、29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10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