琳子 ⊙ 夜间行走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2010年上半年诗选

◎琳子



病中杂记:咳

咳不出来种子
就咳出空气

铁锈是红颜色
父母把她种植在我的体内

咳出大汗
黑夜的脊背是一条种满土豆的河流

咳出盐
那是我自小吃进去,让我长高长黑的高地

弯腰抱紧我的心脏
我能把自己震碎吗

咳出灰尘,什么颜色都没有
咳出小蛾子,什么颜色都没有

咳出水瓮
咳出氺瓮底下那些开花的草、败落的草

咳出空屋里的女人
咳出她遗忘在我身上的井水和大雪

2010、1、2


你的手

* 大街上,看到一双老人又粗又黑的手,想起母亲劳作一辈子的手

你的手指指向花朵
你就是有罪的

你的手指指向蜂巢
你就是有罪的

你的手指指向婴儿的脸
你就是有罪的

你的手指已经在抚摸婴儿的脸了
婴儿顿时变成一颗大滴眼泪

你的手指从什么时候开始
暗淡到伤人,坚硬到无法躲藏

你用酸碱盐浸泡过的手指抓起一块光线
光线瞬间变黑,变短

你的手指指向锄头
锄头就露出里边的泥泞

你的手指指向灰烬
灰烬就露出里边的一阵雨水

你的手指指向自己的嘴唇,指向你
吃下的,在渐隆起的

一小段乡村。你的手指
终于退回到了故乡

2010、1、8

立春日

如果相遇
就在药水里相遇
结冰的地方也是开裂的地方
盐也是一种光明

如果相遇
就在地气上升的那一刻相遇

如果相遇
就在你的怀中相遇
你银白的怀中有上升的铁器
有下沉的根
有母亲的红门框和
柳树下的老渡口

2010、2、6


* 祭灶之诗

你是我的饺子皮
我就是你的饺子肉

反之亦然
天寒地冻
返乡的人空着他的腹部

你是我的灶神
我就是你灶神下的一只大空碗

返乡的男人找到他的女人
把女人里外剥开。露出里边热的
硬的

粮食。你是我锅台上的园烧饼。热热的
香喷喷的
带着烫痕的园烧饼。我们

还要吃下那些
细细长长的芝麻糖,麻糖。嘴角粘着
铁屑一样的芝麻籽


2010、2、6


* 雨水之前

雪花落进雨水
成为最前边的一阵雨水

雨水沿着村庄和桥梁,沿着一个人的额头
嘴角和脊背,回到灯盏下的

那片湿地。沿着湿地上升的
是一朵干裂的梅花、杏花、桃花。沿着湿地下落的

也是一朵干裂的梅花、杏花、桃花。你看
村口已经变小,变绯红,变陡峭。

牙齿松动,在牙洞中储藏更多骨髓的人
是我们的父亲。你看,一个老父亲靠着他乌黑的门框

多像一个雨滴。那雨滴
又黑又亮,又宽又长。

2010、2、19


* 致爱人

我喜欢你刮胡子的声音
那声音滋滋,滋滋
那不是消亡而是一种拨动
不是离开而是一种返青

我喜欢你指着大街上的一群少女
而不是我,说
她们真美。她们真的很美
她们是异性的美
是盘踞在我们心头的美

我喜欢一直坐在你的左边
你一直坐在我的左边。当然
左边应该是最先得到阳光的地方,是
最先开花的地方。我喜欢

我们的每一个瞬间都可以长寿
每一个瞬间的落差都可以不死。


2010、2、23


* 元宵节

一枚洁白的
混实的
装满糖浆的果实在炉火中成熟
果实的中心
糖浆的中心
裸体的植物在疯长。香气

是那种一粒粒向上跳动的香气
磕头的时候要带上神仙、面粉和汗水
爆竹在空中直接变成烟花

新婚是一场喜庆
分娩时一场喜庆
埋葬也是一场喜庆。今天
所有的人都是收割的人

收割的人都在品尝
他燃烧后的那些稻米、芝麻、和甘蔗


2010、2、26


* 春之光


柳穗变成柳叶的瞬间是神奇的
那瞬间
是柳树的生死之门


2010、3、10


大风刮了一夜

大风刮了一夜
大风刮了一夜的时候,大风
就没有了方向
施刑者是高空和旷野
受刑者也是高空和旷野
人世间,那些正在开花的
或者说好明天就要开花的
都不知道哪里去了

越来越黑的
是大风中落在地上的干旱
它们是大风的最低层

线路乱七八糟的架在线杆上
鸟巢乱七八糟的架在杨树上
地图乱七八糟地架在桥梁上
大风刮了一夜的时候
你不能要求这些东西清晰、准确、直立

大风就这样横着、竖着
刮了一夜
我在小房间里睡不着
我怎么能睡的着呢
我如今是一个恐惧灾难的人
我小心翼翼
我异常敏捷
我精神抖擞
我支着耳朵,在大风中仔细辨认
哪些事物是倒下的
那些事物是上升的

没有人知道我的一夜充满暴力
人世间
那些已经开花的,或者说好明天就要开花的
都不知道藏哪里去了

2010、4、1

一生即一夜

你睡着
你把你的身体留给我你就睡去
我们都有忘记自己生日的时候
你的身体是你的全部吗
你用了那么长的时间去生长
去劳动
去换取报酬
你继承了父亲成为父亲
你很早时候就把你的全部留给了我
那时我害怕疼痛又渴望疼痛
你把它留给我
留给我最黑暗的地方
最疼痛的地方。你就睡去
你经常这样裸着身子
给我看到你被汗水漫过的夜晚

我是你的女人
是你最近的水库和沼泽
你赤手空拳
你掏心掏肺
你脸色苍白
你是一辈子都要向我大口喘息
赠送河流的人

我在你的身下是红肿的
我在你的身下是的缩小
我在你的身下是肥胖的

我们已经习惯吞咽彼此的井口
获得健康和安全
我是你的全部
是你死也要带进坟墓里的

2010、4、4

清明-深呼吸

你的呼吸是你的脏腑之气
是你的吞吐
你没有病毒只有春天

你的春天你提在手里
你长在胸前。现在已到午后
你小小的一亩油菜花啊
你放在你桃花一样的胸前,你就睡去

我从你的草里路过
我在你的草里哭泣。

2010、4、4


* 那些
记一次画展

那些搁浅的空间
那些叶子、花朵、城堡
小船。那些
粉红色烟雾色
那些遗忘在嘴唇上的童话和旷味

来自一管狭窄的涂料
来自草本
来自渗透
来自阳光
来自阴影
来自一个人被阳光
分割出来的部分

水果里流淌出来
瀑布里流淌出来

我是其中的一次暴晒
我在一张具体的白纸中
被晒到另一层地质
被淋湿到另一种光明

让我垂直
让我经络一样垂直
涂料一样垂直或者
经脉一样断裂
直到我的平原再次出现

唯一的棉花、眼睛、黑夜
出现唯一的乳房、鸽子
和山涧里的青和紫

2010、4、4


四月


如果躺进麦田
我就不见了

我去了哪里呢

我如果躺进麦田
麦苗正好高过我

这是四月啊
麦田的风
四月的风
全部来自小麦的中间部位

我如果躺进麦田
我肯定是一个喜欢被埋葬的人
喜欢被挤压的人

我喜欢这样醒着
在麦田的中间部位
荒凉的
活上一小会儿

2010、4、25


母亲节

我想贴近你
低于你

我是你的婴儿
是你粉色的,裸足的
带铜环的小小女婴。我把我的
嘴唇放在你的身上。

我始终低于你
就像我的额头,始终低于你的门槛儿
就像一次结果
终生有花儿

2010、5、9


*雨水之光

有些光明注定要暗藏在雨水里
就像现在我的面前,
天气暗淡
地面微凉
一些草尖带着豆青色的水珠
在地面上颤抖。

就像我的嘴唇
总是暗藏着你的亲吻。就像
你亲吻我的时候
你始终躲藏在黑暗中。直到

我变成河流,你也没出现
雨水来过以后
你只是把雨水中的光明,留了下来

2010、5、16


一棵植物

黎明时刻
我不想念你的全部
只想念你的额头。想念你

额头上的
嘴角上的
眼神里的
舌尖上的

那种热气。那种
种植。

我们都光着脚。

2010、5、22

森林公园

在森林公园
我可以看到树洞、蜂箱、和鸟巢
它们还在
我的乡村还在
我的小羊还在

在森林公园
我没有遇到恋人就有些羞涩
所有的树木和花草都允许我在它们的深处
羞涩那么一小会儿

杨树上的众多的眼框我看不懂
谁从中掏走了它们的泪水
我没有它们的疼痛我看不懂
一只小鸟躲藏在树叶间窥探另一只小鸟
她的眼神我看不懂
我没有她的飞翔我看不懂

在森林公园
我是有顾忌的人
城市就在高处
在那里可以交换粮食、煤炭和钢铁
我一撒手就可以回到城市

2010、5、23

森林公园-2

这里的天空
是一层槐树的树枝和树叶
那么多的槐树
那么的锐角
谁最前头谁就最先
得到雨水。谁在最前头谁就最先
扎下根来,获得

庙宇和祭祀。

我曾经见到过那样的祭祀:草尖黑亮
露珠黑亮
蜜蜂的性器,黑亮

2010、5、23


生日:农历4月21。

生日那天需要雨水
需要灯盏
需要老火盆和草木灰
需要棉布帘子
需要小声说话。需要父亲
买来红糖和大鱼。需要外祖母站在
另一个村口

母亲肯定是使劲往外掏
不顾一切往外掏
母亲肯定是最后
跪在那里。母亲肯定习惯了
“霍”的一声那种
被打开之后的流淌

一团带着软骨的血肉就这样被她粗黑的手
拔了出来。她肯定
抓疼了她。四月的暖风
到处流淌。一个血肉模糊的女婴
成为她的另一处心跳。四月
需要雨水需要那种带着生育之血的雨水
从村子一直流到大田

母亲肯定是从心脏往外掏
母亲肯定是从小腹往外掏
母亲肯定是带着热气、用关节粗大的双手
往外掏。母亲肯定是
死了又活过来。四月啊大平原上的四月肯定需要
这样的一次深挖掘

在四月,小麦长出甜味肯定是为了
一个女婴获得足够多的面粉
她很快有了自己形状
有了蜡烛一样的嘴唇

四月的麦子还不能收割
没有收割的麦子肯定是
没有尽头的麦子
麦田里的风一落到麦头上
就是一处处越来越深的农历。在四月
需要这样农历成为母亲的入口
也是女婴的出口

2010、6、4

* 中午时光

如果没有人来
我就会一直喂她、喂她、喂她。

她是我的小母狗
叫卡卡。

如果一直没有人来
她会一直啃我的鞋子、啃鞋子、啃鞋子。

她会一直啃我的
红鞋子。

2010、6、15

抱回

在热天
抱回走出身体的雷电
抱回那些刚刚碎掉在脚边的叶绿素
抱回走出河流的盐碱
抱回麦茬上一排排空望的伤口。在热天

你小小的怀抱时时涌现出喧腾的潮湿
和粉色粘液
它们箭头一样
它们落果一样
它们退缩一样。在热天
你的怀抱竟然装满了这俗世的绝望
和长度

2010、6、29

* 六月的生长

直射真好
屋顶真好
头皮真好

蚂蚁真好
蚂蚁的唾液真好
蚂蚁咬开另一只蚂蚁的子宫,真好

草真好
桃子上的绒毛真好
河底真好

石头真好
黑颜色真好
糖浆真好

流淌真好
朝着秘密的洞口
战争一样流淌。

追赶一阵烟灰色蜂源
它上上下下啊
漫天的霹雳,漫天的
灯红酒绿

2010、6、29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10月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