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梵梅 ⊙ 木书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在屏南

◎子梵梅



此前李花哪里去

李树的枝条硬朗,微黑
像是在黄昏里的一个降调
我因此焦虑,错把梨花当李花
大叫“停车停车,等一等,花要谢了!”
这样的念想只存于途中,明明灭灭
待到饭馆坐定,谈笑风生间,大家说到榛子面
早已翻云覆雨
更无从知道
刚才停留的地方
油萘长得比梨花更像李花


春无边

尽管等来的是凋零
但它们统统可以归入梨花和鸭子
这有什么区别?谁有心力区分它们?
我对未到的日子总感无能为力
勉强的辨认不如安心接受蒙蔽
我说鸭子凋零
你说鸡毛遍地


还魂术

淑华女校的箩筐里弹出一只肥猫
我被惊惶弹向肥猫
肥猫被惊惶弹向墙壁
随即弹向木楼梯
弹向空心地板
弹向糯米和冰糖做的甜墙
我们皆在同一时候破碎了
我软绵绵地摊在女校的二楼
“你叫自己一声吧。”
“是不是可以还魂?”
叫自己一声吧。可是我不想让应者为难
我放过自己,带着战栗中小小的阴谋
有战栗,有醉意,有优柔
若狂若痴奔下楼去


瓮在山腰

瓮在山腰。
“后山那些瓮。”但是,算了
“不用看了,我知道的。”吕说。
好,那我们上车。
那些瓮。那个烟火冰冷的老窖

不要模拟希腊和济慈
我们应该要有自己的瓮
我们应该要有自己挥却不去的伤悲
坐在车里,沿着山路一路不停地唱下去
只等暮色来把我们掩埋


永不分开

有人指着村庄里的坟墓对我说
“这里死人和活人住在一起,永不分开。”
是啊,就像春天不放开梨花
绳索不放开病中的海棠
门第不放开灰冷的马桶
你我不放开相互的磨折
爱有多长,恨有多长
永不分开。

2008.3.12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