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梵梅 ⊙ 木书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废除

◎子梵梅



在湛山寺

在湛山寺
看见观音和弥勒相依偎
坐在高高的屋顶
(为什么会把他们放在屋顶?)
他们的恩爱有些突兀

而我是不速之客吧
啊不
我是庸俗的人
有不得要领的联想力

罗汉松合欢和百合
在一堵红墙下怒放
无形。无野心。无叙述
只我有莫名的惆怅
既想除掉一座废墟
又想整修一座夜的子宫
既想把池塘里的水倒干净
希望倒出一面镜子
又怕泥淖现身,碎了镜子
我觉得陌生而有力量,伸手一揽
错把杏叶当黄袍加身
错把身边人
差点推向石壁那边去


在崂山

有九株老杏树,在崂山上。
我在杏树下仰头看了很久,直到脖子酸了。
先是看看有没有白果,再看看叶子有没有黄澄澄,
最后看它为什么这么老了还活着,等我死了,它一定还在这里。
从杏树下走出来,去了一座寺院,
僧侣们拿着饭钵奔向食堂,
他们的饥饿不是宗教,胜似宗教。


描述

雨是容易的
湖水是容易的
从七星路往体育路拐弯是容易的

空山新雨就不容易了
故国月明就不容易了
其中的转折和过渡很是折磨人
多年来我混迹其间,有所抱怨:
“不行啊,这样下去。”
一边却竭力要把它描述清楚
兼对黑咻咻的影子里
那个巨大的头像有探询之心:
你是谁?为什么要徒劳地
在一张白纸上晃来晃去?


废除

——写给儿子的字

我们是善良无罪的
我于是才把你带到这个世界来
我们本是要来相依的,至少互相默念到死
本是要来互相照应的,至少不是磨折
现在我叫着你的小名,你应声而入
进来看看光中我发病的躯体
如何一点一点在销蚀
你就知道,这几年
我在空无一人的剧院
看着灯光骤亮的舞台空无一人
那时正是放学时分
瘦弱的你从小学走出来
门口和街上母亲成群
而我在滔滔日光下
一遍一遍废除自己

2009-6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