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慧峰 ⊙ 明天星期几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你是我暗淡的走廊,我是你没有护照的邻国》(六首)

◎孙慧峰



《你是我暗淡的走廊,我是你没有护照的邻国》
                             (六首)


《火焰》

红蝴蝶小巧的手指
划动在
浓烟庞大的腋下。颤抖的一公顷的热。
有什么蹲在最深之处,
扬着头?

黑暗在发胖。
舌尖上透明的钥匙。
身子里的血,
不顾一切的心。

那座无处不在的时钟,
悦耳而起皱。
春天正以吃雄蕊为生——
那在夜里发出叫声的,长着牙齿的熊。


《对话》

"它一旦发芽,瞬间就会布满皱纹。"
"你说的是,它在降临的时候就老掉了?"

"不是的,一个潜伏已久的想法,开始时只有小指甲那么大,
但一旦被引发,就会占领所有时间的沟壑。到最后它是它之外的东西。"

"是绚丽的枝叶,还是高贵的枝干?"
"不,是冷酷下的温热,是结实里的松软。"

"是浑浊的肉体在透明莲花下的游泳,
是寂静的修道院在热烈的火焰里说话。"

"那么,它去哪儿我们就去哪儿。"


《站在天气上的天使》
    
你是以什么样的天气作为今日的天气的,天使?
若逢天气晴朗,你必雀跃如
在光线里抓到鱼的孩子。
你内心里始终有个孩子
说哭,马上落泪,说笑,马上绽开。

五月的孩子的脸没有伤悲。
六月的孩子的脸没有皱纹。

你从树林里
拿出一副墨镜,天空马上变灰
惟一的光线,被你藏在领口里
从你的体内向外张望,一双孩子的眼睛,仿佛灌满了水
你总在无人的地方
滔滔不绝,而面对人群
只是微笑,柳枝低垂,草地矜持。

草原上的绵羊都已经爬到树上
树下的草地,慢慢地找到了新的光迹。
而你还站在
圆形的天气外面,绕着圈子,
看蝴蝶过境,看青蛙蜕皮。

你绕着圈在奔跑,奔跑而不可遏止,
一种不可把握的天气,崭新而沉迷。

在沉迷中,你内心的孩子俊俏
但你比你内心的孩子调皮。
每到月圆之夜,你会在半夜醒来
换上耳环和手镯,在月光下
一边想着爱琴海,一边
假装饱经风霜,心思跑到
通风而怡人的草原上,仿佛有什么已被赦免。


《你是我暗淡的走廊,我是你没有护照的邻国》

引擎已经转动
而壁橱里的衣服一动不动。

加速,但我们还没有
被最后的房间认出来。

最后的房间是个空箱子,
等着有人跳进去。

在置身于房间的念头出现之前,
请先仔细地剪好指甲。

请给地下室一床棉被。
请给情绪化的房间,一个稳定的窗棂。

请保护这毫无保护的春天。
请永恒这永恒的风中台阶。

在这毫无保护的春天
请破涕为笑,请自我饶恕,请自我解脱。

在这永恒的旋转中,你是我暗淡的走廊,
我是你没有护照的邻国。


《实际上》

实际上,你已经停不下来了。
不可逆转地
不管穿上多么重的鞋子和多么黑暗的夜晚,
你都已经无法停止。

一个念头在肥皂泡上蜕皮;
灯光在一只澡盆里的喘息;
一只携带着虚无的鱼
爬上枝头吐出露水
在喧哗的苏醒里,继续保持梦的华而不实。

你已经无法消失
不管怎么隐身,不管换上什么样的脸色
和皮肤,身形还是倒映于布满皱纹的墙壁
一把钥匙,在一只手的丢失中
被一把锁捡到,最后被递到一扇门的心里

穿过你所能行及的寂静
在某一天你的姓名将被说出;是的,就是这样:
某一天,你将遇到,将看见,
并将提取到一个微笑,如预谋,如埋伏,
如音乐的结尾,在生命与命运都无法阻止的晕眩里。


《在这个人间》

左边街上的人看着我的左脸
右边街上的人
看着我的右脸。

楼上的人看着我的头顶
地下室里的人看着我的鞋子
迎面而来的人看着我的鼻子和嘴

后面跟着的人,
看见是的我的后脑勺,那上面浓重的头发
像一个在日光下走动的小型黑夜。

在这个明朗而安静的黄昏
我和你躲在这个小型黑夜里
一起看着那些看到了我但是看不见你的那些人。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