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慧峰 ⊙ 明天星期几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我想说的是》

◎孙慧峰



《我想说的是》

那年春天尚未开始,丁香花就开谢了。
我想说的是,我将大胆迎接,假如那年的菊花从秋日花盆里下来,走向我。

火车站里的火车在婉转地表达时间的羞愧。
我想说的是,车窗紧闭,我放在上面的手一直在颤抖。

镜子里的书始终无人能翻动。
我想说的是,屏幕上那个男的为那个女的挡了一枪,我无动于衷。

文雅的咒语,温和的歧视。
我想说的是,在一天里我见过两次月亮,一次是在清晨,一个是在傍晚。

我一直在窗子里练习怎样控制阴沉的天气。
我想说的是,一个乞丐在窗外拉着两弦琴,我很想挑断其中的一根。

谁能知道空中那些雪花,有哪一朵是肯定落在树梢?
我想说的是,我想接住一朵雪花,仔细地掐掉它的六个角。

脆弱的瓷器有着永恒的宽容。
我想说的是,在白瓷瓶上最好蒙上绿布。

他拉过来一条河流,装修他的桌面。
我想说的是,鸟在空中不知自己是鸟。

半夜起身看见天上有几颗星。
我想说的是,看见一切的人是没有的,天下全是一叶障目的人。

我看见他们俩在交换火苗。
我想说的是,一个人的舌头在舔另一个人的头皮。

能穿过子弹的地方,棉花无法穿过。
我想说的是,一只被熄灭的烟头,其实藏着巨大的怒火。

在玻璃缸里关着一个巫师,除了我,目前没人相信这一点。
我想说的是,我钻进一首音乐的内部,只听取那鼓声。

一人不断把我从一个上午扔出去,像扔出一个硬币。
我想说的是,站在四楼的窗口,眼前成片的楼房我早就看够了。

当时间变得又大又软,出发已经迟了。
我想说的是,我又一次听完了音乐,又一次完整地掉进了原地当中。

暮年的孤独感在一个欲雪而未雪的房间里来临。
我想说的是,多少个安慰才能兑换一个命运的回身?

活着,还远远不够;能够活着,这就足够了。
我想说的是,我不能取代你,甚至,我不能取代我。

镇压往事,并不能让未来起义。
我想说的是,天上没有教堂,却有肃穆。

都看见那点燃的,谁看见了那熄灭的和尚未点燃的?
我想说的是,黑暗来临,我不能如霓虹灯一样刺目。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