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慧峰 ⊙ 明天星期几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关于发生和如何阻止发生的诗》

◎孙慧峰



《关于发生和如何阻止发生的诗》


没人能阻止发生,连发生之后的发生
也无法阻止。黄昏之后
阴影倾斜。暴雨之后
楼台倾斜。倾斜大于直立。


一切发生都没有什么规范
除了主流的言辞,所有游离的、暂时的、即时性的发生
都带着偶发的、偏激的、盲目的特性。
人更开放,开放到对将要发生的
一律抱以首肯。


即使反驳
也是限于舆论范围,即使改变
也只是许诺不再有人
在往事上撒谎。铁锈色的往事没有腐烂
众多思想里发生的事情,塞满
生活的空隙。


在时间的盲视和空间的漠视之间
天花板提醒所有坐井观天的人:
用意识来居住只是一种身体的浪费
用铁幕来防范口舌的泛滥,只是
自由的变态。


所有居住者不可能
发生同样的经历,所有火车不可能在同一车站
带走那些上访的人。制度的粗心拉开每个人
之间的距离——不用时间来裁判
只要没有更多人在团结与和睦上用心投资
那些发生事件的街道就永无说清的一天。


到底是哪些口是心非导致不和谐的发生?
到底是哪些同床异梦,使哭泣的人
和暗自偷笑的人捆绑在同一床单里?
生活永远没有歉意。它们发生
是以它们必须的方式发生。


面对发生
怎么喜欢强求,到头来都是赤贫的一个份额
该去掉的去掉,该掩盖的掩盖
该屈打成招的就屈打成招,并把那些罪人
关在停滞的钟表里。让他们永无发生的权利
永无有关于时间的概念,甚至永无
活着的感觉和生的意味。


让那些无端发生的
被漫长的田野覆盖,让那些永无尽头的诉讼
在穿过必到的部分之前,销声匿迹。
如果这些还不够,那就用肥皂泡洗脑
用一吨吨的掌声和鲜花,淹没
那些躺在生活屁股下的人。


让那些想发生的
到最后什么都没发生
让那些不会风花雪月的人
站在北风里,坐在断肠花下
卧在暴雪中,躺在孤月内。


最后发生了什么?那些关心结局的人
被剥夺知晓真相的权利。
作为发生和如何阻止发生的问题
不能用时代用语,不能上升为事件
不能辱没气傲者们的气焰和
他们一笔勾销的权利。


发生的就让它们发生
发生的就让他们在这里又不在这里。
让他们拿着他们的发生
看阳光如锯屑,
看岁月如井底。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