茱萸 ⊙ 孟春尺牍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分湖午梦:叶小鸾

◎茱萸



      分湖午梦:叶小鸾
      
      记同里、分湖之游,兼呈苏野
      
      
      枝叶繁茂,季节丰腴。避暑的心思
      抵不过对一场沉酣之梦的迷恋。
      粗暴地打断美,又开启奔赴美的暗门,
      汽车的舌头分娩得漫不经心,它制造
      话语的弃婴,粘着傲慢的现代腔调。
      
      盛夏盘踞在途中,终结了花粉的暮年,
      余下的葳蕤,却教人袭用草木柔弱的名字
      以驱赶初踏陌生之地的隐秘惊惶。
      我的双眼,被如今的屋舍灼伤,
      而女性永恒,不理会时序变迁的烟幕。
      
      仆倒的字碑如何测试肉身腐朽的限度,
      至于墓志铭,是未曾谋面的忧郁情人。
      用午梦和疏香换取传奇,那个早慧者
      逃过了婚姻、衰老和文学的暴政,
      躲在暗处,贴上死神阴晴不定的嘴唇。
      
      它被装扮得如此鲜艳和娇嫩,及时地
      吐出诱惑的果核,留下才华的残骸,
      它种植各种猜测、无知和偏见混杂的幼苗:
      死亡的自留地上,要丰盈地收获
      首先必须削减枝叶,留下漫长的虚无。
      
      作为供奉,请用另外的形式享用青春。
      灵魂蝉蜕使容颜不复衰朽,逃离尘世的人
      依旧在长的躯体,撑破小小的棺木,
      一年数寸,如那株腊梅树轻盈的肉身。
      结局不再如当年那般,局促而充满悲怆,
      
      这里的蚊虫,却执着于远来者血管中的
      甜腥,它们或许更适合那一场午梦:
      口针上是否长着撕开黑暗的灯盏,
      在流动的液体里,用以辨识回返之途,
      如这位必然长着明亮眼眸的早慧者那样?
      
      在猜透了人世存在的仓皇和潦草之后,
      要如何,才能留开这么一片小小的废园
      供远足人见证本不存在的哀悼。
      这些举动如此黯淡:捡拾旧物,带走泥土,
      瓦片上的新鲜苔藓,我们的闪烁言辞。
      
      
      2010.07.28.一稿
      2010.08.09.再改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7年11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