骆晓戈 ⊙ 骆晓戈诗选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长沙的冷

◎骆晓戈





    长沙初春的雨,

    是那种刺骨的冷,

    用北方人的话来说,

    是一个人的浑身上下都湿透之后,

    站在北风呼啸的露天里,



    是一个人没有干毛巾揩干身上的水,

    被湿淋淋地搁到寒冷的北风里,

    这种冷,不像北方的干冷,

    那里看着太阳白花花的耀眼,

    眼里是温暖的,身子骨裹在大衣里

    也温暖,只有鼻子尖尖的冷。



    长沙初春的雨,

    没有亮色,没有尽头,

    没有白天和黑夜,

    没有太阳的升起和傍晚的余辉,



    天总是阴沉沉的,

    是没日没夜的细雨蒙蒙,

    冷到了骨头里,

    一到这种天气,

    我妈便说,

    老天被谁扒缺口子了,

    不得开天见日了。……



   外地人没见过这样的冷,

   都说,怎么看外面的树都是挂满绿叶子的,

   人呢,却穿老厚的羽绒衣,

   而且进屋不脱衣,反而烤火,



   烤脚是最常见的。

   好像屋子比外面更冷。

   可是站在寒风中的大树不知道冷吗?

   它们可是连叶子都不转黄的,

   连秋天的凉意都没有反应似的,

   就别说一个整整冬天了。



   初春更像冬季的长沙,

   一连好多天不见太阳了,

   一旦太阳出来了,

   长沙人家家都是要抢太阳来晒被子,

   好储存一点点金黄耀眼的温暖,

   等候长长的湿湿的雨季到来。



                                      修改于2010年7月13日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6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