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万新 ⊙ 和泰森打架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群山(九首)

◎张万新



《本地风景》

无穷无尽的群山
包围着钟多镇。
只要是一个不关心
自己命运的人,
就会像我,愿意把岩石
看成比灵魂更硬的诗句。
而把青翠的树木,
看成是不朽的形象。
这点点心智,是长久居住
在此,获得的一种秘密心境。
惟一变化的是溪流,
溪流越来越少。
记忆也越来越疲惫。
我在此徒然重逢古人的少许词汇,
在午睡时梦见了开水,
而没有任何现实。
我面对着周围的群山,
经常自问是什么原因
使我更倾心粗鲁的方言。

2010年5月2日


《群山》

我想知道对面那座山的名字,
就去问那条渔船。渔船是空的,
没有人。我没得到应有的解答。
经常如此,我独自面对群山,
总是想知道某种解答。
这样的祈求是秘密的。
还有惊奇在后头。
每每看到群山延绵,都想是
心头那个故人。她在哪里?
就像一座山就是一座山,
也是千万座山。就算是
永恒的石柱,总是从山中挖出来的。
打破悬崖,也要找到她。

2010年5月6日


《有花园的房子》

有草木,有石头,
就有不可更改的童年,
就有命定的奇缘,
看起来仍然十分平凡。
她出现,就显露我的缺陷。
但我还是认识了周围的一切,
没有任何深意。
俯下身来,嗅闻一点点香气,
就足够领会她的美。
就算黑夜里她会说黑话,
我也可以分辨出她的真意。
我不再注视她的容颜,
也能凭直觉判定她虚掩的门。
门里有个小小的花园,
让她用全部童年去夸大它,
认定住在里面,就有爱情。
等待那命定的星辰,
从天空流下一道斜坡,
斜坡上就出现有花园的房子。
在这里,只要喊她的名字,
地上就会有东西发芽。

2010年5月14日


《莽汉的后遗症》

莽汉从不用黄金歌唱花朵,
因为莽汉不想用黄雀发言。
他们知道诗歌不应该
只用来拯救自己。
他们指认的树木就是所有树木,
他们指认的飞鸟就是所有飞鸟。
就算时间模糊,日子也是具体的,
他们指认的日子就是所有日子。
他们天生就是自己的乐器,
尽管他们知道自己的声音比较粗,
也不在乎自己是人还是动物,
也不在乎命运的哪个部位发痛。
他们垮掉了身子,还要用影子
走更远的路,而且越走越远。
直接把夜晚加上白天,
也没有丝毫恐惧,爱就变成了双倍。
漫长岁月中的所有疲惫,
就像乘慢船去巴黎那么一点点路程,
一口就干掉了从前夸下的海口。

2010年5月20日


《消失了的河岸》

我沿河堤走向下游,
我童年时捕鱼的河岸已经消失。
我看见一个很像我的人,
从山路上走下来,
在楼角一拐就不见了。
也许我俩曾相互寻找过,
今天不过是最后一眼。
我相信在我不知晓的某处,
一定还有一个美人很像我,
她的血液里也消失了这条河岸。
跟我一样,她也觉得缺少了一些东西。
河水流量不大,发出的声响也细微,
大声喊对岸的熟人,她听见时,
已经是她的名字的回音。
河堤太高,我不能从淤泥中
辨认出自己的或任何人的足印。
河堤在从前河流拐弯之处,
也只有轻微的弯曲,拆散了
由岁月编织的一个漂亮的圆环。
但我没有忘记曾经是我自己的那个儿童,
他曾用小手捉住大鱼,双腿插在淤泥中。

2010年5月22日


《从玉柱峰走下来》

明月之夜不只有明月,
还有两个人影,穿过一片小树林,
又被月光照耀,又还原成两个人。
一个是我,一个是野海。
我们只有一条路可以走。
只能走在群山的局部,
最后下到群山的底部。
我可以看清野海的眉目,
却不可能知道自己的摸样。
更无法知道潜伏在松树林里某种危险。
也不能从阴影里发现柔软的比喻。
就算这座山曾熟悉我的脚印,
走的人多了,它也会将我遗忘。

2010年5月25日


《这个地方》

此刻,还有谁像我这样,
在深夜里,还想看清山的面目?
那只是一道厚重的暗影,
延伸出硬朗的轮廓线。
我从未像这座山那样坚定过。
我也不指望这座山能够
从我犹豫不决的心灵中,
浮现出我早已熟悉的样子,
再用寂静来充实我。
这个地方,从未改变,
我指的是这座山,
也指的是我的心灵。

2010年5月31日


《走下去》

我也许会进入汽车,
用道路上的烟尘重复
以前的一个梦。那是一种
不合群的活法,被很多草纸
记载过。听着就揪心。

用道路上的烟尘重复
一条直线上的各个城镇。
那终点是个海岛,完全没有
眼前这些群山的拖延,
我一边吃鱼一边遗失自己。

一条直线上的各个城镇,
根本不是我停留的理由。

2010年6月2日


《变大》

我们这些人
都曾从山顶往下走,
沿模糊的小径,
穿过荒草。
其中一些部位,
是野兽用牙齿
啃出来的,
刚好可以落脚。
我们都曾走进山谷,
这可不是深渊,
因为山谷里的路,
更加清晰。
这些路都伴随着溪流。
刚才在半山腰,
我们只看见很小的流水,
我们不像这些水,
它们下到山谷,
就变大了。
等我们顺着溪流走到谷口,
溪流已变大成一条河,
我们这些人,
从索桥上跨过河水的腰。

2010年6月5日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11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