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丽隽 ⊙ 风事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乱石堆

◎叶丽隽



      《乱石堆》

在我晨跑的山路上,它们铺陈着
每一天,散漫、零乱的肉体

依山而下的倾泻意味,有别于精致的栈道
和翠绿葱茏的浓荫

一种动势,随时可能的交响
暗合我血液中与生俱来的混沌欲望

特别是雨后,我会停下,看它们湿漉漉
一个个悬空或交叠,闪烁黑亮的光

你反抗些什么呢?凝视之中交换着寂静和呼吸
我是唯一,却又如此多地战栗




      《你好,夏夜》

晚风撩起我的棉裙,一阵阵
抽打着我体内
流水丰沛的地方。多么奇妙
一个被暮色化掉的人
重又荡漾起了湛蓝的心脏
这波澜!当我抬头,北斗星已经移到了屋子的上方
啊,有失迎迓,已是夏天——
夏天来了,有多少个秘密
要与你分享




      《白云栈道》

“有雨山戴帽,无雨山没腰”
这话,确是一点都没错啊。住在白云山脚
观白云,占晴雨
渐渐地,使我获得一种力
混淆进任何我所在之处的背景中

我是一阵凉风里,消失的古寺
古寺里,凝固的钟声
是山腰处空心的松柏、飘忽的云雾
又是这儿几棵,那儿一片的野茶
被还原在清晨的光线里,无人再来认领

——不是我不愿将自己交出
沿栈道一路往上
山涧奔腾喧响,各种寂静试验着它们的宽广




      《向着凉爽的黎明敞开窗子》

向着四面八方
敞开我渐渐苏醒的灵魂
其实应该有另外一种生活
在我之外,应该有另外一个我,她一生
都在徒然地热爱……我心永恒。你,是否已经停止
来吧,每个字都是一条敞开的道路
来吧哪怕只有一次
如同神,赐予我一道稍纵即逝的阳光
绝望和美
从来密不可分




      《挽留之殇怎堪说》

在我年轻的岁月里,我曾是一颗行星么
夜空下,绕着你窗口的灯光默默辗转
直到露水浸湿了鞋帮
无法说清这是怎样的夜晚
但身体知道,那灯光,那恒星
那如同太阳光芒的灼伤

而今不惑将至,激情,仅来自于冒险,以及
与自身的对抗
人世的汪洋里,我波浪般
上下起伏,难以形容
那挣扎的躯体,多变的形式
到底标志着什么:“遗忘”?还是“挽留”
或者,仅是一个十字

没有别的出路。我把自己扔得如此之远——在日常的
淡淡的顺序中,因为惶恐而获得了生命




      《就我记忆所及》

你繁茂
高昂着,蔷薇花丛。你浓密的络腮胡子
柔韧的茎梗,痒痒地
戳着我的心。你的双眸里
有怂恿和纵容,一对追逐的流萤
永远闪烁在往事中
你紧绷的躯体,藤蔓一样
交叠在我腰间的双臂(那温暖,可以持续一生)
你胸腔的磁性音响,一个蜂巢
淡淡的生殖气息……我们仅有的一次慢三
是我赤着脚
踩在你宽大的脚背上
一二三、一二三
闭着眼,整个地埋首于你挺拔的枝干
我们旋转着,树叶纷披
绿色的,都是绿色的
没有别的事物在我们之间
说真的,最后你全身简直成了一个花园




      《初遇》

爸妈地间,哥哥在上学
我一个人
去了后院。这是六月,大洋湖宽广明亮
粼粼的波光,荡向远方
在我短缺的童年
水,是我和伙伴们唯一的快乐
——我已偷偷学会了游泳
笨拙的狗爬式。这是童年,六月的一天
第一次, 我一人
独自步入水中
绿色的湖水,若有若无,托着我的头颅
像颗孤单的水葫芦
我安静地漂浮着,表面明亮、温暖
愈往下,愈冰冷,愈幽深
凉意沿着脊椎骨,漫上我的胸口
有如命运给予的补偿,渐渐地
我开始步入了
一个从未体验的世界
涌动着莫名的兴奋和隐隐的恐惧,在那
看不见的深处
暗流阵阵,无穷的未知潜伏着
鱼和小虾围拢来,一下一下
轻啄着我的胳膊、胸脯和双腿
我不知道,贴着我腰际凉凉滑过的
到底是水蛇还是鳗
不远处,分开的大钳锯后面
蟹正转动着电光般犀利的凸眼
螺丝从脚趾缝里挤出来
又随着淤泥淌走。那脚底的蚌
它粗糙、沉默的石头身体,会突然向我
张开它紧闭的黑暗吗?




      《在群加森林公园》

酒宴从帐篷移至林间,进行了数个小时
歌声还在继续
笑闹此起彼伏
剩下我,一个无趣之人,野孩子般,随着扬花
徜徉在光线斑斓的树丛中

犹如置身于大雪
高原上的杨花,竟然如此壮观
它浑身洁白的轻盈
它怀抱中,一颗颗微小种子的强悍
轻轻触动着我的顽疾。是的,我弱小、声微
只占据这个世界很少的一部份
可也有大悲喜
也有热泪,在寻找着决堤的口

但不是这样,集体的狂欢
不是我们,不是干杯
不是众口一词……扬花如雪。僻静处,寻一草坡
枕着狼毒花沉沉睡去。我终究
只是个大梦者





     《跑吧,我的小红马》

跑吧,我的小红马
我远道而来,一下,就看上了你
身不由己,匍匐于你大海般
忧郁、沉静的大眼睛
跟着你穿过草场,踏进蓝盈盈的青海湖

随着你背部的耸动
我已渐渐放松了腰身
接着跑吧,小红马。我想继续溶解、放下
想舒展成沿途的任何一丛
芨芨草和格桑花
想撒开四蹄
绵羊和牦牛一样,漫山遍野地跑开

可是你的响鼻,令我心惊
手持缰绳不知如何是好。这会儿
你又停下脚步,低头啃草,你把我留在生活
可怕的模糊里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4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