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子 ⊙ 传说的继续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南疆诗草

◎泉子




南疆诗草
          泉子

温宿大峡谷

如果能化作这峡谷上的
一片白云,一只散步的羚羊
那么,我将不枉此行

如果能化作这戈壁上的一颗沙子
一粒微尘
那么,我将不枉此生

如果我以岩石的声音告诉你,“我爱你”
而你以另一块岩石的声音来作答
那么,我们就不会辜负生命那么漫长而孤寂的孕育





记住

记住这修长的白桦林
记住这低矮而翠绿的沙枣树
记住苍茫而辽阔的沙漠
记住蔚蓝而高远的天空
记住你的微笑与沉默
记住我太久没有感受过的
在瞬间得以满盈的喜悦与孤独








多浪木卡姆

我羞愧于称自己是一名诗人
在多浪木卡姆民间艺人面前
唯有岩石与沙砾才是合格的听众
这天籁之音
而我必须咬住嘴唇
我必须咬住
这无法抑制的惊叹与赞美
因为谁一松口
谁就将被送回凡尘




在鸠摩罗什像前

那个伟大的龟兹古国在哪里呢?
当我站在鸠摩罗什像前
我身后是依然伟大而残缺的克孜尔石窟
而我的心因什么变得如此柔软呦?
是那在雀勒塔格山背面持续的闪电吗
是那伟大的目光与残损的崖壁的共同的俯视吗
还是因对一个女孩那绝望的爱情



致鸠摩罗什

如果我是一块石头
我必须成为一块石头
我才能听清
你真切的召唤
我才能从我的身体中,从那满盈的悲伤中
辨认出你的祝福
我们才能再一次共同见证那遥远
但永远不会消失的光荣





苏巴什故城

残缺还残缺得不够
直到黄色的泥墙完成它最后的坍塌
直到一粒沙尘最终完成它自己
直到你的孤独旷远如这大漠
如这孤烟
还有什么呢?
是的,还能有什么呢?
除了孤独
而你知道,你知道
所有的完整都不过是又一次暂时的挽留






库车

一条河流向了哪里呢?
当我们在薄暮中
当我们逆流走向一座古城的深处
一条河流是否最终能流经我们的故乡?
当我们在堤岸上坐下
天空也随之坐下
那黑色的飘带
也随之消隐在浓密的夜色中
只有这弥漫开来的流淌声
只有这水与水的静静的追逐与吸引
注入了这些异乡人的心灵












沙雅魔鬼林

死亡是最伟大的奇迹与发明
从燃烧的星辰
到一只蜉蝣的十二个小时
现在是一棵依然站立的白杨
与散落在它周围,或站或坐着的我们
一头栓在另一根干枯的白杨那残余的树桩上的驴
它潮湿的眼睛在为一个目盲的歌者眺望
在低矮的阴翳中
那些干裂的大地与心灵
一同饮下这正午,这苍凉的琴声











月亮湾的婚礼

亲爱的陌生人,我为你们祝福
就像老耿说出的
“在天愿作比翼鸟
在地愿为连理枝”
就像沈苇在一张红纸上写下的
“海枯石烂
地老天荒”
愿这些从未能在我们身上显现的奇迹
在你们身上得以显现
愿我们曾经的梦想
成为你们今夜的现实
亲爱的陌生人,我愿为你们祝福
我愿生命中所有的沮丧成为我一个人的沮丧
我愿生命中所有的孤独成为我一个人的孤独



孤独

这连绵的而荒芜的戈壁滩不仅仅作为一处自然景观
它同样是我们对三千年前那个繁华的城池的怀念
同样是我们对四千年后的另一片绿洲的想象
而七千年,不过是一阵风把我们脚下的沙土
搬到了对面的山坡上
不过是我们生命中的孤独
又增添一抹绿色,一粒灰尘的重量






阿克苏的节日

这是从天空中垂挂下的珍珠与甘霖
而不是江南那绵长的阴雨
这是阿克苏一个最新的节日
一个快乐的阿克苏
一个受到祝福与说出感恩的阿克苏
而不是许仙从西湖的一叶小舟上登岸
并穿过那长长的白堤时的厌倦与忧郁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2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