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尾 ⊙ 从没有提到过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在筲箕岚垭

◎宋尾



幼猫


它来这个世上不会超过五周
“时间”是我们的标刻
世界和死亡却为万物共有。

它匍匐在一个烟摊下
它不会了解对面
菜园坝火车站里汇聚了什么
当然,它也不关心
人们为何要南来北往。

它暴露在小雨中
但不必举着一柄好看的假肢
也不必紧张地盯着
公交即将驶来的那个方向。

几位高挑的少女走过
潮湿的中年候车者
在灰色的雨雾发现一道亮光
他们的心
跟着那骄傲的躯体
小跑起来。

但把她们跟这个阴郁天全部
加起来,也不如
那个毫无内容的小纸团
——对它来说。

它在寻找被我们遗失的好奇
那种在庸常事物里
获得乐趣的技能。

我随陌生人涌入大巴
尽量省略此行的目的
寻找一个让自己舒适的位置。

它停留在窗外:
它会一直留在感兴趣的
任何一样被我们称作无用的东西之上。


与游江在筲箕岚垭


如果往游客相反的方向走
你或许能找到它。
它斜卧在山坡
黄昏将至,一种静默的吸力
将我们带往
这条埋伏于经验尽头的路径。
与那个熟识的磁器口
完全不同。
这似乎是两个相互压迫
却完全抵消的世界。
它独立
又笼统:
低矮的房宇
亲密地挨在一块
人们在房前聚集
下棋,搭讪
讨论菜价或是天气
在他们身边
一群顽童
抱着皮球呼啸而过
一位妇女披着睡衣拐进小巷
留下一截丰满白皙的大腿。
我们在这里
找了一家卤菜摊喝酒
就像坐在一条
旧日河流之上。
我们借来几张塑料椅
打了一斤老白干
一群游弋的癞皮狗
和它们背上斑驳的黄昏
马上就将我们围拢。
在酒杯里,我看见了
老街的政治和隐喻:
少年时我所有的邻居
还有我死去的酒鬼父亲
在夜晚到达之前
次第回到他们的位置。


草坪灯


深夜,透过落地窗
看见它
  
低矮的手掌在收拢
那片葱茏的草坪
  
它似乎一直
站在湿漉的夜里
  
在某个北欧电影
我见过——
那种无名小镇的徽标
  
银灰的雨丝
给它的身躯上
漆了一层绒毛
  
鸟类,或是
植物才有的
半透明的触须
  
它是堇色的,但
在边缘部分
近似于黑
  
它看不见我
或者附近睡梦里的人
  
它看不见
带来遮蔽
和阴影的围墙
它无法看到
自己的站姿
  
我们的眼睛
为别的事物而存在
  
半夜,我被
它沉默的照耀吸引
  
它不仅仅
只发生在这个时段
但,跟我们的
记忆或情感类似:

它只在
需要的时刻,恰当地出现
  
尽管它的光亮
无法覆盖到
更远,在脚下
也有黑暗
  


这个时刻我是孤独的


在熙熙攘攘的
十字街头
在每一块广告的
阴影下面
在每一处拆迁的路口
在每一丝裂缝
流露的无力感当中
在每一只蚂蚁
迁徙的过程
在每一块石头下
翻出活着但不被了解的菌体之后
在堵塞的嘉陵江大桥
在酿造的蜜罐里
在济济一堂的
酒店大厅
在所有的朋友
都清醒的时候
在梦见
你们挤在一堆的时候
在全部的声音涌向
我的时候
在静默的4K纸前
在切割成型的新闻里
在鸦雀无声的舆论里
在那个鼎沸但看不见的锅里
在达成默契的指摘里
在愤懑的表演里
在熟识但麻木的汉字之间
在永不出现的真实
与虚构之间
在灾难运抵屏幕之际
在完整的手臂上
在流泪的青色沙发上
在邻居家猛然传来的
一声哗笑里
在一对少年情侣缠绕的
肢体间隙
在感官消隐于性爱之后
在长久占有的卧室
在瞥见黑夜的镜子
在镜子照耀的黑夜
在噩梦初醒
至下一次睡眠之间
在至亲的深眠当中
在词语穷尽之境
在想说,但——
实际上我对这世界
没什么好说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2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