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霞 ⊙ 赵霞作品/TITLE>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魏玛(随笔)

◎赵霞




1.

驶在高速公路上,迎面有微雨。我问BJ刮雨器是否坏了,他纳闷地说没有啊。

原来我把现实和《今天》杂志里一篇叫《出租车司机》的小说搞混了--不是现在车里的这本,是那期灰蓝封面的。

2.

鸟巢缀在稀疏的初春的枝杈间。

3.

星期五的博物馆仍然是冷清的,除了我们,只还有前厅一名售票的妇女(我们在展厅里的一幅作品中,竟然见到了她的照片:站在一架设计荒诞的运货机里,丰满的胸脯上搭着碎花的绿丝巾)、一名电工(扛着高脚梯走进来,好象要把还在放映中的录像投影仪大肆修理一番),和另一名别着标牌的工作人员。

4.

后来离开魏玛,直驶柏林。上高速公路不久,BJ让我往公路左侧看,说前方那片整齐的小高层就是耶拿(Jena)了。原来Lutz Rathenow住过的耶拿就是这样的。鲜明的东德气息。从建筑立面看,和中国的内陆城市几乎无甚区别:有限的创意,拘谨的色彩。上百户人家被分派在那样的水泥格子里居住。

你从作家的简历里往往什么都读不出。除非你象我一样,对简历中提及的城市有过货真价实的一瞥。

5.

途中到处见得风车。八九架或三五架,支在农田遥远的那一头,有时是在近处一道略微拱起的小坡上。我说堂吉诃德携桑丘前去奋战的假想敌就是这样的吗?那三片叶子离地还远着呢,怕是扫不到堂吉诃德或者他的瘦马。BJ笑,说堂吉诃德时代的风车或许都是矮种的吧。


2001.2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0年11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