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梵梅 ⊙ 木书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倾斜7首

◎子梵梅



倾斜7首


·天人之歌

“这些冷够不够用?如果不够,
就把天堂里那三床雪花,
都拿去盖在身上吧。
我看见你瑟瑟发抖,可怜的孩子。”

问:“如何解剖那只夜游天鹅的天灵盖?
如何知道它在蓝绸的湖水上一阵晃动的内因?
如何消受纯洁?
如何做到智趣人生?”

答:“我只有绵绵无尽的雪,轻恍若无的雪,
够不够清除你脑子里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够不够让尘世安睡在一块白布里?”


·魂破魄

节日里,找了很多人,见了很多人
夜夜往回走
树影筚拨。四个民工从身边呼啸而过
我怀疑我见到的都是一些破魂魄
我怀疑我是其中一张破魂魄
我其实正参与在路上与人群不断地滚动?
我见到谁,没见到谁
他们是我的什么人,我是他们的什么人
为什么在回来的路上
魂魄没有修补好


·喜鹊之歌

星期三,我终于看见那只黑衣喜鹊啦!

我刚刚出门,它站在高压线上大声叫喜
我吓了一跳,脱口惊呼“危险!”
它却安然地看着我,稳如磐石
它的脖子有一撮白羽,俊逸健美

真是好啊,与我心中描绘了无数遍的样子丝毫不差
它朝我静静地看着,大约20秒
那个时候,我认定它就是我前世爱着的异性
只有它能够带给我喜庆和安宁

黑衣爱人,你要飞就尽管飞吧
只要记得每天来我附近的树梢叫上几声
我就心满意足了。再见,我的喜鹊
如果我老了,你还未老
请到我的墓前叫上几声


·倾斜

昨天脖子扭伤了
今天看人,人人都朝日影的一边倾斜
看自己也是如此
看母亲,再看父亲
他们合成一个人就端正了

风往树梢吹,曲线一样到达那只鸟的左翅
那只鸟趔趄了一下,靠紧树枝,树枝斜向一旁
我的视觉良好,然而由于视角的问题
请允许我偏颇地把你的痛苦看成斜角的快乐


·向晚之歌

2007年冬天,向晚。一个人的宗教又在发抖
我到阳台的风中祈祷。祈祷总是这样
就像一个盲人钢琴师,习惯性地走向钢琴
我边祷告边戳死一只瘦小的蚂蚁
就像我将会被另一只比我强悍的手指
顺便戳死在另一个向晚的冬天


·圣餐

“我冷。”对着窗帘说。四周无人
窗帘摇了摇头,再摇了摇身子
我加了大衣。打电话给楼下的饭馆:
“请给我一份白色牛肉粉。”
“对不起,今天没有送餐。”
这正中我的下怀。不是我不吃,是今天没有送餐
基督不亲自送餐,我就可以不吃
啊,这可爱的圣餐。我把你赦免


·机场之歌

在机场排队换登机牌
漫长的队伍终于轮到我走到美丽小姐的电脑前
我把票递过去。她白色的小手柔软地伸过来
一会儿她温柔地告诉我,没有登机口,请您等一等。

肉体开始倾斜。我向一个空位置走去
旁边是一个女人,她拨了拨位子上属于她的行李
“你先坐吧,他去卫生间。”
“他”是指她的丈夫。位子尚留余温

我在游丝一般的余温里竟然打了一个盹
这太让我吃惊了。我想我一定是可以发胖的
马尔克斯告诉我,当一个人到了无所求时
他就会吃个天昏地暗。自从汉娜不听朗读后
到她死去时已经相当肥胖了

一个小睡醒来,觉得一万年,舒服得想流泪
有人发短信来关切,于是顺便把泪流下来
一万年太短,只争朝夕。其实只是睡了两分钟
继续去排队。“对不起,还没有登机口。”

除了登机口,还有没有哪一扇门可以走进机仓?
正不服气中,那人的丈夫回来了
我站起来,他说,不,你坐。
我还是站起来。删除一条本想要发出的短信
离登机只有20分钟,我继续排队
回望身后,队伍空荡荡。

2008/02/16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