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梵梅 ⊙ 木书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在阳朔十二首

◎子梵梅



《无用论》

执意于无用,也是一种用处
比如执意于松柏的青翠,执意于墓碑的干净
执意于乌鸦的红舌头

你朝白云走去
你为什么朝白云走去?
你为什么朝阳朔走去,朝拉萨走去?

有人过河是缄默的,只有河水喧哗
有人跳楼而死是缄默的
只有警车顶篷的红灯是喧哗的

无用,你正在前往。
去了又回,什么意思
你说不清楚

夏天了,河水上涨
有的地方则水落石出
漓江怎样?
你执意于它的水位和山峦倒影吗?
如果是,请告诉我
你需要什么样的水位
什么样的倒影


《道德狂》

我不肯低头
但是墨黑的天色把我压低了
“看见很大的上帝在云朵中”(柯索)
看见蓬松的白云也打着伞
有用。无用。
无用。有用
它们甩在我左边的脸上
而右边完好无损
这样的冷热不均
终至使人发狂


《寒意》

我不为省略而活
不为旧井里那口月光而活

我为院子里那只乌鸦
送去清水和一小块鲜肉

但这也不是我活着的理由
关于这个理由我想过很多年
最后我明白了,我有幸还有父母和孩子
何必去想如此寒冷的问题


《在客栈》

我在途中,爱上预报的福建台风
记得出门那天是“莲花”,回程换成“浪卡”
台风会把飞机变成玩具吗?
观光的蝴蝶会坐上电瓶车在大海的波浪上做爱吗?
我是如此喜欢问句。床头的镜子上写着一行字:小心烟头!
感叹号更像烟头,还是问号更像烟头?
我没有能力消除问号
也没有能力积蓄足够的感情来喟叹
我只是一滴无力的墨水滴在纸上
顿了一顿,什么都还在,什么都没有解决
白纸落满惶恐的黑字
苍茫又向苍茫掘进了一尺


《游戏》

我想要树立仪式
最后却更像是游戏
月光下,一个人捉迷藏
清楚规则,明了谜底
从火车到飞机
从陆地到云彩
越来越停不下来
越来越画虎描猫

客栈的灯火是服务生点亮的
就是这样别人点亮的灯火
把我叫进门去。
人生本寄。一觉醒来
飞机的机翼被露水压跨
梦里的马坐着别人的鞍
新开垦的土地
食肉者正在剪彩
世界是一个崭新的公司
看哪
新的一轮狂欢
正在无可阻挡地到来
只有我的肉体持续着暗淡


《昨夜究竟发生了什么》

夜色如镜,照耀我泪水已干的脸
我软弱地躺着
只等曙光一到,坚硬地弹跳起来
每天编织一个全新的比方
白昼忆起昨夜的焦虑,恍如别人的痛苦


《要准备一颗投降的心》

三次检查窗户
密闭。密闭。密闭。

要去责备无孔不入的噪音
还是去责备轻薄的墙体
和不堪一击的玻璃

一个鲜亮的烟蒂在地毯上幸灾乐祸
那一股子恨,慢慢被它所消磨
磨至与夜色如此合身
最后投靠于它墨汁一样的心怀


《今晚我睡在东西》

天如墨,树翻滚。
衣衫在阳台晾衣架上
扑腾。
一个半小时后我将飞桂林转阳朔

此时我在室内,穿睡衣看暴雨
电闪雷鸣,树枝劈断如耳光
桂林和阳朔与我无关

今晚我将不是躺在闽南
而是千里之外某个陌生客栈
这让人不解其意

我要去的地方
一周后,当我回来
我还能记起我去过那里吗?
谁能证明我离开过这个房间?

事实上,我哪里也没去
一直坐在椅子上
一个半小时后,我在空中
没有谁能说得通
我不在陆地


《为什么要去阳朔》

为什么要去阳朔?
为什么回来后又离开
离开了又迫不及待地回来?

阳朔是什么?在哪里?
为什么我去的是阳朔,而不是别的什么地方?
这些都是问题吗?

暴雨如注。阳朔与我无关
窗外的雷雨与我无关
与我发生关系的是
这首诗到了结尾
左心房和太阳穴
隐隐作痛


《贪生》

晚7点15分以后,我将在天上和气流层呆一个多小时
我将恐惧。尽管我在地面多次寻死
那有些快感的寻觅
在天上化为迫切的贪生


《青山遍布倒影》

一座座青山青又青
挽留不住江水兀自向东流
青山遍布倒影
到底什么意思

十里荷花如洋场
这青山脚下人工制造出来的美丽
这旅游局提供的风景
它的意思是
请你务必在荷花丛中微笑
这样才不会辜负
一座青山又一座青山
在波心的荡漾

看在青山如此沉重
还得拿影子留住无情流水的份上
请你务必在荷花旁
拍一张咬牙切齿热爱生活的美照
用以人生必要的粉饰


《消失》

不管我换了几个城市放下这具肉体
它仍然追随我,属于我
它涣散,暗淡
在游人如织的广场像一滴水
消失于海洋
而不是
融化于海洋

2009.7于阳朔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