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眉 ⊙ 上邪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越狱(2010.05)

◎桑眉



《火车又开来了》


他迎面而来时
让人恐慌

那么多轮子的火车
该从多远的地方来啊

那么多轮子
能压碎多少枕木 或骨头啊

他明明在地面上狂奔
怎么在我身体里呼啸呢

你看:火车又开来了
你听:啊……

他跑远的时候
我就入睡

梦里都是不认识的人
像是从火车上下来的人


《快要发疯的女人》


不是电影。
这人生,有时现实得
让人吐口水

她俗不可耐
在两块五一斤的土豆与四块一斤的缸豆之间
做思想斗争
比起圆滚滚的土豆,她更喜欢缸豆的修长与青翠
但她买下了土豆

每天早晨都被闹钟吵醒
或者被一支枪逼着下床
洗脸、刷牙、用谭木匠的梳子梳疯长的刘海
她们试图给世界蒙上面纱
被她一次一次含恨剪除

含恨的理由不止于此
多数时候她不流露
驯鹿一样温顺
可背地里,背对着大世界或观众
她冲某个患病的男人大喊大叫、
扔菜刀。披头散发
像头母狮。


2010.05.29


《探路者》
——写在“探路者”《黄斌诗选》首发式后


一生长途跋涉没什么大不了
旅馆会收容你的鞋子
和票根

会遇见一些人
和他们在虚构的江上流饮
清唱、做白日梦……
偶尔仰面
数琉璃瓦片和瓦片上的雨点
柳梢恣肆

如你。放弃矜持
主动攀谈
挑衅一个沉默寡言者
惊扰彼此怀中的兔子
以及很久很久以后成为红宝石的忧郁眼神


2010.05.16


《诗人要学会乘鹤》


出界岭那条盘山公路
实在婉延了些
类似落拓青年半生纠结的心肠
眼看时光如电
需要快马加鞭
乱石、沙砾、沥青、没加小红帽的单行线
以及气急败坏的没锁裤子拉链的临时交通协管员……
呼啦啦涌上路面

身为诗人
是该爬到梅树上
弹琴
假寐
……
偶尔乘一只鹤
白云一样,悠悠地
去武汉


2010.05.15去武汉,途遇堵车。


《有这么一天》


以为自己十七岁
吊带衫公主裙水晶鞋
立在那里定定看一个人
直到风轻轻吹动睫毛
树轻轻落下叶子……

与那人并不熟悉
距离模糊了衣服与裤子之间的叠痕
像是穿着灰白长衫
走路或驻足都在古时候

这样的时刻很静谧
与他隔着很多年代
突然放声唱歌,或打口哨也阻止不了
一朵花开

有这么一天
他也会悄悄立在桃树下


2010.05.24 上午


《给你》


雨从哪儿来
谁也说不清

愁是从雨中逼过来的
我看得真切
她雨丝一样绵密的针脚

你在咒骂天气吗
亲爱的
比起这反复无常的天气
我更关心你的表情
和心里的嘀答声

你要知道时间毫不留情
丢给我们一堆往事
美好的 幽怨的 不堪的……

——干嘛要去较劲呢
我们在彼此身边


2010.05.21


《越狱》
——多愚蠢,一生都在画地为牢,
    不断出逃,却无处可逃……


地上青苔滑溜
阴沟淤泥散发瘴气
围墙倒插破酒瓶、碎玻璃
野生蕨让阳光变得珍稀,又诡异……

但这没什么可怕的。
她从阴冷的房间走出来
到天井晒太阳
捉虱子一样专注地看会儿报纸
读一会儿诗,为诗人们在广阔天地望不到头的忧伤
喟叹

并不悲伤。你瞧:
她有六张凳子
厕所的窗棂紧挨墙体
一条闭路线(可以想象成是钢绞绳)横跨天井
还有季风播种在墙角的树
树径有拇指那么大了

事实上,去年冬天
那只因为偷食而被反复驱赶的老猫
已将缩骨术教给她
一念咒,身下的小靠椅就只剩下一件衣裳

“你尽管拿去,或占据,这空空的……”
当然,当暴君大赦天下
房门洞开
她仿佛还在


2010.05.01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