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眉 ⊙ 上邪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路过人间

◎桑眉



《谱牒》


……第廿五世、第十五世、第一世。
如果历数他们的沧桑
逆时针 从眼前这个人
倒数至作古的那个

比如:从永忠公第廿九世孙徐善银
到永忠公
假设他们中间的亲人平均寿命六十岁
假设你用一根指头代替一个年头
忽略那些中途“不延”的
你也得掰一千七百四十下手指

——一千多座坟茔像什么呢
……丘陵 古堡 古战场……
黄沙蔽日 寒鸦偶啼
他们或者坐北向南
或者未山丑向    
年代近些碑誌尚存

“当年啊,那可都是风水宝地”
果然能荫庇子孙
果然螽斯蛰蛰 瓜瓞绵绵


《半夜》


半夜起来糊墙
过期的《文艺报》《人民日报》和电视报
你们应该庆幸 甚至感到骄傲
能够成为墙体的一部分

墙外刮着风
那只母猫没能躲过不分季节发情的野猫的侵犯
风声明显凄厉

但比风声更让她无法忍耐的
是穿灰袍子的鬼头鬼脑的用一双小脚走路
步子细碎沙沙作响的家伙
它心怀叵测 像巫师
在每个梦的边沿肆意出没

“噢,只剩半个夜了……”
她重新把丈夫的胳膊搬过来枕着头


2009,12,16录。


《面对面散步的老人》


万佳福超市外面不知名的树
又发新叶了。去年的紫色果子
被小鸟啄尽了吧?不管啦,反正
他和她还在那儿。

我听不懂的通山话,一定很动人吧?
瞧她的面庞,不时不时绽开花;
他穿制服的样子真是迷人啊,
年轻时,是她追他还是他追她?

这也不管啦,反正
不论天晴落雨,我都看到
他扶着偏瘫的她,在那儿
面对面、手牵手、慢慢走……
一边轻声说着话。


2010.03.18


《搬家》


等我写好这首诗
把她贴在旧墙上
和上届房客的习字帖排一排

字帖写道:
“翠竹黄花皆佛法,
白云流水俱禅心。”
“野鹤知琴意,
山樵识幽兰。”

诗中写道:
亲爱的族亲们
我走了,留下两捧大米、一棵萝卜、
    半个馒头、满室油腥……
我拆了纸糊的墙
取了压铁皮的砖头
你们入席吧


2010.01.15稿  03.17录


《幸福路》


3月13号的幸福路
突然打很响的雷下很大的雨

有人独自徘徊
左边是幸福路东一巷到东八巷
右边是幸福路西一巷到西八巷
返身  左边是幸福路西八巷到西一巷
右边是幸福路东八巷到东一巷
其间她曾拐上一座小桥
桥下水声喧哗  不掩春潮

巷子两侧的门对称排列
多数关着
除了幸福路东四巷左侧门牌号为403的
轮椅上的老人静静坐在门口
像是在等她

当雨停了
她踱回503门外
老人才关上栅栏般的铁门
停了停  再放心似地关上木门
门在他停顿的当儿
透出一缕微光
照得貌似庞大的黑暗和忧伤羞愧难当


2010年3月13日夜  23:05


《路过人间》
——清明,祭哥哥离世二十年。


你走了
一走二十年
路很远
妈妈的悲伤从此没有尽头

哥哥
故乡的油菜又开花了
黄灿灿的
像阳光一直铺到天上

我曾经追着花香
追着蝴蝶
练习飞翔
我想啊
把我们家新编的门牌号告诉你
你至少可以写写信

或者当你居住那朵云彩
路过人间
路过妈妈终年敞开的院门
可以停一停
落下雨滴


2010.03.28 15:16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