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眉 ⊙ 上邪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四月的灯笼(2010.04)

◎桑眉



《四月的灯笼》


去年春节的灯笼还挂在树杈上
像枚大柿子
皮太薄,似乎能看见她的空荡荡

但她离地三尺
站得比我高
望得比我远
白天看天上行云地上车流
如水。夜晚听雨堕凡尘、虫鸣……
有月华,亦如水

应该也满腹心事
是风吧?或绕舌的麻雀?
带领那些不分昼夜的、无情的、
    或才下眉头却上心头*的
往事,反复回来

在四月的绿叶间
成功越冬的那春风中的灯笼
眼看就要褪尽残红

也许
我该借给她一个名字
“桑眉”,或“子佩”
爱上她的人才好唤她回去


2010.04.27  10:57停电,发呆十分钟。
注:*“才下眉头却上心头”出自李清照《一剪梅》。


《玉树,玉树》
——“汶震”之后,心又开始新一轮疼痛。


像任何一个没去过的地方一样
像好姑娘,神秘
令人遐想。

我指着汉字,自言自语:
美玉的玉,槐树的树,
开赤色花结青色果……

可是26.7万平方公里的土地
25.27万男女老少
以及不计其数的活物
怎么能用一棵树去形容呢

玉树,玉树……
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

2010年4月以后
天空依旧湛蓝如海
白云吉祥,时而覆盖远山
时而挂在树梢、草尖、或小羊犄角……
结古镇开始流传逝去的姑娘在天上
口盛装口口华服口口环珮叮当口口……

这传说如果发生在4月以前
该有多罗曼蒂克


2010.04.17稿4.21改


《她说:嗯》


如果今晚有梦
请向北走
靠着北斗的指引
可以找到那弯新月
和传说中爱丽丝的仙境

有人会为你拿大衣、礼帽和拐杖
递上变身果汁……
并打开神谕
指认你的前生

有些事要过许多年才变得美好
有些人要离开很久才想念
今夜促膝相谈的崭新人儿
已然成为亲人

你说:要好好的。
她说:嗯。


2010.04.



《逝去,或者永恒》


她在木板上躺着,靠窗,
头枕瓦片,仿佛夏夜纳凉;
似乎因为过于平静,而如同家什,
家什因为不平整而蒙上绸布。

娘家人没来之前,
她十一岁的长子和三岁的幼子在堂屋内外,
追来追去,满头大汗,
不时笑出声……

邻居一如既往
扫地的扫地、带孩子的带孩子,
抱一捆干草的则慢悠悠地向屋后去;
狗偶尔出现,煞有介事地看风景……

除开她丈夫亲手凿的佛龛,
供瓶里的假花换成了滴血杜鹃,
这个叫寨头的村子,
与她生前没什么不同。


2010.04.20小舅妈走了



诗三首:
《如果》


别笑我
如果能够实现这样的理想
我就是天底下最幸福的

上班骑蜗牛
上北京骑毛驴
会情人骑汗血宝马

如果你爱我
就放下手中所谓的现代化
手机 电脑 IVR语音互答程控器
去种草、栽梨树、凿石厩……

我的坐骑需要粮食
补充水份
我需要月白风清
驿路梨花

我也争朝夕
勤恳工作 养家糊口
山一程 水一程 去北京开笔会
想你了,便轻叱一声“驾”
马蹄得得
当晚,洁白的花儿,落你家。


2010.04.10
*驿路梨花:陆游《闻武均州报已复西京》。


《如果》


朝回走吧
如果可以
我想路过青年和少年时代
回到十岁之前

在麻子坡
那里住着湖广填四川的外省人
蓝姓奇缺
是少数中的少数

我因此孤独地
过着童话里朴素的童年
掷石子、修马路、跳草绳、踢鸡毛毽、打猪草*
看哥哥脱光屁股挨打
背军用书包上学……

但这多好
住在离梦境最近的地方
尽管人儿缈小
一伸懒腰却能摸到世界的心脏


2010.04.07  11:55
*掷石子、修马路……:童年的娱乐、游戏,“修马路”即“跳格子”“跳房间”。


《如果》
——看《阿凡达》


住在宇宙一隅的人
额上洒星辉
长发辫、碧眼,耳朵会扑闪
个子匀称、高挑,用原始武器
为猎杀的恶狼祷告

他们生活的森林
小兽会飞
花朵把自己点亮
黑夜如昼

他们饮露
练习射击、高空俯冲、骑灵鸟
用发梢联系万物,驾驭她们
但并不凌驾于她们之上
他们通灵
抚着项上的灵石
传递讯息

如果你是他们中的一员
就会明白
我为什么时时扪心


2010.04.04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