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箫 ⊙ 天光灿烂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创伤难愈

◎瑞箫



  周日。黄昏。细雨。

  父亲准备好了晚餐,跟往常一样丰盛,哥在电脑上工作,嫂在呼呼大睡,小侄女在抓紧复习,而我,仍喜欢在雨天躺卧阅读。

  但是,再也没有那温暖的声音来喊我们吃饭,再没有那嗒嗒的脚步声慢慢走来。小侄女说过,闷头做功课时,不用回头,就能分辨出是爷爷还是奶奶来了,就凭脚步声——

  多么惬意的春天细雨黄昏,窗外一片氤氲,室内一片静寂。

  太寂静了。

  一定是发生了什么可怕的事情?有时我突然会想,也许是个噩梦吧,等梦醒了就好了,妈就会回来,会回到这个属于她的家。

  生活,一如往常,只是少了个人。在厨房,在餐桌,在阳台。每当我开车离家或回家,抬头望去,我知道,不再会有母亲守在窗前或阳台,向我挥手,微笑。

  就这样,2010年5月,我失去了生命中最亲爱的,最重要的一个人。

  我最亲爱的母亲,突然变成了一张相片,静静地立在灵台上,烛光闪烁,清香一枝——“妈,吃夜饭了。”

  饭后,照例散步。

  雨中,我独自一人。

  仿佛,母亲还在我身边,我还拉着她的手,边走边说边笑。

  虚空地,我又在此世界踏出一步,而在彼世界,一定有我的妈妈,最亲爱的妈妈,仍在静静为我守候。

                                    2010/5/27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6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