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敏华 ⊙ 潮湿的隐喻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张敏华2010年诗歌

◎张敏华



张敏华2010年诗歌


新车

一辆新车,斯柯达,昊锐
醇魅红──
我的第一次车恋
道路两旁,花枝招展
方向盘握在
我的手里
我开始相信命运
相信缘分
相信远方,有我
生命的一部分
2010.4.16.



我和车

深夜醒来,感觉自己
开着一辆昊锐车
白天走过的大街
变得陌生,和隐秘

打开车窗,做深呼吸
我开始怀疑自己
是否真的醒来
仿佛我和车
就是黑夜本身
2010.4.17.



雁荡

在灵岩景区,总能看到两个伟人的
题词:“雁荡山”和“雁荡”

导游说:“题‘雁荡’的人
没有坐上江山”

但我更愿意将这首诗
取名《雁荡》
2010.4.17.




片刻

谁愿意像银杏树的叶子
在风中停留片刻
我的肉身,在风中
停留片刻


曾经,在长兴十里银杏景区
我看到银杏树的叶子
闪着光,由绿变黄
缓慢,迅疾

我的肉身,银杏树的叶子
顺着金色的刀刃
在缓慢,迅疾的风中
只能停留片刻
2010.4.21.




不安

雨还在下,仿佛没有
停下来的迹象
一个善感的人
陷入不安

这是我生活的杭嘉湖平原
四月的天空像瀑布
那些落叶,那些落花
脆弱,无助

人到中年,我不再是
一个多愁的人
但满怀的不安
仍然远远不够
2010.4.22.




想起

仿佛春天永远在路上
雨后,草更青
树叶更绿,但东风
无力,落花遍地

看落花,想起
年迈患病的父亲
我忍着泪水
忘了说话
2010.4.23.




善良

她那么善良,在前夫新婚的
那一天,她发给他
“祝你幸福”的短信

在这个城市,有像她这样的单身女人
白天忍着泪水,假装快乐
仿佛不在乎曾经的伤痛

其实,她需要在净身之后
给自己留下
一个男人,像一个苹果,抓在手里
2010.4.27.




结荚

油菜花开始结荚
温情的大地
被雨后的阳光刷新

好心情,春寒过去
更深的绿
在水汽中沸腾

俯下身,更深的眷恋
在菜荚里
没人看见
2010.4.29.




熏蛤蟆

被抓捕,被囚在编织袋里
被长途贩运,被拐卖
被闷在水里割下头
被剥去皮,被挖去五脏六肺
被清洗,被风干
被放进油锅,被葱姜油熏
被出卖,被端上宴席
被食客戏虐为“青蛙的表哥”
被下酒吃──
中华蟾,国家二级
保护动物
死也不吭一声
2010.4.30.




医改问题

5月1日,陪父亲去医院看病
排队挂号
排队开化验单
排队付化验费
排队抽血
排队取化验单
排队就诊
排队付B超费
排队做B超
排队取B超单
排队付CT费
排队做CT
排队取CT片
排队付医药费
排队取药
排队挂盐水
整整一天,一个卫生局的领导
排队陪父亲看病
排队想
医改问题
2010.5.1.




西塘

不想去西塘
人满为患的西塘

河水被蓝藻
狗咬着游人的裤腿
廊棚突然坍塌
石桥没有征兆地断裂
那些没有消防设施
没有营业执照
木结构的家庭旅馆
突然失火

人满为患的西塘
不敢去
2010.5.3.





邻居

在黄昏大街上遛狗的
中年妇女,其中的一个
曾是我的邻居

几年不见的邻居
还是那么性感
还是那么对我友好
甚至暧味
只是她身上的衣服紧了些

有关她的传说很多
说她跟某个男人好上了
也许是真的
说她离婚了,这倒是事实
曾经,她打电话给我
要我买她的保险

我以前的邻居
和她手里的那只爱犬
分不清
谁是谁的情人
2010.5.5.




向往

烦躁,或忧郁的时候
选择去寺庙
吃素斋,打座,听晨钟暮鼓
就要承受没有灯红
酒绿的生活
没有聒噪,夜晚幽静得
只剩下几声虫鸣
其实,这样的生活
往往只是
我们一时的向往
2010.5.6.




中年

生活越来越凌乱
父亲生病,整天往医院跑
孩子上高三,早晚接送
人到中年,该来的都来了
不该来的也来了

务虚的工作越来越多
开会,考核,宴请,娱乐
开始怀疑自己的
所作所为
和亚健康的身体

凌晨醒来,仰望夜空
一张蛛网反扣下来
眨眼的星星,只是嵌在
网眼上的水珠
无法逃避被蒸发的命运
2010.5.7.




宁夏,宁夏(组诗)


黄河

在宁夏沙坡头,第一次坐羊皮
筏子漂流,浑浊的河水
漫不经心地流着
我倒出皮鞋里的沙子
给了延绵的黄河

一个神情恍惚的诗人
掏出空酒瓶,灌满河水,带回家
平缓而逝的黄河
它的爱和恨
需要重新发酵,酿造

现在,终于可以上岸了
我听见“咩──咩──”的叫声
十四头羊﹡又活过来
不再咆哮的黄河,成为
另一种草原
2010.5.8.
﹡羊皮筏子由十四只羊皮组成。





西夏王陵

最先看到的,是景区入口处
伟人题写的几个大字
稀稀落落的游客
让整个景区也松弛下来

相对于西夏,贺兰山下
这鼎盛过后的消亡
裸露几个千疮百孔的土堆
忍受着帝国的爱和仇

巨大的虚无袭面而来
飞鸟化身于王陵上
整个景区,像铺着一张
三维床单

时光消磨着历史的耐心
时至今日,西夏王陵
何时
归于安宁
2010.5.15.





骆驼

我的骆驼还活着,活在
绵延的腾格里沙漠
它胆怯,消瘦,脚掌皲裂
陷落身后的那片苍茫

沙丘漂浮不定,我的骆驼
怀着原始的野性
它的情欲,打开我近乎迷悯
疯狂的肉体

我的骆驼,它从身体里
抽出雨水,盐粒
护佑我
日月朗照的魂灵

驼铃声声,三四十年
眨眼就过去了
我庆幸我的骆驼
还活着
2010.5.18.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11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