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鱼 ⊙ 停诗房:语词的病人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青衣令——为S而作

◎沈鱼



青衣令
——为S而作

文/沈鱼


光阴粗糙,搅动明月,水声一直响到晚年
你有时端坐,有时站起,想起去往长安的马蹄远了
只留下青砖上落红无数,落叶无数
香尘里的官人,赶考的书生,也是
为现世里的安稳奔波呀
但有时,我斜躺在你读过的线装书里
想啊,岁月安排了你我狭路相逢,又何必
要制造这么多怀想、忧愁与别离!

我的爱情去往江南,淋湿在烟雨里,柳絮如雾
我湿漉漉的心只为你保留
初相遇的模样,羞怯、单薄,那种粉红,洁净而矜持
你说你喜欢我施施然的样子,侧身
抚筝、调香、望远或发呆的样子
你说你喜欢我轻舒眉眼的样子
而窗外的铃兰却没有表达一丝赞美的意思
雨是突然又下起来的
桃花借酒的酡红,抚摸你的额,你的脸,你的肩
你怀抱琵琶的样子,微睡的样子
温婉的姿势仿佛不是晚唐,不是明末清初,不是
民国的女子也有习琴学画的偏好,或借此
摆脱年龄的困扰和时间的隐忧。多好啊
那烟火里的深致,那柴米中的娘子
麻衣遮体的温存需要两百年的预约八十年的盼望
而辽阔的香息只有皱纹能理解
呀,众生婉转,流光虚度,我无尽地轮回
不断地,穿越生死,无非是要
在你的淡定里安居,或,在你的妩媚里流徙

忧伤铺路,星宿掌灯,水袖轻舞。官人呀
春光响亮,但光阴幽暗,我的深情被明月围困又被流水
无数次袭击,紫竹院里百花盛开
而我爆炸的芬芳又有什么用!此时
你昏睡在哪一朵浮云,你流连于哪一抹云鬓?
怒放或枯萎,都没有关系了,没有了
曾经热爱,或将永世深情,我自愿沦陷给你
或,埋葬在,对你无限期的臆想中

我饱受爱慕的折磨,是真的。我破碎的真心
是真的。我锦绣的戏服下包裹的这颗心
是真的,都是真的,都是真的真的
我脱下戏服,让你看我光洁的身体,是真的
我脱下肉体,我清澈的骨头是真的
我脱下灵魂,我就脱下了对你的依恋,哀怨与懊悔了
请赐我一杯薄酒吧,官人
请稀释我的血,我的爱,我的痛
请给我吧给我吧给我吧

驿外传来锣鼓声,一声轻唤需要等候很多年
你带回来的,是一路笙箫一身荣耀,还是半世虚荣半世清贫?
这都没有关系,只是你不要放弃爱我的那颗心,不要
唉唉唉,我的粉底那里去了?我的胭脂、薄衣和木钗呢?
执手相看,只有我的眼神还依旧年轻,依旧
透明,清澈
官人呀,我老成这副模样了,你还爱我吗?

你深爱的男子远在魏晋,他驾牛车,披黄土,怀剑气
他开宝马,穿T恤,彬彬有礼,他横穿三国、五代、北宋
漠视战乱、分合、体制和一夫多妻
他对南宋的勾栏、酒坊、香草和美人也毫无兴趣
他给你带来红酒、香水、草莓或者梨
但有时,他也落魄得像一个找不到买主的刺客
无人可杀
他闲暇时想你,他在爱着你
他手执竹枝把这一池明月摔打
而我俯卧在你那一床乱书之上
练习疼痛,以适应与你相遇的
那一刹心碎
我在看着你,我还没有修成人形,没办法爱你
我用怀旧打底,用伤心描边,用嫣红填彩
我在臆想中建设的倾慕是暗香里静静绽放的虚无
薄暮桃花春风醉,我打坐,念佛,埋血,伤神
我试穿你的青衣
我正在努力适应你的香气
如果在来世的某个瞬间我和你在断桥烟雨中重逢
我那颗泪水浸透的心,是否会
突然喊疼?

2010.5.2 13:09





博客:http://blog.sina.com.cn/shenyu1976
网站:http://www.yinghai.net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1年10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