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万新 ⊙ 和泰森打架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街景(七首)

◎张万新



《龙洞沟》

我去龙洞沟
给祖坟挂青。
顺便溜进龙洞,
跪在一块石头上,
俯身流水,
洗了一把脸,
喝了一捧山泉。

我仔细观察了
周围的地形。
我确信,九十年前
那位湘西少年,
也是从我所在的位置
俯下身来,
亲近这股泉水。
他发出清凉的感叹,
还要捎带一壶,
让他的朋友们分享。

我不知道,那位少年
当时叫什么名字;
我只知道,他后来叫
沈从文。

从龙洞沟出来,
在川湘公路边
碰到诗人冉仲景,
他隔着一条街,
大声喊我的名字,
他笑得很灿烂。

2010年4月3日


《枫叶绿了》

那棵枫树站立的地方,
不是荒野,四周是平整的耕地,
因而特别显眼。
我看见枫叶绿了,也很好看。
可世人却要等到秋天,
才会注意到她的美。
我抚摸着她,
被一种年轻的气息包围着。

2010年4月4日


《楠木乡山水》

在楠木乡,
我们很难活在现实中,
因为在这里,
活在现实中才是不现实的。
那时是正午,阳光充足,
空气透明,大山开阔,
植物伸展腰肢,是古代气象。
一条粗糙的公路,
此前已凭借机械的臂力,
登上了山顶。
我们从山顶往下走,
想更近地观看
斜坡上那个村子。
我看见两个妇女在斜坡上,
翻耕着土地,水罐在她们身边。
我看见了岁月不饶人。
她们的村姑已远去,
单凭她们衰老的力气,
播种已十分艰难。
这短暂的一瞥,
我心中已有惊鸿飞起,
我的心智很难再被风光界定。

2010年4月17日


《青草篇》

我走很远的路,
才能走到郊外,
去看那一片菜地,
去看那个锄草的老人,
割断青草的腰。
我等不到青草用露珠
哭啼的时候,
就往回走。
身后跟着的那片明月,
是个半圆。

2010年4月27日


《街景》

我从阳台上,每天凝望这条街。
直到夜色落下,房子正式变成固体。
我看见父母的晚年,
从下面的轮椅上缓缓回来,
妈妈腿脚不方便,爸爸身体还可以。
岁月并非深不可测的那种东西。
如果有人在这里指出坟墓所在,
我会让他拿出风水来,
即使他可以从街景中拿出青铜,
我也不会认为这条街是历史的产物。
任何时候,这条街都不是可悲的背景,
从上面回来的不只是我的亲人,
还有另外一些熟悉的面孔。

2010年4月27日


《致M》

即使夜色浓厚,
天上仍然会有一些微光,
让不远处的山峰露出轮廓。
山脚下传来最后一道关门声,
好像某个小径已走到了尽头。
即使一切的事物,都被磨损到
最薄情的地步,
我还拥有对你的记忆。
你的脸盘,还泡在酒窝里,
日复一日地重现。
这记忆就在我的头脑中,
保留了你的精华,不受夜色影响。
世上根本就没有遗忘这回事。

2010年4月28日


《钟多镇》

就在这里,没有短暂的生命,
只有长久的渴望,渴望你的容颜。
再来一个钟多镇,还是同样的美。
还是同样的音符,按着我的手,
要我写出天上的日月和星辰,
以及那些连续的正派命运。
哪怕只是一个黄昏的奥妙,
也不能改变这里的某个确定的芳名。
就在这里,小鸟还是很小地飞。
就在这里,我在一个偏僻的角落,
俯看更加宽广的岁月,
寂静的岁月之上,没有杂音。
只有无尽的群山,用回音在细语。
最远之处和天际的淡蓝溶解在一起,
仿佛这里就是一个确定的边疆,
不用再走很远,就可以看到你。

2010年4月29日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11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