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来 ⊙ 树叶的叶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轻薄篇》等5个

◎叶来



《轻薄篇》


——致海中央

浮世有轻云。在我的身边,
树冠是凤凰造,我抬头去看
低云略有惆帐。
街灯繁锦,好浮华啊。

这是谁想要的,去年旧事,仿若魏晋。
一条更深的街市,
我们并排行走,满眼都是人间,
那些站街女,那些食客,
那些声色,那些犬马之徒,有盛大欢迎呢。

临街传来取悦的歌声,
新筑的沥青路,
略为潮的空气,
在我们的皮肤里渐渐生长,
它们都有了苔癣的气息。
然而,我说,走我们再去喝吧。

欢言留于井市,
彼此略有内伤。
我们在三岔口道别,仿若此别就得经年,
挥手显得轻薄,没有更多的话别。


2009.6.16

《莲花3》

——致海约

莲花来袭,我们在莲花喝酒
阿约数瓶之下略有醉意

风台起,凤凰花落,吃几杯酒
做人生三两件事

其中之一便是,我们在台风中饮酒
做些乐,玩几盘骰子

谈些鸟事,无非陆诗歌的的马甲
阿约说,马甲之多如他也

正如阿海在云南
发来短信告知:“海马”客栈,束河小镇

我都不知道,知道有人草药配白开水喝
有人买布,有人冒雨,有人告知
“老裁缝师傅于半年前已不在人世”

阿约感伤,披云彩,不小心踏上敷霜鹅卵石
跌交自不用说,爬起,和她一起走

不会知道。2009年6月21日莲花台风
途经莲花,我们在莲花喝一场酒,冒雨吃莲花

身边闪电。而后埔的娘们
“不急着爬起来,雨水顺着我们的身体
滚落,汇成一处,然后开始交融”


2009.6.21



《莲岳路》


终日饮酒,我们无收敛的心,
秋刀鱼剖开两瓣烤着吃。

酒一滴滴下肚,鲩鱼在炉火之上
灯火明暗
噢,是了,我们有黑夜的心。

秋日多云,烟火成了缓慢的寂静,
而喧嚣的,会算我一个。

这一夜,这一夜的无尽,
无尽于你我的奔跑。

这当中,我会回过头去,看一眼你,
这一眼,
尽是哪些年的春逝秋华。

算了,酒还是等下回喝吧,
莲岳路,树影斑驳,云层缝入夜色

记得冬天,一次和阿糖途经
在街头烤摊,点了一打生蚝

沾芥苿吃,有片刻的迟疑,隐于暮色中
楝树不会理会,尽自发出声响

声音很轻,必竟不是台风天气
冬日里的风,一层一层,吹薄筼筜湖水


2009.11.1



《南山路》

——致皇阳

(06年夏天,诗人陈彦舟在南山路
阿考家楼下小肥羊餐馆
某卫生间里写了一首诗后
当着阿考和我们的面煮诗
这是当年南山路一大壮举。)

阿考一定又回到南山路
昨晚他似乎醉了

他给我来电话说,
南山路见,老地方,海鲜酱油水

秋无尽,夜色无边
几句扰人的字句,不如酒浓

秋风饮,羽扇纶巾
人生不就一杯鸟酒嘛*(阿考语)

前日秋夜,
阿考说,想当年与老鬼两人,
从三明坐火车到厦门,
一路发传单似的分发油印诗报,
如今记起仍当感怀,
这也是一杯酒的豪情。

阿考,我又看到你走在南山路上了,
脸红红的,秋风把你吹得像极了一肠热血,

像极了新长征路上的青年,
像极了热爱好姑娘的摇滚青年。

秋日怀君,本当打个电话
和光里寂静,南山路光影斑驳
有人用手势取暖,尽是他手中那杯酒。


2009.11.1


《椅子生活》

终日须当饮,
饮尽一杯无。
今日去县后睡了一觉,
回莲花,
寄往日的身体,往后的肉体。
身体要向前走,
肉体更合适躺着。
椅子,需要站着,
而我围绕着,
莲花,县后,和光里,
歌仔戏,找工的妹妹,
江头西路的站街女,
后埔的吸金妹。
更重要的是,
我围绕着我的椅子,
网椅/电脑椅/职员椅/椅子/办公椅/休闲椅/转椅/网布椅/大班椅/小班椅。
它们都有一颗旋转的心,保持着我的晕眩。
这是我的椅子生活。完美生活。你要去了罢。


2009.8.3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8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