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舟专栏·血缘的流向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墙壁上的纸画

◎薛舟



        墙上的纸画

纸画一被悬挂上墙壁
房屋里的气息就无声地遭到修改
油墨的味道已经消失于集市
和道路之间,唯有色彩
在迟钝斑驳的老墙上闪光
在瘸腿张家的正房里
我看见衣衫鲜亮的穆桂英和
她的娘子军,她们像一群幽灵
超越了时空的界限  
从一个方框轻松跃入下一个牢笼
像跛足的骏马,生动地走向灭亡
低矮的三面半墙,除去开窗的半面
有时被当作间接展示内心的舞台
我爷爷的趣味在这里不容置疑
他说要有三国,就有了三国
他说要有水浒,就有了水浒
那些失败于历史前的英雄
他们的悲剧常常感染有心之人
在孩子们面前
我爷爷从不掩饰他的叹息和
他对于历史的失望。
当父亲从爷爷那里独立
以他二十几年的容忍获得了
自己的一片领地
他迫不及待地在这个小小的王国
推行他的新政
花旦,老生,梅兰芳,裘派系谱
还有挑滑车,射辕门和打渔杀家
有时候,我父亲盯着余叔岩
微张的口,出神地渴望从那里
听到声音,首先他把自己摆放进
宽袍大袖的沉稳姿势里
揣摩着诸葛亮的心情向后走
今天说“我本是,卧龙岗,散淡的人”
那明天就可能变成
“我正在城头观山景,忽听得……”
如果在雨夜,我父亲孤独的歌唱
仿佛有了和声
或者是一方舞台从铜版纸上豁然放大
渐渐地把父亲俘获。
等我有了领导自己心灵的能力
我却难于对父亲的领地进行反动
过去的纸画在变黄,变脆
谭富英的漫长胡须都已脱落
瓦岗寨英雄们的旗杆被虫子穿了个洞
当我一人独处时
我常常听见老生们荒凉的嗓音
在不竭地传来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2月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