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舟专栏·血缘的流向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再见,梨花

◎薛舟



              再见,梨花
            
“那是除夕,我们剪除了最后的玫瑰,
一场无声的雪开始落下,持续了十三个
白天和夜晚。风景对我们来说愈加陌生,
可亲了。那雪上涨着,直到房顶。慢慢地,
我们学会了阅读乌鸦的字迹。”
                    ——莎拉.科尔石

我的祖父死在你的脚下
那时侯白雪做了你的花朵
你是我们没有墓志铭的墓地
而我准备用三十年另加孤独来逃避你
我要用不可救药的颓唐拒绝你的接纳
当我年轻,我一定要对你说:再见,梨花
在你的根深叶茂里,埋葬着我们更老的祖先
他们忧郁的白骨暗暗地滋养你
他们思乡的灵魂常常打断了环绕你的河流
可是我再也回不去了,再也回不到你的身边

再见,梨花,在这里,在每一个低缓的山坡上
我能望见你疲惫的影子伫立在夕阳下
我忍住泪水,背对着你行走
我走在充满陌生脸孔的人海
多么大的悲痛我都要忍受,因为我想过一种
不被亲爱牵绊的生活。可是梨花
你不要把根远远地扎到我的心里
在我的负担之上为我增添更大的负担

再见了,梨花,我们匆匆奔赴着的终点站
在我之前,有多少名字刻在你身上
而我知道,就算是剥去你九层树皮
也不能把我烙在你心里的影子消磨去
就连岁月也不能够。梨花,我的祖先们
有没有告诉你,三百年来他们积攒着的哀愁和思念
正在寻找一个可靠的出口,梨花
而我就是那个被选中的孩子,要带领它们
去为它们找寻一个安全的角落。再见,梨花,千万不要
在人群中把我的名字连叫三遍,我怕我会忍不住回过头来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2月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