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梵梅 ⊙ 木书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落日信笺:致明日之爱

◎子梵梅



——赠杨雪帆、游刃、陈隐诸君并一个年代

1、

今天在水库看到的落日
和上个世纪在一座遥远岛屿看到的落日
是同一枚落日。
此前几年,水库和大海是不可同日而语的
今天,我能够做到等而视之

在一个荒芜的村子
金银花开得比植物园里培植的更加通透
金银花开在篱笆上,伸向熹光处
金银花也可以开在狗吠声中
一样开的若无其事

从发现神,到被神抛弃
到再次制造了自己的神
我今天在水库看到的落日
它的虚实一丝一毫也未曾被消减过

2、

有一瞬间,我回头看见巨大的芒果树影
投在身上的光斑,我并不理睬这些阴影
我们还有能力相互慰藉
还有能力被慰藉
把一句话暗中传递着:“还活着。
这年代能把很多事物速朽,
但现在它不能把我们怎么样。”
比如,我们坐在台阶上
都有各自的远方供你眺望
树叶落在脚边。或在近处
蚂蚁爬上手臂,你只需把它轻轻拨开
你犯不着置之于死地

3、

从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初或更早
从知道我们可以那样被文字安抚
从无论如何也要把一根头发
阻止在早晨的镜中发白之前

无非是一日千里
无非是万事东逝水
所有的解决,都是个人的问题
不存在“想好”和“没想好”的问题

上帝,他看了我一眼,使我惊疑
一个明亮的孩子,他摔倒在地
他哭着叫妈妈。
上帝在哪里?没有。只有妈妈
妈妈在。落日在。一个永不再临的村子在。

4、

很久以前我们藏在各处的计谋
正在一一作废。顺着秋风下坡
轮子越转越快,月色成了一地碎屑
愿你我粗鄙的力气
悬空在风中的树梢
化为乌有

有什么宝藏没被遇见?
只要不收拾,不挖掘
它就永在那里
犹如我们看见的落叶,仍旧藏着三秋

5、

今天,走在路上沉默不语
各自藏着隐秘的热情,没有立言。
我们走得非常慢,因为这一天尚有余裕

有没有一个人睡得比锤子更沉实?
那个久久凝望青山的人。
那个在饱经风霜的墙体上写字的人。
那个居住在海洋和祖母中心的人。

6、

白墙红瓦的半坡别墅在暮色中伸长脖子
它的主人从城市带着物欲回来

在陈旧的乡村,从路旁简陋的水龙头里
流出来清澈的水。你要去接住
这一股清水,你要去把手洗干净
把脸洗干净。把肚肠洗干净
你也不要回避你看见的
那几张风烛残年的老脸
和他们左边脸庞的麻痹

7、

深渊无所不在,渐渐被夜色填满
我们得以在睡眠中平安地度过长夜
白天,我们的脸上掠过一丝惊恐的神色
那就去坐在孕育果实的香蕉树下
去倾听香蕉树扎实的胎音
去坐在水库边的台阶上,看水慢慢销蚀
留下无穷无尽的时光

8、

我们回到市区高歌一曲
在字幕上的长亭短亭送别了几回
啤酒和葡萄美酒交替斟酌
所有的灯都亮起来了
所有的梨花都没有了宿命可以追究
就这样抱拳离开

可以不了解这个时代的炭火为何越燃越旺
可以不去计算它花费了多少树木和青叶
哪些草木被绿漆覆盖
哪只邮箱被岁月上了死锁
我们心中信仰的故事:一只橘子,它幽闭的体香
一直把我们送到同一个车站
然后准确地把各人推向各自的路途

9、

也许秋天是贪婪的。
但落日将收走一切,包括放逐的你我
当火车孤傲地拖着时代的尾音前往一座墓园
我的手背来了四只蜉蝣
被掌控的疾病正在自行展开和痊愈
“敝帷埋马,敝衣埋猪”
你有龟寿,我有蜉蝣

10、

当我们来到寺院
寺院已经到了关门的时间
这无关紧要。它阻止不了佛陀出来相见
也阻止不了佛陀只身走上高速公路去养神

当我的写作远远低于胜迹的塔尖
我感到欣慰和安定。
我同样不要地上金黄的松针
我只俯身于一株青杞

善恶的区分不需要学习
也无关知识。海水漫上灰尘积重的案几
我无法学习你身上的奇迹
只能倾身问候。或者站起来走入向晚的夕晖

那里有一个信使,落伍于时代的鞭策
正在朝我靠近。我不属于眼前的世界
我属于我自己痊愈的疾病。抗体。风俗。
我属于那个途中的信使,正在策马向我靠近的
那封永世不必开启的信笺里的
那明日之爱。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