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杰 ⊙ 我是个兴许去过南方的上海女人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妇女日记第1137页

◎沈杰



那是个地下室,我记不真切
似乎有无尽的台阶
那条路先前在陵园村的金属牌下
一群失聪的孩子伸开他们细细的手臂
他们排成长队
缓缓地指给我看──

一张木架子单人床,没有被褥
类似于这世上的病房和寂静的旅店
我爷爷,还有
我的丈夫
卧着像冬眠的蛇
微微弯曲,头脚相抵

我曾经被迫默诵过无数大人物的忌日
太阳的,火与铁的法则,它们
像一枚枚银光的鱼雷
在深深的海底绽放烟花
而亲人的死期
却不会是独一无二的

他们变得如此瘦小呵而我开始
有力量──一把抱起他们
回到了童年,并且
抓住一只被戳破的纸老虎沿着弄堂飞奔
还用天牛,那黑白相间的触须
去挑衅或抚触万物

死的爷爷和垂死的丈夫,你们姿态生动
眼皮却橡木般厚实
没有示意我的余生应该怎样、如何
我把自己蜷起蜷起宛如一圈果皮
在你们预留的空档中
躺下,做梦,一片无边的大水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1年10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